姐姐姐夫闹别扭,安慰时不小心上了她
我跟姐姐是认得,但是既可以说是好姐弟,也算是铁哥们。   在我们上初中的时候,我姐姐就是班花当时很多人追她,但是她很老实,家里管得也严,所以一个都没有成功。


  到大概初三快上完的时候,这个时候基本上能保证拿到毕业证了,她就上南方厂里面打工了,所以我们也就断了联系。但是QQ还是在的,不过我整个高中就没有聊过几次。大概我上高三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在出去半年后就回去上了中专,只是她个性很强,觉得上中专跟我不是一个等级(我学习很好当时),所以就一直没跟我联系,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开始变得很好。不过,我虽然喜欢她,但是我觉得自己不够好,家里穷,最后没有跟我在一起。在开始几年她不断的相亲,但是很少有满意的,不过在三年前,还是有一个她看上的,所以就在相识的第二年结婚了。我当时心里特别不舒服,但是没办法,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所以结婚的时候我也没有去 。


  就在一年前,我一次接到她电话,她哭着告诉我:弟,男人是不是结婚了之后都会变坏啊?我问她怎么了,她跟我说姐夫经常夜晚很晚才回去,经常外出。其实这搁男人身上夜晚回家晚很正常,我就不断的劝她,安慰她!但是再过一个月后,她又给我打电话说:最近姐夫的行为很不正常,经常也不回家,而且经常发脾气,她怀疑姐夫在外面有女人了。我问她有证据没,他说没有,我就跟她说,可能是在工作上遇到问题了,不要草木皆兵的,这样可能坏事。就这样过了大半年的时候,一天她跟我说要到我这来散散心,在家里心烦,我说好吧,可能距离产生美,你们过一段时间就会想对方的的。在接她一起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已经跟姐夫弄僵了,而且还亲眼看到他跟一个女人拉手逛街,没办法,我只能告诉她既然来了就好好玩玩吧!清官难管家务事,更何况我呢!   


   于是,她在我这玩了大概三天,这三天姐夫也是不断的电话道歉,而且她公公婆婆和她妈也打电话来说,姐夫改了,已经更那女孩断了,以后只听姐姐的,我又在旁边说说,她就答应回去了。在最后一天的夜晚,我跟她没有出去吃,老姐说,我们就在家里煮点吃吧!   
  然后她就做点东西,吃的时候我开玩笑跟她说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你,我们同时叹声不已!这时我想到家里还有几瓶红酒和白酒,我说我们喝点?她说好,我就去把酒拿来了! 就这样我们边聊边喝,喝的时候她还倾诉着,哭着,我不断的安慰!我们的肢体在不断的靠近,就这样坐到了一起,我抱着她,她哭着! 这时她的脸变得红扑扑的,我看痴了,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老姐,你真美!就这样亲了下去! 吻住她的嘴,她也激烈的回应着,可能因为酒精我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向她的胸部摸去,我一边的亲吻一边揉捏她的奶子她也哼吟着,我又将她的外套解开,抚摸起她的T恤,从下面向乳房摸去。在亲吻一段时间后我继续探索,终于摸到她的乳房,我从里面将她的胸罩去掉,然后揉挤她的奶子,摩擦她的奶头! 她的呼吸也变得更加沉重。我将她抱到床上,直接脱掉她的t恤,吸允她的奶头,同时一只手已经游走到她的大腿内部,在衣服外面摩擦她的阴部,当觉得摩擦的有温度的时候,我的手就开始外里面探索,可能是传统的观念还在,这时候她不断地叫着:“不要、不要”,然后用手按住我的手,我就停下来继续抚摸着乳房和她的腿内侧。   


  几分钟后我又开始探索,这次她虽然叫着不要不要,但是并没有用手按住,所以我就将手查到内衣中了,此时我摸到她的内裤里面都是湿的! 我用手开始摩擦她的阴部,挑逗着她,然后顺着就将手指插入到她的肉穴中,只是左右的搅动着,因为她的裤子阻碍了,不过在搅动一段时间后,她自己就将自己的裤子解开了,我就顺势将她的裤子脱下了,这时候我才看到一个完整的酮体!红扑扑的脸,白白的挺立着的乳房,在大腿中间她的浓黑的阴毛已经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开始从上到下亲吻她的身体,手不断的抚弄她的阴部,她不断地呻吟着,我一直亲吻到她的腹部,当我亲吻她的阴部的时候,她已经忍不住了,开始大声的呻吟以及大口的出气。我为她口交了大概有5分钟,她叫着:老弟,我受不了了快快,我没有调教她的意思而且我下面也早已帐篷良久,于是快速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压了上去。我掰开她的双腿,此时的阴部已经湿润得很,我用鸡巴在她的阴部摩擦着,不断地进去一点再出来,这样不断地让她呻吟着。之后她自己受不了了,就开始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向她的阴部送去,我也就这样进去了,因为在我心里还是很疼爱她的! 我们开始做着抽插运动,呼吸不断的急促着,大概3、4分钟我就和她换一种姿势(在性吧学了不少姿势呢!)我也没坚持多长时间就射了,我没敢内射,在快要射的那一刻我抽出鸡巴,射在了姐姐的胸上一夜之间,我们做了三次,每次都很爽,其中还让她给我口角了(字数多了就省略了)。我知道这以后就不可能再有了,所以一夜就没睡,一直在挑逗着她,也挑逗着自己,让自己多一些享受!   


  第二天,我们起床后稍有点尴尬,所以很少说话在她上车的时候,我拉住她跟她说,如果他在对你不好,你就跟着我好吗?她笑笑说:忘记昨晚的事情我们还是姐弟还是最亲的人!我只能点头说:好,老姐,我们永远是最亲的人!就这样,她走了,走了之后到现在我们就很少联系了,不过就是从姐夫那知道他们已经和好如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