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奴隶申请 我是松山德树主人饲养的家畜,名叫户川小绫,今年十六岁。 我还有一个名字叫母狗,是主人给我起的,其实我更喜欢「母狗」这个名字, 因爲我觉得自己就是跪趴在主人脚边的一条母狗。 我很乐意做母狗,也喜欢自己的奴隶身份和跪趴在主人脚边让主人玩弄,主 人很会玩弄我们这些奴隶,知道怎麽样会把我们弄得最难受。 虽然我给德树主人做奴隶还不到一年时间,但是我一想起自己做奴隶的过程 就感到特别兴奋。 我是一个天生就喜欢受虐的女孩子,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主人和性奴 隶是怎麽回事,而且我也一直梦想着当一个主人的驯服的性奴隶。但是我却不知 道怎样才能找到一个愿意驯服我的主人,这种事也不好意思向别人问,这让我感 到非常苦恼。 其实在我心目中,每一个男人都是主人,我一直认爲女孩子生下来就是要做 性奴隶的,既然是女孩子,就是要卑贱地跪在男人脚下。 我总是想是不是能够去跪趴到大街上,寻找肯饲养我的主人,但是必竟身爲 一个还是处女的女孩子,天生的羞耻感让我总也不敢那麽去做。 终于有一天,我感到自己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没有主人的生活了,于是我去找 我在舞蹈学院时就仰慕的同学松崎,希望能恳请他,让他来做我的主人。 松崎长得很英俊,其实自从我有了做性奴隶的想法以来,我就一直把松崎当 做自己梦想中的主人。 只要一想到自己是如何被松崎玩弄的样子,我的下体就会充满卑贱的液体。 可是因爲感到羞耻,我一直没有向自己心目中的松崎主人表白。 我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松崎,尽自己的所有努力来忠诚地服侍他,只要 松崎肯不辞辛苦地来驯服我这只卑贱的奴隶。 松崎同我一样,也是一个人住的。 尽管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做松崎的性奴隶,但是当我走到松崎家门口的时候, 我心里还是感到越来越忐忑不安,脸也因爲羞耻而变得通红。必竟做奴隶是一件 很让人羞耻的事情,而且我又只是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孩子。 我不敢确定松崎是不是一定会接纳我,但是我想,做爲男人,玩弄女人是理 所应当的事。 徘徊了很久以后,我终于鼓足勇气敲开了松崎家的门。 「啊!小绫,你怎麽来了?」松崎显然对我的到来毫无准备,脸上显出了很 惊奇的神情。 「松崎主人!求求您收下我,让我做您的性奴隶吧!」我一进门就谦卑地跪 趴在地下,不停地给松崎磕头。 「什麽?你说什麽?」松崎蹲下身子用奇怪地表情看着跪趴在地上的我,好 像看一只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物。 「松崎主人,求求您做我的主…主人吧!我会好好地服侍您的!主人,无论 您怎麽玩弄我…我…都愿意服从!求求您了!」我磕磕巴巴地说着,脸涨得越越 来越红,说到最后,几乎就要流下眼泪来了。 「你?!…你在做什麽?快站起来!」松崎的语气开始由惊奇变成了严厉。 「是,主人…啊!不…不…奴隶…奴隶不敢!」尽管松崎已经发出了命令, 但是我还是不敢站起来,因爲我想奴隶是必须要跪在她的主人面前的。 奴隶在自己的主人面前怎麽能有站立的权利呢?这对于我这个甘愿爲奴的人 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 「你!…滚出去!……」松崎显得越来越愤怒,他大声地叫起来,吓得我浑 身不住地打颤。 「是…是,主人,呜呜……」我终于忍不住哭泣起来,颤抖着身体,慢慢地 爬到了门外。 我刚刚在门外跪趴好,门就重重地关上了,我被关在了外面。 「松崎主人!呜呜…奴隶…奴隶小绫什麽都愿意做!求求您,收下我这个卑 贱的奴隶吧!主人!相信奴隶…奴隶一定会服侍好主人的!呜…呜呜……」我不 停地用力在门外给松崎磕头,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收下我做他的性奴隶。 到最后松崎还是没有再开门,尽管我跪趴在门外磕头磕得额头都肿了起来。 我一直在松崎家门口跪趴了三天,松崎始终也没有再理我。这期间有很多过 路人看到我跪趴在门口,都惊奇地过来看,这让我感到羞耻极了。 三天以后,我明白松崎是绝对不会做我的主人了,于是我哭着站起身来,回 到了自己的家里。 经过了这件事以后,我再也没有勇气去随便找人做我的主人了,但是从心底 涌出的渴望被玩弄虐待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 ××××××××××××××××××××××××××××××××× 后来直到有一天,那天是我的生日,我见到了好久没有见面的好朋友盈盈, 她是我在舞蹈学院的同学。 直到现在,我还是每天都练舞蹈的基本功,因爲我想这会使我自己有一个特 别好的身材去奉献给将来的主人,另外我觉得如果将来的主人要我用自己的嘴去 舔自己的阴唇,我却做不到,因而不能完成主人的命令,那不是显得自己对主人 太不孝顺了吗? 我是自己住,父母都住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在这里也没有什麽朋友和亲人, 只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小洁,但是我们又住在两个地方,这几天我想找她一块过生 日,可是她一直都不在家。 在这个社会里,女性是没有什麽地位的,所以父母根本不在意我和妹妹小洁, 只是分别给我们留下了一幢房子和一笔足够我们花用的钱,让我们自己照顾自己。 因爲没有妹妹小洁,所以那天只有盈盈一个人爲我祝贺生日。 很长时间没有见面,我觉得盈盈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具体是什麽地方改变 了,我却说不上来,我只觉得盈盈的举止似乎更加规矩了。 盈盈走起路来的姿势也很奇怪,她的大腿总是向两边撇,好像她的阴部夹着 什麽东西似的。 坐在椅子上似乎也会让盈盈感到不舒服,她的腿不停地向下伸,这让我总是 觉得她想要跪到地上,好像那样才会更舒适一点。她的手上还戴着一枚很奇特的 金属戒指,戒指上竟然是一个跪趴着的赤裸女人图形! 盈盈的鼻子中间穿着一个小小的铁环,看上去显得很漂亮。另外盈盈的脖子、 手腕和脚腕上都箍着皮项圈,项圈上都穿着金属的扣环。尤其是脖子上的项圈箍 得特别紧,让她低头都很困难。项圈的扣环处有一个小钥匙孔,看来项圈是被锁 住的。 另外项圈上挂着一条金属的锁链,锁链一直垂到盈盈的胸部以下,接下去的 部分被衣服挡住了,这让我猜不到锁链到底有多长,我想这可能是一种装饰。 在这个项圈上还挂着一片小金属牌,上面的图形是一个赤裸的女人像狗一样 跪趴在地上,正在被一个男人用鞭子抽打。 这个女人就戴着盈盈那样的项圈,项圈上挂着一样的金属牌。另外她的鼻子 上也穿着铁环,这些竟然都和盈盈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只是这个女人的项圈上锁 链的另一头被那个男人牵在手里。 这些可能都是一种另类的装饰吧?或许盈盈就是一个奴隶? 我和盈盈都很高兴,我们聊了很多小时侯的事,直到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大 着胆子向她说起了我想做奴隶的事,因爲我终于猜想到,盈盈可能就是一个奴隶。 「盈盈,你…你知不知道什麽地方有人可以…可以…管…管束我!我想…我 想过这样的生活!」我说得很婉转,尽管这样,我还是感到自己的嘴巴有点不听 使唤。 「什麽?」盈盈显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就是…就是我想找…找一个可以…可以侍候的主人!我…我想把自己的身 体奉献给他!他…他可以随意地玩弄我!」我羞红了脸,低着头小声说,经过那 次做奴隶被拒绝的事以后,我变得更加爱害羞了。 「什麽?主人?!」尽管我觉得我已经表述得很明确了,但是盈盈似乎还是 有些不太明白,或许是盈盈不太能相信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因爲我看到盈盈的脸 上出现了很惊异的表情,但是那种表情又同我求松崎主人做我的主人时松崎主人 脸上的表情不一样,可是具体是那些地方不一样,我却又说不上来。 可能是因爲我从小到大一直在别人的眼里都是那种淑女型的女孩子,所以盈 盈才会对从我嘴里说出这样令人羞耻的话感到惊奇,其实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 渴望的是那种跪趴在主人脚下的卑贱的生活。 「是的!盈盈!我…我就是想做奴隶!一个主人的性奴隶!我渴望找一个主 人驯…驯服我!如果…如果你知道,求求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急得几乎哭了出 来,终于大胆地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我感觉到自己的脸烧得滚烫,真恨不 得找个地缝马上钻进去。 「啊,我明白了!小绫,你真勇敢!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盈盈笑着 看我,但是我看到她的脸也红了。 「盈盈!我…羞死了,你不会看不起我吧?」我羞得无地自容,对一个才十 几岁的小姑娘来说,这毕竟是一件很羞耻的事。 「不会的,小绫,我恰巧知道这样一个地方,可以实现你的愿望!我相信你 一定会成爲一个好奴隶的!」盈盈小声地说,可是显得非常认真。她把头低了下 去,看着自己短短的裙子,似乎在想什麽事情。 我没有想到盈盈竟然真的知道这样的地方。 「盈盈,你…你是一个…一个奴隶吗?要不然你怎麽知道这样的地方?」我 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大起胆子问盈盈。尽管我觉得自己已经鼓起了所有的勇气, 可是说出的话还是显得磕磕巴巴。 「啊?小绫,你以后会知道的!」盈盈低着头小声说,显然对我的这个问题 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的脸涨得通红,手也似乎不知道放在什麽地方才好了。 「啊……」看到盈盈这些异常的举动,我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但是从盈盈 的神情上,我已经对自己的猜想有了几分肯定。 接下来,我和盈盈谁也没有再说话,都在低着头想自己的心事,房间里陷入 了一片沈寂。 「小绫!……」盈盈终于打破了沈默,轻轻地叫了我一声。 「啊!对不起,我…我走神了!」我显得有些尴尬。 「你是在想主人的样子吧?呵呵,等我带你去了以后你就知道了!」盈盈大 声笑起来,刚才那种难堪的气氛一下子消除了。 「哎呀!盈盈,谢谢你!你一定要带我去!我太想做奴隶了!」我又有些不 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去。但是同时我也很兴奋,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就要 实现了。 我们匆匆吃完早饭就坐车出发了,下车后又走了很久,一直到了郊外一所很 大的二层别墅前,盈盈才说:「到了,小绫。」 「啊?这…就是吗?」我觉得自己的心狂跳起来。 「嗯……」盈盈小声回答,似乎她也开始害起羞来。 这所别墅很大,也很偏僻,四周围着高高的围墙,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 情况。 盈盈敲了敲门,我看到有一只眼睛通过门上的窥视孔在看我们,过了好一会 儿,才听到一阵清脆的铃声,有一个女人把门打开了。 我惊奇地发现,那个女人竟然是全裸的! 她也戴着盈盈那样的戒指、鼻具和项圈,项圈上也挂着锁链和金属牌,但是 她的锁链缠在脖子上。 另外她的乳房上还刺着鲜艳的花纹,两个乳头也穿着铁环,乳头的根部分别 被两个小夹子夹住,使得她的乳头硬挺起来,呈现出鲜艳的红色。 她的阴部也有花纹,而且她竟然没有阴毛!她阴部的花纹组成了几个字,但 是由于我太惊讶了,以致于没有看清楚那几个字到底是什麽。 另外我惊奇地看到她的两片阴唇上竟然被分别穿上了铁环,其中一只铁环上 还挂着一面跟她脖子上一样的金属牌,金属牌上的图形同盈盈脖子上挂的那片一 样,也是一个女人正跪趴在地上被一个男人鞭打。 铁牌的背面好像是文字,但是由于我只看到侧面,所以看不清楚那上面到底 写的是什麽,可能这就是奴隶的标志吧! 她的两只大腿内侧也被穿上了铁环,铁环上连接着弹簧,弹簧的另一端勾住 了她阴唇上的铁环,使她的阴唇向两边敞开着。 她的下体里面还插着很多的东西,但是只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头,使我猜不到 那里面究竟是什麽。 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没有阴蒂,在她阴蒂的地方也穿着一只 铁环,铁环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铜铃,看来我刚才听到的铃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这时我感到自己的阴蒂开始挺立起来,忍不住用手揉搓了那里一下。 我猜想这个女人的屁眼两旁肯定也有两只铁环,因爲我看到了铁环的两条边。 盈盈让我在外面等一下,然后她就跟在那个女人身后走了进去。 在那个女人转身的时侯我几乎叫出声来!她的屁股上有两个被涂成红色的大 字——家畜!这两个字深深地陷进肉里,竟然是用烙铁烫出来的! 看到这些我几乎昏过去,而且我证实了,她的屁眼两旁确实有两只铁环! 门轻轻地关上了,但是并没有关严,我从门缝里隐隐约约看到盈盈似乎正在 给那个女人磕头。 我凑近点想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但是门接着就严严实实地关上了。 我在外面焦急地等了很长时间,盈盈才走出来。 「小绫,我带你进去吧,你可要好好表现啊!」盈盈一边说一边牵着我的手 走了进去。 一直转过了好几道回廊,这才看到了里面的样子。 别墅坐落在正中,四周都是树木、花园和草地,设计得非常雅致。 「小绫,以后的事要靠你自己了,要努力呀!」盈盈带我走进了别墅门口。 门里边站着一个赤裸的女人。这个女人同开门的那个女人身上的装置一模一 样,屁股上也烙着「家畜」两个字。 「奴隶挨弄给女主人磕头!」盈盈看到这个女人就跪下去磕头,在跪下去的 时侯她拽了拽我的袖子,于是我照着盈盈的样子,也跪趴着给这个女人磕了一个 头。看来我刚才隐隐约约看到的盈盈给开门的那个女人磕头的事并没有看错。 盈盈磕完头后就乖乖地跪趴到了一边,一动也不敢动。这时我证实了自己原 来的想法,盈盈真的也是一个奴隶!虽然盈盈并没有亲口跟我说。 「你的名字是户川小绫,对吗?」那个女人问我。 「是的……」我低着头回答,莫名其妙地害起羞来。 「那麽你跟我来吧!」那个女人穿过长长的走廊,把我带到了一间挂着「验 身室」牌子的房间。 不知道爲什麽,看到这个女人我就感到一股威严,所以我没敢站起身来,而 是跪爬着跟着她进了房间,盈盈却没有跟来。 房间里面有两个女人,奇怪的是,这两个女人也都赤裸着身子,并且也在脖 子上围着长长的锁链,鼻子上也戴着盈盈那样的鼻具,她们的两个乳头上也穿着 铁环,根部被小夹子夹着。 她们坐在椅子上,前面是一张桌子,桌子挡住了我的视线,使我看不到她们 的下体。但是她们的身上的装置同带我来的那个女人身上的一模一样,看来这里 所有女人的装置都是一样的。 这样的景象使我惊呆了,我感到自己的脸开始热起来,下体的阴部也有些发 痒,但是我却不敢在这两个女人的面前再去揉自己的阴蒂了。 她们一定也是主人的奴隶,我想。 这使我更有了一种想要马上成爲奴隶的冲动,我想要自己的下体也被安上那 样的铁环,我想要跪趴在地上接受主人赐予的鞭打,我想要被主人用铁链拴在某 个地方,我想要自己的屁股上被打上家畜的烙印…… 「户川小绫…给您磕头!」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麽做,只好跪爬过去给这两 个女人分别磕了一个头。 我害羞极了,说话也显得磕磕巴巴的,磕完头后我就不知所措地跪在地下, 眼睛也不敢再看那两个女人。 这时其中一个女人问我:「户川小绫,你是想要成爲奴隶吗?」 「是…是的,我非常想……」我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回答。 「你是处女吗?」她接着问道。 「是…是的……」我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小声地说。 「嗯,你拥有了做奴隶的基本条件,就是必须美丽而且必须是处女,这两项 看来你都拥有了,但是我们还需要对你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决定是否接受你做 奴隶的申请,现在你脱光自己的衣服,挺着屁股在地上跪趴好!」另一个女人说 道。 「嗯…是!」我对自己要脱光衣服早有准备,但是我毕竟是一个才仅仅十六 岁的小姑娘,并且从来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裸露过自己的身体,所以我的衣服还 是脱得很慢,并且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 当我把自己的内裤也脱下来时,里面的贞K 带露了出来…… 「哈哈,想不到你还戴着贞K 带!真是个天生的奴隶!」当那两个女人看到 紧箍在我下体上的贞K 带时,都忍不住大声笑起来。 贞K 带闪亮的黑色皮革深深地嵌进了我的阴部,上面沾满了淫液,肉缝的部 份已经被坚硬的皮革磨擦得肿胀起来。 「是,我…我一直戴着贞K 带!」我小声回答,红着脸几乎把头贴到了地上。 因爲做奴隶的愿望在我很小以前就有了,所以我偷偷地去买了一条贞K 带, 把自己的下体锁了起来,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向将来的主人表示自己的贞洁,我 戴着它已经有好几年了。 我日日夜夜都戴着这条贞K 带,只有洗澡或拉屎撒尿时才把它解开,虽然这 会让我感觉很痛苦,但是这样可以避免我忍不住时用手去碰自己的下体,因爲我 觉得自己的下体是属于将来的主人的,我自己没有权利去接触它。 好几年来,我一次也没有用手去碰过自己的下体,即使有时候那里痒得厉害 我也会尽量忍住。我想我的下体是属于主人的,如果我的手碰脏了它们,我就再 也没有资格去做奴隶了。 「把贞K 带弄下来,这里是不需要戴这个的!哈哈……」那两个女人还在笑 着,这让我的脸羞得更红了。 「是……」我按照那两个女人的命令取出了钥匙,解下了自己的贞K 带,当 红嫩的阴部露出来时,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挡住了它们,害羞地低下了头。 现在,我把自己全部脱光了,我赤裸裸地屈膝跪趴在那两个女人面前,照她 们说的高高地挺起了自己的屁股。 「请对我进行检查吧!我…我已经准备好了……」一种强烈的即将要身爲奴 隶的感觉袭向我的全身,我跪在地上,这就是我即将要身爲奴隶的证据。虽然要 跪在地上任由别人玩弄的羞耻感漫延到了我的全身,但是我还是感觉到自己从这 种屈辱的姿势中间找到了一种自豪感。 「先把这份申请书写好。」其中一个女人将一张纸和一杆笔扔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了一眼上面的字,上面只写着「奴隶申请」四个字,其它的地方都是一片空 白。 我马上明白了她们的意思,原来做奴隶还要写一份申请,于是我拿起笔,跪 趴在地上写到:奴隶申请我是户川小绫,今年十六岁。 由于我非常想做一名主人的驯服的性奴隶,而且我也拥有了做奴隶的基本条 件,我长得很漂亮,并且我的皮肤也很细腻润滑,我渴望主人对我的鞭打,我渴 望主人在我将来成爲奴隶后对我做的任何事,所以我提出了这份申请。 我是一名处女,当然,我知道了做奴隶的首要条件就必须是处女。我愿意把 自己的贞K 奉献给我的主人,并愿意无条件地接受主人将来对我的一切玩弄、侮 辱和虐待,接受主人的任何命令。 我愿意一生做跪在主人脚边供主人随意玩弄的驯服的奴隶,我的生命、身体 和我的所有均属于主人,我十分渴望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主人,把自己交由主 人任意使用和驱使。 我知道自己作爲一名奴隶还很不成熟,所以我愿意接受主人对我任意的驯教, 我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来侍候主人,让主人在玩弄、侮辱或虐待我的时侯感到快 乐。 做奴隶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所以我恳请主人能够接纳我,我喜欢主人把我 当做一件玩意或一条狗来对待。 如果承蒙主人接纳我后,我一定会做主人最驯服的一条母狗,日日跪趴在主 人的脚边,接受主人的驱使。 当主人不再需要我做主人的奴隶时,我愿意接受主人对我的任何处置,因爲 那时我已经是主人的奴隶,我没有权利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我必须接受而且我 也愿意接受主人对我的处置,包括将我卖给任何人或将我卖到任何地方,甚至结 束我的生命或命令我自己以主人要求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主人已经有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奴隶家畜,但是我非常想成爲其中的一 个。 非常想做奴隶的户川小绫恳请主人接纳小绫做奴隶的申请。 一生跪趴在主人脚边的驯服的奴隶和母狗主人的家畜户川小绫当我写完这份 申请,并签上「一生跪趴在主人脚边的驯服的奴隶和母狗——主人的家畜户 川小绫」这样的名字后,我把这份奴隶申请书恭恭敬敬交给了那两个女人。 其中一个女人在看完后说:「好了,你写得很不错呀!但是需要主人的批准! 让我来先给你照几张相片,这是要带过去给主人看的!」 「啊!是……」我羞涩地擡起头来,挺起了胸部。 我的脸变得越来越红,因爲长这麽大,我还从来没有被拍过裸体的相片,甚 至连像盈盈这麽好的朋友都没有见过我光着身子的模样!而现在我却要跪在地上, 不但要让别人随意地看,而且还要拍赤裸着身体的相片!这在平时我是怎麽也想 不到的,我感到自己羞耻的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但是我努力忍住没让它们掉 出来。 「好!不要动!」一个女人一边说一边对着我赤裸的身体按下了拍立得相机 的快门。 「好了,现在换一个姿势吧!用手托起你自己的乳房!」那个女人仍然用相 机对着我说,她的语气显得很平静,而我却羞愧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是……」我还是驯服地遵从了命令,跪在地上用手轻轻地托起了自己丰满 的乳房。 「再换一个姿势!这次挺起你的阴部,用手掰开自己的阴唇!」那个女人继 续无情地命令着,并没有注意到我眼里晶莹的泪珠。 「啊!是…是……」我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是我还是顺从地照着吩咐做出了 姿势,因爲我实在太想做奴隶了,爲了能够让主人接纳我,我什麽都愿意做。 我一次次地按照吩咐变换姿势,闪光灯也一次又一次地亮起,直到照了十来 张相片之后,那个女人才停了下来。 「好了,现在在这些相片上都签上你的名字!」那个女人把刚刚照好的相片 和一支笔扔到我的面前。 「啊,是!」我拿起笔,在每一张相片上都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申请做奴 隶的母狗户川小绫。 把所有的相片都签好名字后,我跪在地上用双手举起相片和笔,把它们交还 给了那个女人。 「行了!现在你先跟我到隔壁房间里去等着吧!我把相片拿过去请主人检验!」 那个女人说着转身向外走去。 「啊?是!」不知道怎麽地,我就想站起身来跟着那个女人走,也许是我还 没有习惯跪趴着的姿势。 「跪下!臭奴隶!啪!啪!」那个女人看到我想站起身,转过身一边喝骂一 边使劲地扇了我两个耳光。 「啊!呜呜…好疼啊!」我吓得哭起来,赶紧在地上重新跪好,我的脸上被 打得火辣辣地疼。 「跪在地上爬!你这头猪!你不记得刚才你就是爬进来的了!」那个女人说 着又在我的屁眼上狠狠地踢了两脚。 「啊!是!呜呜!」我忍着自己屁眼上的疼痛,跟在那个女人后面跪爬到了 隔壁的房间。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里面什麽也没有,但是四壁却镶满了镜子。 「就跪趴在这里等着,一动也不许动!知道吗?」那个女人一边说一边走了 出去。 「是!」我谦卑地答应,照着那个女人说的一动不动地在地上跪趴好,尽管 那个女人已经走出去了。 四壁的镜子里到外映有我跪趴在地上的驯服的身影,这时我渐渐开始有了做 奴隶的感觉。 我一动不动地在地上跪趴了大概有两三个小时,才听到那个女人走进来的声 音。 「行了,主人批准了你做奴隶的申请,现在该开始给你验身了。」那个女人 一边说一边在我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啊,是…谢谢……」我疼得轻轻叫了一声,又跟在那个女人身后爬回了原 来的那个房间,并重新跪趴好。 接下来一个女人拿着一个支撑器走到我身后,她用手摁住我挺起的屁股,把 支撑器塞进了我的肉洞里面。 我突然感到一种下体被塞满的感觉,忍不住「嗯」了一声,但是另一个女人 马上走过来,我的脸上马上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吓得再也不敢出声了。 但是我感觉到支撑器在我的体内猛地打开了,一阵撕裂般地剧痛传遍了我的 全身。 「啊,疼…疼死了…饶了我吧……」我哀叫起来,身子不住地扭动想摆脱这 支撑器。 「给我跪好了!」那个女人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是,但是…我疼…疼死了…呜呜……」我知道应该服从命令,所以我还是 跪好接受检查。 我感觉到她们在看我的处女膜,并且不住地揪拧我的阴唇和肉洞的内壁,似 乎是在测试它们的弹性。 她们弄了很长时间,我肉洞的检查才算结束,接下来她们又分别用支撑器撑 开我的尿道和屁眼做了检查,在检查我的尿道时她们用了一个很小的支撑器。 接着她们让我挺起胸来,尽量把两个乳房向前突出,她们不停地揪拧和击打 我的乳头和乳房,使得我的乳房挺立起来,然后查看我的乳房和乳头被击打后顔 色的改变和击打起来的手感。 她们弄得我疼死了,但这次我强忍着没有出声。她们又用一根小棍支开我的 嘴,仔细地查看我的口腔,并把的我的舌头拉出来看它的柔软程度。 我知道,将来我的口中是要经常含着主人肉棒的,所以我的舌头一定要柔软, 才能让主人的肉棒在里面感到非常舒服。 她们接下来对我全身的皮肤仔细地做了检查,又命令我做出各种姿势…… 直到最后,其中一个女人对我说:「现在你已经通过检查,即将成爲一个真 正的主人的奴隶了!」 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是,谢谢,我爲自己终于将要成爲奴隶而自豪,我接下来该干什麽?」 其中一个女人说道:「你现在即将成爲一个真正的奴隶,但是最卑下的一等 奴隶,所以你要永远保持你现在这样跪趴在地上挺起屁股的姿势,而且要用双手 掰着你自己的屁眼,懂吗?」说着她把我的双手拿过来放到了我自己的屁眼旁边。 「是……」我驯服地照她说的用双手掰开了自己的屁眼。 这个女人接着说:「我们也是主人的奴隶,但我们在主人不在时有站立的权 利,而你们没有,你们见了我们必须行磕头礼,而且必须永远这样跪趴在地上, 做出等待主人使用的姿势,行动时要跪爬!除了这两项之外,其它的所有奴隶都 是一样的,另外所有的奴隶都没有穿衣服的权利,奴隶必须永远光着身子,除了 主人的命令之外,所以从现在起,你的衣服将被收走,你再也没有穿衣服的权利 了!」 说完后这个女主人把我的衣服都收了起来,其实我的衣服很简单,只是一条 超短裙和一件半透明的小背心,至于我的乳罩和内裤,这个女主人直接就把它们 扔进了旁边的一个废纸篓里面,看来我以后无论什麽时候也不可能再拥有穿内衣 裤的权利了。 「是,女主人,我明白了!但是……」我害羞地问道,「你们…你们身上的 这些东西,我什麽时候才能有?」 「啊,哈哈…你真是个天生的受虐狂,好,现在我牵你到『化妆室』去,那 里的人会告诉你更多的!」这个女主人笑起来。 「是,谢女主人!奴隶…奴隶有点等不及了!」我有点急切地说着,想到马 上就要被装上真正的奴隶所拥有的那些东西,成爲一个真正的奴隶,我不禁又羞 又怕,但是又想要拥有。 「好吧,现在先让我给你戴上狗环和锁链!」这个女主人说着拿出一个像盈 盈戴的那样的皮项圈,她把皮项圈套在我的脖子上,狗环很紧,里面刚能伸进一 个手指头。 狗环中间是一个扣锁,可以用一把极小的钥匙打开,但是钥匙女主人却没有 给我。 在给我戴上狗环后,我连头也很难低下去了,它紧箍在我的脖子上,感觉非 常难受。但是我想身爲一个奴隶,一定是要以自己的难受去换取主人的快乐的, 所以我欣然接受了它。 接着那个女人拿出一条跟她们脖子上的锁链一样的细铁链,她把锁链接在我 狗环中间的铁环上,手里拿着另一端。 现在的我跪趴在地上,高高地挺着自己的屁股,脖子上的铁链被一个女主人 牵在手里,看起来真的像一只驯服的母狗了。 我的害羞感又少了一点儿,开始感到有些自豪。 我害羞地给两个女主人磕了头,说「奴隶给女主人磕头!奴隶谢女主人……」 这时那个女主人牵起铁链,牵着我走出门去,她让我在她的前面爬,她在后 面不停地踢着我的下体。 「啊,疼…女主人…啊…唔唔…谢女主人……」我不停地呻吟着,但我知道 奴隶在被踢的时候是应该向踢自己的主人道谢的。 「哼,你长得真好看,身体踢起来还挺软的,挨弄的母狗!你长得再好看也 还不是一样要在地上爬……」看起来这位女主人有点嫉妒我的美丽。 「唔唔,谢女主人!是,奴隶是挨弄的母狗……啊,谢…谢女主人……」对 于女主人的玩弄和侮辱,我只能驯服地接受,并尽力使自己被女主人弄得更难受, 因爲我知道这是身爲奴隶必须做的事。 终于,我被牵到了「化妆室」。 这里也有两个女主人,当我分别给这两个女主人磕完头后,牵我来的那个女 主人走了出去。 「请…请女主人给奴隶……」我羞涩地说着,尽管已经下定决心做奴隶了, 可是让我说出那些让人感到羞耻的话语时我还是感到很难爲情。 其中一个女主人拿出了一些手圈和脚圈,她让我挑出合适自己的手圈和脚圈 并锁在自己的双手和双脚上。 手圈和脚圈的构造同脖圈一样,只是更细一些,它们的上面也都有扣环,每 个扣环可以单独地打开或是锁上,只要把两个扣环锁在一起,就可以使我的双手 或是双脚失去自由,甚至也可以把我的手和脚锁在一起。 我想如果在我的手圈和脚圈的扣环上面穿上铁链,就能很方便地把我拴在某 个地方。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真的要拴我的话,主人可能更多的会用我脖子 上的锁链来拴,因爲拴我脖子上的锁链会更加方便,而且我被拴的姿势会更像主 人的一只家畜。 接下来我被要求跪在地上仰起脸,一个女主人把一个小的打孔器的两端分别 塞进了我的两个鼻孔里,我的鼻孔很小,所以费了很大的劲才塞了进去,这使我 疼得不停地颤抖。 我不知道她们要对我做什麽,但我又没有问的勇气,但是看起来她们是要给 我安装鼻具了。 我不敢反抗,只有任由女主人摆布。 「咔!」一个女主人轻轻地按下了打孔器,打孔器发出一声脆响。 「唔唔,疼…啊…疼死了…啊……」我大声尖叫起来,疼得涕泪横流,身子 在地上不停地来回扭动,因爲我的鼻孔间的脆骨被打了一个洞。 「唔…啊……」我疼得头顶在地上,泪水淌了一地,但是女主人却并没有理 睬我,我也知道,这仅仅是我做爲奴隶应该安装的第一件而且也是最容易安装的 供主人使用的工具之一而已。我想早晚我的屁股上也要被烙上像她们那样显眼的 『家畜』两个字的!这才是真正让我感到害怕的事情。 接着我的鼻子上就被穿进了一个小铁环,同盈盈的一样,铁环中间有扣锁, 一个女主人把扣锁锁上,这样我就被安上了鼻具,这是我做爲奴隶被安上的供主 人使用的第一件用具。 我想这个鼻具是爲把穿上铁链来牵着我或把我拴在某个地方用的。尽管我由 于过度的疼痛和屈辱,已经连话也说不出来了,但是我还是觉得非常自豪,因爲 我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奴隶了。 「这个鼻具是永久性的,一旦装上就再也取不下来了!哈哈!……」女主人 得意地笑着,她鼻翼间的鼻具也随之颤动。 我有些惊异,但却并没有特别地恐慌,因爲我觉得自己既然想做一个奴隶, 就应该接受主人对我做的任何事情。 过了一会儿,当我鼻翼间的疼痛稍稍减轻的时侯,一个女主人扯住我那被新 安装上的鼻具,我的头立刻向后仰起,把自己的乳房挺立起来。 「唔,好痛,女主人,奴隶…奴隶的鼻子好痛,啊…唔唔……」我刚装上的 鼻具被拽住,疼得我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了。 「把你的乳房向前伸,跪好了不许动!我来给你的乳房刺上花纹,这样你就 更像奴隶了……」一个女主人说着把一根长针刺在我的乳头上。 「好疼啊……」我的乳房疼得不停地颤抖起来,嘴里不住地呻吟。但是女主 人仍旧用长针不停地刺着我的乳房,一下下袭来的刺痛让我都快受不了了,最后 我终于哭了起来。 「啪!啪!」由于我的哭叫,我马上被一个女主人狠狠地打了几个耳光。 我吓得不敢再大声尖叫,只能一边抽泣一边强忍着一下下袭来的刺痛,并按 那女人的要求将自己的乳房尽量向前伸到她最方便用针刺的地方。 随着一下下的针刺,我的乳房疼得突突直跳,但我还是强忍着不敢让自己大 声呻吟。 「疼死奴隶了,呜呜……」另一个女主人紧紧地拽着我的鼻具,让我一动也 不能动,所以尽管我难以忍受这样的刺痛,但还是一直坚持到那个女主人刺完。 我被针刺过的乳房马上抹上了彩色的药水,这样我的乳房上立刻出现了一圈 圈鲜艳的花纹。 我跪在地上看着自己乳房上的花纹,羞愧得不敢擡起头。 「现在要开始给你拔毛了,你跪好仰起身子,把阴部挺出来,快点!母狗, 你阴部的毛要全部被拔掉。」女主人并没有注意到我所感到的羞辱,她平静地说 着,似乎对于她来说,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事。 「是,女主人,奴隶…母狗准备好了,请…请女主人给奴隶…母狗拔毛吧。」 我用力挺起下体,阴部三角区的黑毛全部显现出来,它们在等待着女主人的 拔除。 「啊,呜…真疼啊,奴隶受不了了……」我大声哭叫起来,因爲一个女主人 把一些滚烫的蜡浇在了我的阴部三角区,蜡有厚厚的一层。 我的阴部感到了无法忍受的烧灼的疼痛,我想恳求女主人饶了我,把这些蜡 赶快去掉,但是我又知道这是我的阴毛被拔除所必须做的事,所以我强忍住了疼 痛,但是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哭泣和羞辱。 很快一层布盖在了蜡液上,我知道等到蜡冷却下来,我的阴毛就再也看不见 了。 过了一会儿,蜡液慢慢地凝固了,一个女主人抓住布的一头,猛地将布揭了 下来。 「疼死了!奴隶这条母狗真的受不了了……」一阵阵猛烈的疼痛从我的阴部 袭向我的全身,使得我跪在地上的身体不住地左右扭曲,我不由自主地紧紧用手 捂住了那刚刚被拔了毛的光秃秃的阴部,跪趴在地上大声哭叫起来。 但是我的手很快就被拿开了,一个女主人在我刚刚被拔掉毛的地方涂上了一 层药水。 「你这条母狗!不许再哭!你的阴部已经被涂上了药水,你的阴毛将永远停 止生长,你再也没有阴毛了,奴隶是不能有阴毛的…你跟我们一样了!你的阴部 将永远这样光秃秃的!哈哈……」一个女主人一边幸灾乐祸地笑着,一边用手扇 着我光秃秃的阴部。 「啊?奴隶…母狗的阴毛…永远没有了……」我吃了一惊,我本来以爲我的 阴毛可以再长出来的。但是我随即安静下来,这是主人的权利,不是吗? 主人拥有对我做一切的权利,包括剥夺我生长阴毛的权利。同时我也不得不 承认,主人是对的,我的阴部现在看起来比原来要漂亮也干净多了。这使我又有 些自豪起来,虽然我因此承受了难已忍受的痛苦。 「现在跪好,把你的屁股擡到最高,我们还要给你的阴部刺上象征你奴隶身 份的花纹,懂吗?母狗!」一个女主人骂道。 「是,女主人,奴隶,不…母狗马上做,请…请女主人刺吧。」我恭敬地照 着女主人的吩咐把自己的屁股擡到了最高,并且把双腿尽量向两边打开,用自己 的双手用力地掰开自己使劲努出的两片阴唇,露出自己肉洞最里面的嫩肉,以便 于女主人能够从最嫩的地方开始刺起。 我觉得自己的阴部几乎要被自己掰得要撕裂了,看来我真是个天生的奴隶。 「嗯,很好,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再把阴唇掰得开一点。」当我的阴唇被 掰到最大限度时,女主人一边吩咐一边把长针开始刺在我那被强行露出的肉洞里 面的粉红色肉体上。 「啊!」我疼得大叫了一声,阴部一阵痉挛,但我却不敢移动自己的身子, 我强忍住屈辱,接受了不时袭来的一针又一针的刺痛。 「啊,是女主人,奴隶一定会保持让女主人刺得最方便的姿势的…啊…谢女 主人给奴隶刺花!呜呜……」虽然我驯服地接受了女主人的命令,但是我还是感 到了做奴隶的耻辱,忍不住又羞愧地哭了起来,我毕竟还只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小 姑娘啊! 我的阴唇疼得不住地痉挛,但我还是得用力地掰着自己的阴唇让女主人用针 刺我下体那柔嫩的肉体,我感到自己的阴唇快被撕裂了。 无法忍受的疼痛一阵阵地袭来,让我第一次感到了做奴隶的无助,我无权支 配自己的身体,我只是个奴隶,我的一切都属于主人,我只能任由玩弄,并且要 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主人更好地玩弄。 花纹从我的阴唇里面一直刺到我的阴唇,然后向我的下体四周蔓延。 「终于刺好了,这条母狗的下体长得可真漂亮!」这个女主人显然很嫉妒我 完美的阴部。 「是啊,刺上花纹以后更美多了,主人一定会喜欢的……」女主人们在我的 啜泣声中议论着,花纹终于快被刺好了。 「奴隶谢谢女主人给给母狗刺花……」我看着自己下体涂上药水后显现出的 一圈圈色彩鲜艳的象征着我奴隶身份的花纹,不禁又羞耻得啜泣起来。 这些花纹前达我的阴部三角区,后面直到我的屁眼周围,花纹分爲多种顔色, 呈放射性分开在我的下体周围,这也是我身爲奴隶的象征。 在我阴部三角区的地方,一些蓝色的花纹组成了六个字:奴隶户川小绫。 这六个花纹组成的字十分显眼,使人一看之下就知道我的名字和我的奴隶身 份。 关于我是主人的奴隶这一点,我对任何人都是隐瞒不住的,从我阴部的花纹 字和我乳房的花纹,从我被安装的鼻具,从那紧箍着我的脖子只有主人才能打开 的狗环和狗环上连接的铁链都能够很明显地看出来。 我并不后悔,我喜欢做主人的奴隶。只是有时侯我觉得做爲一个十六岁的小 姑娘承受这样的屈辱还是难已忍受。我想我会慢慢习惯的,我越来越找到了一种 做奴隶的感觉。 「女主人,奴隶接下来要做什麽?」过了一会儿,我停止了啜泣,轻声而羞 涩地问其中一个女主人。 那个女主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把我牵到了隔壁的一个卫生间里。 「爬到浴缸里面去,把身体仔细地洗干净!」女主人大声地命令着,浴缸里 已经放满了水。 「啊,是…女主人……」我照着女主人的吩咐小心地把身体的每个部位都细 细地洗了一遍,然后爬出浴缸重新在地上跪趴好。 女主人这时拿出两个不锈钢的脚趾环,脚趾环打开时就是五个连在一起的半 圆形,合起时就成了有大有小的圈。 女主人让我擡起脚,然后把脚趾环戴到我的脚趾上,合起来时把脚趾环的扣 锁锁上。 这样一来,五个脚趾就只能紧紧地并在一起,不能分开或者移动了。 我发现脚趾环还有另外一个用途,因爲在两个拇趾的外面还都有一个可以活 动的铁环,很明显其中一个铁环可以扣到另一个铁环上锁起来,这样就可以很方 便的把我的双脚锁在一起,和脚圈上的扣环能起到一样的作用。 戴上了不锈钢脚趾环的我显得很漂亮,虽然脚趾不能动使我感到很难受,但 我还是喜欢这种被禁锢起来的方式。 「谢…谢谢女主人……」戴好脚趾环后,我高兴的向女主人磕头道谢。 「好了,现在带你去见主人,接受主人的检验,如果承蒙主人接纳你,主人 就会给你赐名,你就成爲一个真正的奴隶了。」女主人一边说一边在我的阴部塞 上了一条棉手绢,我只好用力的夹紧阴唇,不然手绢就会掉下来。我不知道手绢 是干什麽用的,但是我不敢问。 「走吧。」女主人牵起我向前走去,我爬着跟在后面,在爬时我不得不用阴 部用力夹紧手绢,这样的姿势让我感到羞耻极了,但是即将要成爲奴隶的感觉还 是让我感到很兴奋。 (2)爲奴契约 我们一直到了一个大房间的门前。 一到房间门口,那个女主人就放开我,像我一样跪了下来,先在门外恭恭敬 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说:「主人…奴隶艳奴带新奴隶来请主人检验……」说完 后那个女主人看了我一眼。 我连忙照着她的样子,磕了三个头。 「主人,奴隶…奴隶户川小绫请主人检验……」我怯怯地跟着说。 但是里面没有回应,那个女主人却再也不敢出声,跪趴在地上挺着屁股等待 着。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里面才传出一个声音:「进来吧……」 「是,谢主人。」那个女主人谦卑地答应了一声,然后用头顶开门爬了进去。 我跟在后面爬进去,里面是一间很大的房间,一个男孩子坐在沙发上,他的 脚边跪趴着一个奴隶。 我们一直爬到那个男孩子脚边,这肯定就是我的主人了,我想。 我跟那个女主人一齐向主人磕了三个头,恭敬地说:「奴…奴隶户川小绫给 主人磕头……」 由于没有得到主人的允许,我不敢擡起头来,只看到主人的两只脚,我的心 狂跳起来,因爲终于见到主人了。 「嗯,你就是新来的奴隶吗?叫户川小绫?」主人懒洋洋地问,从声音听起 来,主人显然很年轻。 「是,主…主人,奴隶叫户川小绫,请…请主人检验奴隶,给小绫赐名……」 我激动得话也说不完整了。 「擡起头来让我看看,哈哈…你这个小奴隶身材倒是不错!」主人笑着用两 根手指夹住了我的一个乳头,轻轻地捻动着。 「是,主人……」我擡起头来,终于看到了主人的脸。 啊!主人长得很英俊,手上也戴着一个像盈盈那样的金属戒指,但是上面的 图形是一个充满了威严的男人。 主人的年纪竟然和我差不多,也才只有十六七岁,但是主人眼神里面的威严 让我激动起来,这就是我一生要服侍的主人,我要永远跪趴在他的脚下,任他玩 弄,供他侮辱! 「嗯,你倒是长得挺好看,看起来也挺柔嫩的,确实是一个做奴隶的好材料, 把你的脸伸过来,让我打几下,看看手感好不好?」主人一边说一边用手捏住我 的脸颊,轻轻地揪了几下。 「是,主人……」我小声地答应,然后就驯服地仰起脸,把自己的脸伸到了 主人用手打起来最方便的地方。 「请…请…主人打奴隶的脸!」我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似乎不相信自己能 说出这样侮辱自己的话似的。 「噼!叭!」主人的手掌开始落在我的脸上,打得很响。 「啊…疼…呜呜……」我被主人打得哭了起来,红嫩的脸颊渐渐肿起,但是 我仍然不敢把自己的脸动一动,并努力使自己的脸总是保持在主人击打起来最方 便的地方。 「很好,这条臭母狗的脸打起来真是很舒服呀!哈哈……」看起来主人对我 的脸的柔嫩程度很满意。 「谢谢主人…击打奴隶…母狗的脸……」我向主人磕头道了谢。 「嗯,现在你这条母狗来舔你的主人的肉棒吧!哈哈…用你处女的嘴!」主 人看着我羞怯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主人。」我爬到主人的裆里,第一次看到了男人的肉棒。 虽然我以前曾无数次幻想过男人的肉棒是什麽样子,但是我一见之下,还是 吓了一跳。 我试探着把主人的肉棒含进嘴里,感觉它是那麽柔软,和我以前所想像的完 全不一样,主人的肉棒很大,塞满了我的整张嘴。 「嗯…嗯……」我轻轻地把头上下移动了几下,就感到主人的肉棒在我的嘴 里迅速地膨胀,于是我大胆地动起来,照着主人的命令,我开始了笨拙的口交。 「唔唔…呕…呕……」主人的肉棒硬得像个棒子了,直顶着我的嗓子眼。 「现在趴好!挺起你的屁股,掰开你的阴唇!你的阴部还夹着手绢吧?把它 在你的阴部底下铺平!」主人一边说一边把肉棒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 「是,主人。」我知道,我马上就要丧失处女了,我处女的阴孔将第一次被 主人插入,一想到这些,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我张开双腿,手绢从我的阴部掉了下来,我按照主人说的把它铺在了自己的 阴唇下面。现在我明白手绢的用途了,它肯定是用来接住我处女的鲜血的。 「请主人插入奴隶的处女阴孔!给…给奴隶开苞!」我挺起屁股用手掰开了 阴唇,羞耻地说着,脸涨得通红。 主人将肉棒顶在了我的肉洞口。 「扑哧!」阴部传来羞耻的声响,我感到自己薄薄的处女膜马上就被主人坚 硬的肉棒撕裂了。 「啊……」一阵阵难已抑制的疼痛使我大声哭叫起来。 我感觉到自己那窄小的肉洞口在紧紧地箍着主人的肉棒,那里已经被撕裂了。 我的处女膜已经被撕裂,从那里面流出处女的鲜血。鲜血一滴滴地滴在已经 铺好的手绢上,把手绢染得一片通红。 「主人…疼…啊……」主人的每一次抽动,我都会疼得皱着眉哀叫。但是我 仍旧按照主人的命令使劲地用手掰着自己的肉洞口,让主人在我那窄小的阴孔中 插得更加舒服。 「插起来感觉还不错,现在该爲你处女的屁眼开苞了!掰开你的屁眼,看看 那里怎麽样!」主人抽插了一阵之后,把肉棒从我的肉洞里面抽了出来,然后告 诉我他要使用我的屁眼。 「是,主人…啊……」主人的肉棒在我刚刚掰开自己屁眼的时侯就插了进去, 他一边用力地插我的屁眼一边用手揉搓着我的乳房。 「啊…主人……」我大声叫着,身子不由自主地弓起。 我的屁眼更加窄小,我使劲地掰着自己的屁眼,以便于主人插起来更加舒服, 而我的疼痛也能稍稍减轻一些。 「呜呜,主人…奴隶…母狗太幸福了……」虽然我在被主人插的过程中感觉 到的只有疼痛,但是我还是感觉到自己很幸福。因爲看起来主人还是很喜欢插我 的,这使我几乎已经肯定能成爲主人的奴隶了,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被插屁眼的感觉实在是难受极了,我不停地哭叫着,眼泪一滴滴地滴在地上, 但是心里却感到一阵阵莫明其妙的兴奋。 主人的抽插了一阵我的屁眼之后,就把肉棒从我的屁眼里面抽了出来。由于 长时间地被撑开,我的屁眼已经合不上了,它大张着口,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体, 显示出刚被主人开过苞的模样。 「很棒的奴隶材料呀!该爲你处女的尿道开苞了!掰开你的尿道吧!让你的 主人插进那里面!哈哈……」主人开心地笑着,看来他对我的身体感到很满意。 「啊!主人,那…那里!……」我吓得哭起来,羞耻得通红的脸看上去更加 红艳可爱。我从来没有想过连我的尿道也要被主人开苞。我想像不出自己的尿道 那麽细小,主人的肉棒怎麽能插得进去。 「啪!」我的脸上被主人重重地打了一巴掌。 「臭母狗!快点!」主人生气地不停地扇我的脸。 「是,主人……」我还是驯服地连忙用手掰开了自己的尿道口,脸已经被主 人扇得肿了起来。 「啊…主…主人……」当主人把肉棒顶在我的尿道口上时,我恐惧得浑身都 在颤抖。 「啊!…啊!……」主人开始把肉棒使劲地往我的尿道里面捅,这让我疼得 涕泪横流,但是主人的肉棒还是根本插不进去,相对于主人巨大的肉棒来说,我 的尿道口实在是太窄小了。 主人并不在意我难以忍受的哭叫,而且并不急于插进我的尿道里面去,他一 点点地,一下轻一下重地向里面插,我感到主人的肉棒正在一点点地进入到我的 尿道里面,看来主人对于插奴隶的尿道是很有经验的。 「这个小尿道很紧呀!」主人笑着,肉棒一点点地向里进入。 「主…呜呜…主人……」我感到自己的尿道口已经被撕裂了,那里面流出殷 红的处女的血。虽然疼得厉害,但是我还是一动也不敢动,只能挺着屁股任由主 人一点一点地把肉棒插入自己的尿道。 主人的肉棒已经完全地插进我的尿道里面了,我感到疼痛钻心,那种滋味实 在是太难受了。 「你这条母狗自己来动吧!」主人笑着命令我,看来主人想让我移动来满足 他抽插奴隶尿道的乐趣。 「啊!是……」我吃了一惊,但还是驯服地把身体前后移动起来,使主人的 肉棒在我的尿道里面不停地抽插。 「啊…疼死了!…啊!…呜呜…主人…呜……」我实在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每当主人的肉棒插到我的尿道底部时,我都会疼痛得浑身颤抖。虽然明知道会疼, 我还是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移动身体迎接这种难以忍受的疼痛,这种滋味实在是 太令人感到屈辱了。 「好!…行了!…哈哈…停止吧!……」主人用肉棒在我的尿道中插了很长 时间,直到我感到自己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主人突然笑着叫我停下来。 「啊…是…主人……」我赶快按照主人的命令把自己移动的身体停止下来。 主人很快地在我的尿道里面抽插了几下,然后猛地把肉棒抽了出来。 「臭母狗…快去吞主人的精液!……」带我来的那个女主人提醒到。 我赶紧转过身子,用自己的嘴含住主人的肉棒,然后快速地上下抽动。 突然,一股股热乎乎的腥臭液体射进我的嘴里。 「呜…嗯呜……」我知道主人赐予的精液奴隶是一定要吞下去的。我大口大 口地拼命吞咽,终于把主人射入我嘴里的精液全都吞了下去。有一些精液溢在我 的嘴边,我用舌头把它们轻轻地舐进嘴里。虽然精液又苦又腥臭,呛得我总是想 呕吐,但是我还是觉得很满足。 主人射完后,我用舌头轻柔而仔细地把主人的肉棒舔干净,然后乖乖地低下 头跪趴在主人脚边。 「…奴隶…母狗…谢谢主人…谢谢主人检…检验奴隶…母狗…给…给母狗开 …开苞!…呜呜……」我谦卑地给主人磕头,脸已经羞耻地贴到了地上。 「哈哈…好!…该尿尿了!…哈哈……」主人突然揪住我的头发使我擡起头, 又把肉棒塞进了我的嘴里。 主人竟然在我的嘴里尿起尿来。 「呜呜…呕…唔唔…唔…呕……」尿液的腥臭味让我恶心得流出泪来。我不 敢吐出,主人赐予的尿液奴隶一定要喝下去的。我使劲地咽着,屈辱的眼泪不断 地流下来。但是在同时,我又感到一种被主人侮辱的快感,我的乳房变得硬挺, 下体的小洞也变得湿答答的。 喝完主人的尿后,我再次把主人的肉棒仔细地舔干净,然后规规矩矩地跪趴 到了一边。 「好喝吗?…臭母狗!……」主人笑着问我,好像是故意要羞辱我。 「好…好喝…主人…奴隶…母狗…谢谢主人…在奴隶…母狗嘴里…尿…尿尿 …呜呜……」我莫明其妙地竟然又感到一阵委屈。 「嗯…不错…你这个奴隶还是挺懂事的…哈哈!…嗯…该给你起个名字了! ……」主人一边笑一边说。 「是…主人…奴隶…母狗…小绫请主人给…奴隶赐…赐名…以便侮辱…奴隶 …奴隶小绫…呜……」主人还没有给我起名字。每一个奴隶都要请主人给自己起 一个侮辱性的名字,来表示奴隶愿意接受主人任意的侮辱和玩弄。 「嗯…叫什麽呢?…你总是自称母狗…你就叫母狗吧!…哈哈!…母狗这个 名字太好了!……」主人歪着头想了想,就笑着说道,看起来他对于给我起的这 个名字感到很满意。 「是…主人…奴隶…母狗户川小绫…又叫母狗…谢谢主人…呜呜…呜…奴隶 …母狗不知道…怎麽感谢主人…母狗小绫一定会好好侍候主人的…谢…谢谢主人 给奴隶小绫起…起母…母狗这个名字……」我跪趴在地上激动得又哭了起来。 「好了…现在你通过检验…已经能成爲正式的奴隶了…你跪在主人面前掰开 自己的阴唇让主人看…向主人发誓…愿意永远侍候主人…任由主人任意玩弄…忠 实地服侍主人……」带我来的女主人跪在旁边说。 我照着她说的做了。我在主人面前跪好,用力张开脚,用双手撑开自己的秘 部,让主人看那里面红嫩的肉体和我阴部上方被剔除阴毛后刺上的花纹字——奴 隶户川小绫。 我的肉壁很薄,阴蒂在我被这样强烈地侮辱下明显地肿胀起来。 「…奴隶…户川小绫…别名母狗…发誓一生当主人驯服的奴隶!…忠诚地服 侍主人…供…供主人任意玩弄…奴隶…奴隶小绫的身体…身体及一切…均是主人 享乐的道具…不管…不管主人对奴隶小绫做什麽…小绫这…小绫这条母狗都愿意 服从…不管…不管主人要母狗小绫做…做什麽…小绫都…都愿意去做…母狗小绫 愿意…愿意挨主人…弄……」 契约完成,我这条母狗和主人的关系正式确立了。从此以后,我真正成爲了 一个主人的驯服的奴隶,一条跪趴在主人脚边的忠实的母狗。 「好了…现在你告诉母狗她要做些什麽吧!……」主人舒服地坐在沙发上吩 咐着一直跪趴在一边的带我来的那个女主人。 「是…主人……」那个女主人答应了一声,转过身对我说:「母狗…现在由 我来告诉你做爲一个奴隶应该做的事…… 你的嘴、肉洞、尿道和屁眼必须永远对主人敞开,你已经不再拥有对自己身 体的控制权利,包括你的嘴、肉洞、尿道、乳房和屁眼,它们将由主人来掌管, 它们的打开闭合和改变甚至于剔除将全部由主人来决定。 你必须随时保持等待主人使用或命令的姿势,即跪趴在地上,高高挺起自己 的屁股,以头触地,用力使自己的阴唇向外突出,并用手掰开自己的屁眼。 你绝对不可合拢你的嘴唇和阴唇,过一会儿将在你的下体内塞进振动棒,将 你下体的孔道撑开。这是爲了让你下体的孔道更方便地被主人所使用。因爲它们 属于主人。 当主人命令你做他喜欢的事情时,你要照办。主人可以用他喜欢的任何方式 使用你。当主人要鞭打你时,你要服从。你还要在夜间接受例行的鞭打。 在夜里你要跪在床上睡,你的双手和身体将会按主人所喜爱的方式锁起。你 要时时刻刻记住,你并不是自由的,你是完全受主人的力量支配的。 一会儿你的中指上将要戴上一枚戒指,它是你奴隶地位的向征,也是一个奴 隶们公用的标志。除了我们的主人之外,其它地方也有像主人这样拥有奴隶的主 人,他们都认得这个标志。你有时可能会奉主人的命令外出,其他的主人们看到 这标志就会知道,不论你身处什麽样的公共场合,你都只是主人的一个奴隶。 其他的主人们也会佩戴这样的标志,就像我们的主人佩戴的一样。当你看到 佩有这标志的人时,无论你身处什麽样的公共场合,你都必须立即下跪给这个主 人行磕头礼,并在主人放开你前一直保持跪姿,还要接受主人施予你的随意虐待 和使用。无论在什麽样的场合,只要谁发现你有一点不驯服,你会立即受到惩罚 ……」 「是…主…主人…主人…奴隶愿意接受主人对我做的任何事!…母狗…小绫 …太…太幸福了…主人…主人…唔唔…呜呜……」我不停在地上给主人磕着头, 羞涩而喃喃地叫着主人,激动得哭了起来。 我慢慢地跪爬到主人裆里,无限感激地再次用嘴含住了主人肉棒,从上到下 轻轻地舔舐着。接着我跪趴在主人脚边,伸出舌头舔主人的脚趾。 我舔了很长时间,才慢慢地跪趴到一边。 「母狗…现在你在沾满你处女鲜血的手绢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吧!…哈哈…要 先用舌头舔一舔手绢上面你自己流出来的处女的鲜血!……」主人笑着把一支很 粗的笔扔到地上。 「是…主人……」我轻声答应,捡起地上的手绢,驯服地伸出舌头,轻轻地 舔着手绢上面的鲜血,血有一股咸咸的腥臭味,这就是我丧失处女的证明呀! 「啊?……」在舔手绢的时侯我才发现在手绢的左上方有一行小字:奴隶家 畜被主人开苞时专用。 我拿起笔,毫不犹豫地在手绢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主人的家畜——奴隶— —母狗户川小绫。 「奴隶…母…母狗已经签好了!…请…请主人验收……」我用双手捧着签好 名字的手绢递给主人,这手绢表明,我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处女奉献给了主人。 「哈哈…好……」主人接过手绢,笑着扔在了茶几上。 「嗯…谢…谢谢主人…奴隶…母狗终于…能够…侍候主人了……」我对主人 充满了感激。 「现在你们滚出去吧!等你这条母狗被驯好了再来见我!哈哈…母狗…你的 振动棒用最大号的…把屁眼和肉洞撑大点!它们太窄了!快滚吧!哈哈……」看 来主人对一个自己的奴隶还是不屑一顾。 「是…主人……」我和那个女主人齐声答应着,然后一齐转身跪爬了出去。 我们又跪爬回了化妆室,这时那个女主人站起来,而我仍然要驯服的跪趴在 地上。 「嗯…好…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你…下面你的子宫里将被塞进一个棘藜球…它 是一种避孕工具!塞进后就再也不能取出来了!因此你将永远被剥夺生殖的权利! 当然这是主人所拥有的权利…你只能服从…这个棘藜球将时时刻刻刺痛你的子宫 …使你无时无刻不记得自己只是一个奴隶…是随时准备好等待主人使用的…好了 …现在开始安装吧……」那个女主人说道。 「啊?爲什麽?奴隶…都…都是这样的吗?…女主人……」我几乎呆住了, 高高挺起的屁股因爲害怕而不住地颤抖。我才刚刚十六岁,生殖的权利就永远被 剥夺了! 「是的!…你不用爲此而感到难堪…每个奴隶都要被塞入棘藜球!…包括其 它的东西…每个奴隶被装上的东西都是同样的!我们也不例外…这棘藜球每当我 们这些奴隶移动身体时就会刺痛得更加厉害!……」女主人说话时神色显得很黯 淡,看来她也时时刻刻在被棘藜球折磨着。 「啊!…是…请…请女主人爲奴隶小绫塞…塞入棘藜球吧!……」虽然我感 到很惊异,但是我还是驯服地接受了。 身爲奴隶,我是没有反抗的权利的。我谦卑地跪在地上挺起屁股,用手使劲 地掰开自己的阴唇,等待着女主人将支撑器塞入我的阴孔。 「啊…呜呜…疼…小绫…母狗疼……」我大声惨叫着,支撑器已经深深地插 入我的阴孔,并且猛地张开。我的肉洞里面剧烈的痉挛着,因爲我的肉洞本来非 常窄小,所以一下就被撕裂了。 一个女主人把棘藜球拿出来。这是一个布满尖锐的刺的铜球,有鸡蛋那麽大。 「啊…不要…女主人…求求您…奴隶…小绫…不要……」我一看见那些尖刺 就害怕得浑身颤抖起来,拼命扭动身体想抗拒这圆球塞入自己的阴孔。但是我内 心又不得不承认,虽然我恐惧得浑身发抖,虽然我的肉体在拼命反抗,可是我内 心却隐隐地想要这尖刺刺穿我的肉体。 「呜…呜呜…嗯……」一个女主人使劲用脚踩住我的头。另一个女主人把棘 藜球塞入了我的阴孔。 「啊…啊啊…疼死了…唔…呜呜…啊……」尖刺一齐刺入了我阴孔内那柔嫩 的内壁,棘藜球刮得我的肉洞内出现了一条条的血痕。 「啊…不要…奴隶…奴…小绫…受不了了…女主人…真疼啊…啊…饶…饶了 母狗吧…啊…让母狗…小绫吃屎吧…不要了…呜呜…小绫愿意吃屎…饶了母狗小 绫吧…呜呜……」我胡乱地惨叫着。一个女主人把手伸入我的阴孔,拿住棘藜球 用力向我的子宫口塞进去。虽然我不停地哀叫,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奴隶,所 以在我的身体里面安装什麽东西并不需要征得我的同意,对我来说,只要是主人 愿意对我做的事,我都无权阻止,我只能服从。 「啊…不要…呜呜…疼……」由于棘藜球实在太大,上面又筑满了尖刺,所 以尽管我惨叫连连,还是只塞进了三分之一,剩下的棘藜球卡在我的小小的子宫 口,无论怎麽用力也塞不进去了。 女主人把一根木棒插入我的肉洞,顶住卡在我子宫口的棘藜球,用手敲击木 棒的另一头,把棘藜球用力地向我的子宫里面顶。 「啊…不要啊…啊…啊啊…呜…疼…女主人…疼…饶了母狗…小绫吧…奴隶 …受不了了…啊啊…啊…呜呜…小绫吃屎…吃屎还不行吗?…啊…呜…呜呜…疼 啊…呜…啊…疼死了…快…快给母狗小绫…吃…吃屎吧……」我的头还被另一个 女主人踩在脚下。 「扑哧!…啊!……」随着我一声惨痛的哭叫,棘藜球终于被顶进了我的子 宫里面。 「啊…总算行了……」那个女主人松了口气,把木棒从我的肉洞内抽了出来, 这时我已经疼得不能几乎不能动了。 「啊…呜呜…啊啊…小绫…下体…疼…呜…呜呜……」我呜咽着。子宫内到 处都刺满了尖刺。我疼得总想扭动身体,但只要身体轻轻一动,下体就被尖刺扎 得剧烈的疼痛。我疼得再也不敢乱动了,跪在地上一边呻吟一边呜呜地哭。 最让我恐惧的是,这种疼痛将从我十六岁爲奴开始,伴随我的一生。它将无 时无刻不刺痛我的子宫,带给我难以忍受的疼痛。当然了,这也使我牢牢地记住 了自己的奴隶地位。 「咱们现在给她插上振动棒吧。这样咱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一个女主人说。 「振动棒?…女主人…那是什麽东西?………」我疑惑地问。我记得女主人 和主人都对我说过的。 「奴隶要插的…就是…就是我下体的这个…棒上有尖刺,可以时时刻刻地刺 痛我们奴隶的下体…这些振动棒是可以遥控的…遥控器在主人手中…每个振动棒 都有编号…遥控器上也有…无论我们这些奴隶在哪…哪里…只…只要主人在遥控 器上按下我们哪个奴隶的振动器的编号…哪个奴隶被插入的振动棒就会振动起来 …一会儿你就会体会到这种振动了…因爲在受驯期间…你的振动棒是不停振动着 的…你要记住…奴隶是无时无刻不受主人的控制的…你的下体被插入电动棒后… 你就可以去受驯了……」另一个女主人指着她自己下体秘部露出一点小头的那些 东西说。她说话的时侯不停地颤抖,似乎很害怕自己的振动棒地突然振动起来。 「是…是吗?…奴隶…倒是有…有点喜欢这个东西…快…快点给母狗…小绫 插上吧……」一想到自己不知道什麽时侯就会被秘部插入的振动棒弄得难受起来, 时间完全由主人来控制,我就感到自己兴奋起来。 遵照主人的吩咐,我的振动棒要用最大号的。 女主人拿出的是两个大号的和一个小号的。看到振动棒的样子,我才有点害 怕起来。它们太粗大了,样子有点像保龄球,上粗下细,但是最下端却又大一点, 看来是防止滑进去的。最可怕的是,它们上面全是橡胶的尖刺。我不明白爲什麽 要用三个。 「女…女主人…爲…爲什麽是三…三个呢?…奴隶的肉洞…屁眼…还有什麽 地方吗?………」我感到自己越来越紧张,说话的声音也开始变得颤抖起来。 「蠢驴!…你尿尿的地方…你的尿道!……」女主人干脆地答道。 「尿…尿道?…撒尿的地方?…呜呜…那…奴隶怎麽撒…撒尿呢?……」我 吓哭了。 「快点母狗…掰开你的阴唇…我们先来堵住肉洞……」女主人没有理我,只 是吩咐我掰开自己的阴唇。 「嗯…是,女主人……」我顺从地掰开了阴唇,恐惧地等待着振动棒的插入。 「啊!…啊啊…疼啊!…奴隶…小绫受不了了……」我大声地叫唤着,请求 女主人能够轻点往里插。尽管在被极大的侮辱后我的私处流了很多蜜液,但女主 人塞了半天,才塞进去了一点点,我的私处太窄小了,爲此我觉得自己难堪极了。 其实我是喜欢这大号的振动棒的,我知道只有自己的肉洞和屁眼被撑大了, 主人才会在使用的时侯感到更舒服和方便。 「啊!…啊…呜呜…啊…唔嗯…疼…女主人…慢点…疼…奴隶…小绫疼得… 受…受不了了…啊!……」我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哭叫着使劲掰着阴唇配合着 振动棒的插入。那被主人检验时撕裂的肉洞口裂得更大了。 「啊啊啊…疼…啊…扑…扑哧!…啊!…嗯唔…呜呜……」在我的大叫声中, 振动棒终于塞了进去。我觉得肉洞内好像有无数的尖针在扎自己那柔嫩的内壁, 使得我不住地呻吟哭泣起来,这是振动棒上的尖刺的作用。当我的下体轻轻一动 时,这种感觉突然剧烈起来,疼得我不由自主地抠住了自己的肉洞,大声呻吟起 来。我很想把这振动棒拔出来,但是却不敢。 「呜呜…奴隶…母狗…谢谢女主人…呜呜…请…请女主人给…母…母狗塞… 塞屁眼中的振动棒…呜呜…呜呜……」尽管我疼得不停地呻吟,但我还是哭着向 女主人道了谢。 屁眼的这根更难塞,我的屁眼比肉洞还要窄,可是振动棒却一样大。 但是我相信,一定能塞进去的。主人是对的,正因爲我的屁眼和肉洞很窄小, 才需要大号的振动棒把它们撑得大一点儿。我从心底里感激主人。 「…请…请女主人插吧…奴隶…母狗…已经掰好自己的屁…屁眼了!……」 我很快掰开了自己的屁眼,等待着女主人把振动棒塞进去。 「啊…呜呜…疼啊…疼死了…女主人…母…母狗…啊…受不了了…不要啊… 呜呜…疼…呜呜…让奴隶吃口屎吧!…呜呜…呜…奴隶真想吃屎啊…啊…疼死了 …啊…呜呜……」我凄惨地大声哭叫着,但是女主人费了很大的劲,却怎麽也塞 不进去。 我都疼得不知道说什麽好了。 「母狗…你用手扶住振动棒…哈…你要疼一下了…我来把它踹进去!……」 一个女主人幸灾乐祸地笑起来,一边说一边站起身。 「…啊!…不要…女主人…奴隶…母狗小绫…真会疼死的…不要啊…饶了小 绫这条母…母狗吧…奴…奴隶小绫给…您磕头…饶了母狗吧…还是慢慢给…母狗 塞吧……」 「咚!…咚……」我拼命在地上给女主人磕头。 我惊恐极了,不敢相住这是真的,我的屁眼肯定会被撑裂的。我想。 「哈哈!…你这条臭母狗!…难道还要奴隶教主人怎麽做吗?…母狗!…把 脸伸出来!……」女主人训斥我。 「是…女主人!……」我害怕起来,恭顺地把脸伸出去,我知道女主人是要 扇我的脸。 「啪!啪!…啪!…啪!……」手掌打在我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始终 把脸努力向前伸着,一动也不敢动,任由女主人击打。 「哈!…懂了吗?…奴隶是不能违抗任何命令的!……」女主人打完后笑了 起来。 「是…是…奴隶,母狗懂了…呜呜…小绫…母狗…再也不敢了…谢谢女主人 …惩…惩罚小绫这条母狗…母狗错了…呜呜……」我卑贱地说着,强忍内心的屈 辱。 「嗯…对了…这才像个奴隶的样子…看起来以后要好好地驯一驯你才行!… …」振动棒递到了我的手里。这次我驯服地把它抵在自己的屁眼上,用双手扶好 了。 「女…女主人…小绫…母狗顶好了…请…请女主人踹…踹吧…呜呜……」尽 管刚刚挨了女主人的教训,我还是被即将要忍受的疼痛所带来的恐惧弄得浑身颤 抖。 「扑哧!……」振动棒一下子被女主人用脚踹了进去。 「啊!…疼啊……」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晕了过去。我大叫了一声,拼命地 用手揪住了自己的阴部,振动棒已经紧紧地塞在了我的屁眼里。 我的屁眼被撑裂了。 「小绫…母狗真疼啊…呜呜…奴隶的屁眼裂…裂了…呜呜…疼…呜…呜呜… 哗…哗哗…奴隶…奴……」我竟然疼得小便失禁了,黄色的尿液淌了一地。 「哼!…没用的母狗!…自己尿出来的要自己处理…哈哈!……」两个女主 人笑着。 「是!…女主人…奴隶…母狗…真没用!……」我羞惭地转过身,伸出舌头 一点点舔着自己撒出的尿。尿很多,我舔了很长时间才舔干净。 「嗯…好了…母狗…现在来插你尿道的那根!……」 「呕!…是!…女主人…小绫母狗马上把尿道掰开……」我的眼里溢满了泪 水。 「啊!…不行…太疼了…啊!…奴隶,母狗…受不了了……」我使劲用头撞 着地,要在尿道这样一个小孔里塞进一根振动棒实在是太难了。虽然我已经努力 地把尿道的小口掰到了最大,但还是塞不进去。 「疼…疼啊…啊…女主人…奴…奴隶母狗…小绫…已经…掰…掰到最大了… 请…啊…请女主人…用力塞…呜呜…啊…呜……」 女主人塞了半天,最终还是塞不进去。 「母狗…还是用刚才的办法吧…把振动棒扶好!……」女主人说道。 「是…女主人…可…可是…小绫母狗怕…怕……」尽管我怕得厉害,但还是 不得不用手扶好了振动棒,并且还用力地努出阴部,好让女主人踹起来更方便些。 「啊!…啊!…哧!…疼啊…啊…母狗…疼死了……」振动棒终于塞进去了。 三根振动棒全部塞好了,我的尿道、屁眼和肉洞也全部被撕裂了。即使我的 下体不由自主的抖动,也会给我带来体内难已忍受的疼痛和麻痒。 「母狗…现在告诉你…塞入你体内的振动棒只有在主人使用你的时侯和早晨 你清洁身体时才可以取下…其它时间没有主人的命令不可以自己取下!…即使这 时你有排泄的需求…那也必须要征得主人的同意…主人不同意时则必须等到早晨! …而这一段时间必须憋着!…哈哈…以后振动棒要由你自己来取下和重新塞好! …明白了吗?…」 「呜…是…女主人…小绫记…记住了!…母狗是…是不是该去受驯了?……」 我跪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问。尽管承受了难以忍受的痛苦,但是我喜欢自己所 受的侮辱,我想早点受到主人的玩弄。 「嗯…快了…现在你跪好…挺出你的阴部…用双手用力掰开你的肉洞…母狗 …就像对主人发誓时那样!……」 「是…女主人……」我驯服地照做了。 「啪!…啪!…啪啪!……」女主人拿着一个拍立得相机,对着我拍了几张 相。 「好…现在换一个姿势!…嗯…翘起一只腿吧!…哈哈……」女主人吩咐我。 「啊…是…女主人……」我听话地跪在地上,翘起了自己的一只腿,我现在 的姿势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正在撒尿的母狗。 「啪!…啪!啪!……」女主人不停地让我变换姿势来给我照相,我不知道 爲什麽还要给我照这些裸体的相片,申请做奴隶时要给主人看的相片都已经照过 了,但是我只是个奴隶,不管要我做什麽,我都必须服从。 女主人一直照了足有一百多张相片后才停止。 「行了…现在你在每一张相片上都签上『一生跪趴在主人脚边的驯服地奴隶 和母狗——主人的家畜母狗户川小绫』这样的名字!……」女主人说着把一沓厚 厚的相片扔给我,由于这次用的也是拍立得的相机,所以相片马上就出来了。 「是…女主人……」我照女主人说的,在每一张相片的底部都签上了字,由 于在每张相片上都要写二十几个字,所以一直签了一个多小时,我才全部签完。 每张相片拍得都特别漂亮,我红红的阴唇和同样羞得通红的脸颊映在一起。 还有那阴孔里被插入的粗大的振动棒。 「嘿…行了…在这张纸的空白处分别签上你的名字!……」女主人说着递给 我一张纸。 「是…女主人……」我接过纸,分别在上面和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主人 的家畜——母狗户川小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