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蕾光着雪白的身子趴在床上,儿子正卖力的抱着自己的屁股强奸着自己。 粗大的肉棍不停着捣着自己早已麻木的下体。眼泪早在三天前就流干了,嗓子早 已哭哑只能发出唔唔的呻吟。嘴角还挂着一道白色的痕迹,那是儿子射在自己嘴 中的精液干枯而留下的。赵蕾怎麽也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已经整整三天了, 儿子带着几个少年把自己轮奸后,儿子就不停的奸污着自己 什麽会这样?? 赵蕾在心中一次次问着自己。 三天前。「小娜啊,你还没回来啊。」赵蕾给女儿去的电话。已经好几天找 不到儿子,赵蕾给女儿去给电话问问儿子是不是给他姐姐去过电话。因爲自己管 教的严,儿子有时和她姐姐要点钱。 「妈,怎麽了?是不是那个臭小子又惹您生气了」王晓娜气呼呼的问着。 「不是了,你早点回来吧。」赵蕾心不在焉的聊了几句挂上电话。这时电话 响了赵蕾急忙接听。 「赵总,今天您还不回公司啊。」是秘书的电话。 「有什麽事吗?」赵蕾问道。 「就是上次签约的事情。你有时间还是来一趟吧。」赵蕾胡乱的答应着。挂 上电话。这时门开了,儿子杠子回来了。 「你个死小子没还知道回来啊。」赵蕾气呼呼的走上前。 「别唠叨了,烦死了。」杠子回头看了一样母亲就回屋了。赵蕾也顾不上和 而自生气,骂了几句就穿好衣物走了,临走还说着晚上回来好好管管他。 「强哥,你们过来吧。是啊,能干了。」杠子挂上电话。「叫你管我,操死 你。」 赵蕾生气归生气可是毕竟还是自己的孩子,赵蕾急忙忙赶到公司完成业务后 上商场买了儿子喜欢的饭菜开着车往家走。岂不知等着自己的是儿子的兽性。 「杠子,你妈那。」几个少年来到杠子的家原本以爲可以干了可是哪有杠子 母亲赵蕾那影子。 「老娘们回公司了,晚上就回来。」杠子吸着烟。 「你妈还是个女强人啊。」猴子翻起了杠子母亲的衣柜。「靠,你妈还真风 骚啊,连这个都穿啊。是不是你爸死的早,你妈耐不住寂寞偷汉子啊。」猴子手 上拿着一套十分性感的几乎透明的睡衣。 「我也看看。」志强走过去一间间挑选起来。不一会就拿出几件衣服。一件 黑色无戴的文胸,一条黑色的小三角裤,黑色的长筒丝袜,还有一双高腰的皮靴。 「杠子等下给你妈穿上,保管你兴奋死。」 杠子看着那些性感的不能在性感的衣物下体有点发胀了。想着女强人一般的 母亲穿上这样性感的衣物一定会迷死很多男人的。几个少年抽着烟聊着杠子的母 亲和姐姐,等着那个熟母的回来。 「我妈回来了,你们先躲起来。」杠子听见熟悉的汽车声。几个少年从窗户 往下一看果然一辆红色的本田停下来,一个个子高高一头卷发的职业妇女走下来。 那就是杠子的母亲,一家时装公司的老板赵蕾。 「你妈真是个辣妈啊。有味道啊。」 「不错啊,一看就是个尤物,好高的个子啊。」 「杠子,你到底是不是你妈亲生的啊。你妈和你姐都是高个美人,你怎麽像 个冬瓜啊。」 「别废话,快躲起来。」杠子听见母亲高跟鞋发出哒哒的声音知道母亲已经 到门口了,急忙催促几人藏起来。几少年连忙多起来。黄毛和小狼躲在赵蕾卧室 的床下面,志强和猴子唯有躲在衣柜里面。 「混小子,出来。」赵蕾一进门就露出火爆的脾气来。「你还敢锁门,行, 老娘换好衣服再找你算账。」说完赵蕾就回到卧室里面连门都不关换起了衣服。 赵蕾可不知道四个不良少年都偷窥者自己更衣。赵蕾脱下紧身的外套,粉红的胸 罩抱着一对不大但是十分坚挺的乳房。赵蕾又揭开直筒西装裤,一条小三角裤完 全暴露在四个少年的眼里。那小三角裤完全包不住赵蕾的臀部,雪白的臀部几乎 都暴露在外面。阴部处鼓鼓的充满熟女的气息。赵蕾打开衣柜的门这才发现两个 男人在里面。赵蕾吓的一声尖叫双手护住胸脯往后退。 「啊!!你们,你们是谁?要干什麽?」赵蕾本能的想起刚才喊儿子,儿子 没有回答。难道儿子…。赵蕾不敢想下去了。志强和猴子没想到这麽快就被发现 了,唯有现身。两双色迷迷的眼睛死死盯着赵蕾的胸脯和下体。对这种眼神赵蕾 再熟悉不过了,自打和丈夫离婚后,不少男人就追求自己,不光因爲自己有钱, 大部分还是贪慕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模特出身的赵蕾有着高挑的身材修长的玉腿 与真实年纪不服的容貌,这些都是男人想要得到的,可是爲了一双儿女赵蕾没有 再嫁一心搞好事业给儿女最好的物质生活。赵蕾也有过几次偷情,不过都是短时 间的,唯有一次也是让赵蕾恐惧性爱的。原来赵蕾在创业初期没有啓动资金,唯 有去求一个在银行工作的老同学,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老同学早就对这个 以前的班花垂涎已久,借着这件事情居然强奸了赵蕾。赵蕾无力的挣扎可是依然 被老同学干得死去活来,最后还被逼当了地下情妇。半年后,老同学因爲贪污被 抓起来了,赵蕾这才从地狱逃出,从那以后赵蕾对男人那种赤裸裸的目光産生了 恐惧,当时那个老同学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赵蕾一股寒意拢上心头。 「小刚,小刚。快跑啊。」赵蕾尖叫一声就跑向儿子的房间,死命的敲打儿 子的门。「小刚啊,小刚…。」赵蕾的喊声带着哭腔。门开了,杠子面无表情的 走了出来。 「小刚,快跑。有…」赵蕾那还顾得上自己只穿着三点,拉起儿子就要跑。 可是身体一麻,赵蕾跌倒在地。昏迷前只见那几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男人居然和 儿子勾肩搭背的。隐约听见「这骚娘们够味吧………」 「嘿嘿,这骚娘们够味吧。」杠子手里拿着噼里啪啦作响的电棒对着几个狐 朋狗友笑着。 「那是,一看就知道是个骚货。等下一定好好弄弄她。」黄毛用脚踩了踩昏 倒在地的赵蕾的乳房。「靠,真结实啊。」几个少年一起把电昏的赵蕾擡到客厅 的饭桌上面。欣赏起这个只穿了三点式的美妇人。 赵蕾仰面躺在上面一头长发淩乱的盖住那白皙的面容。不大不小的乳房撑起 性感的胸罩。没有一丝傫肉的小腹,成熟女人特有的丰臀。修长的两条长腿耷拉 在半空中,一切都是那麽完美。志强在心中和张伊人比较起来,杠子的母亲也算 熟女中的极品了,容貌和张伊人不相上下可是好像少点什麽?对了,是气质。那 种高贵典雅,不可侵犯的气质。伊人啊,什麽时候你才能像这样赤裸裸的躺在我 的面前。 「别动,我是第一个。」杠子推开黄毛捏在母亲下体的手,不满的说着。 「好,好。你第一个。你倒是快点啊。」对于几人的催促杠子毫不在意。杠 子不急不慢的拿出志强先前找好的衣服一件件给母亲穿上。几个少年不时的摸一 下,不大一会的工夫,赵蕾就穿的像个SM女郎一样。黑色的胸罩,黑色的三角 裤,黑色的连体袜加上那双性感的不得了的长筒尖头皮靴。 「靠,你妈真带劲啊。换上这套简直比妓女还妓女啊。要是让你妈和你姐穿 成这样去卖,哈哈,我们就赚暴了。」小狼无意的一句话让志强脑子里面又生出 一个恶毒的计划来。 「把她手脚固定好,拿出口袋里面的口咬给她嘴堵上。」杠子完全没有把眼 前的赵蕾当成自己的母亲,现在的赵蕾在杠子眼中就是一个等下可以发泄的物品。 几个少年把赵蕾的四肢固定绑在饭桌的四条腿上,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口咬掰开赵 蕾的小嘴塞了进去。口咬是爲了等下口交用的圆形的硬朔料做边中间是空的刚好 可以塞进一个成年人的肉棍。这样可以不让赵蕾尖叫还可以防止赵蕾用牙咬掉他 们的鸡巴。看着一切准备就绪后,杠子在几人的催促下终于趴在了自己亲身母亲 那性感成熟的肉体上面。 杠子先是把赵蕾的双乳从奶罩里面掏出来。双手一边一个抓住用嘴啃了起来。 撕咬了一会杠子把赵蕾的三角裤往边上拉一拉露出阴毛浓密的下体来,杠子蹲下 身子自己欣赏起生养自己的地方。 「真不错啊,就是有点骚。嘿嘿。」杠子的话让几个少年哈哈大笑起来。杠 子掏出早就硬邦邦的肉棍缓缓塞进母亲赵蕾的下体里面。「好紧啊,真舒服啊。」 随后啪啪的干了起来。可怜的赵蕾就这样昏迷的被自己的儿子强奸着。杠子一边 操着自己的母亲一边玩弄着坚挺的乳房,大概百八十下后杠子把罪恶的液体喷射 在母亲的肉洞里面。 志强接替了坐在一边休息的杠子压了上去,志强操了几下后解开赵蕾的一条 腿抗在肩上,一边抚摸着赵蕾穿着丝袜的大腿,一边奸污着赵蕾。黄毛走到赵蕾 头的那面,把赵蕾低垂的头摆好用鸡巴塞进去赵蕾的小嘴里面。可怜的熟女赵蕾 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被两个半大的少年玩弄着。 好难受啊,身上好沈啊,好像一座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无法呼吸。赵 蕾在轮奸下有点恢复意识了,最里面是什麽啊?!好臭啊,突然一股热浪射进喉 咙里面,「呕,呕…。」赵蕾睁开眼睛,这才看见一团乌黑的毛正在自己眼前晃 动。赵蕾干呕了几下看清楚了,原来一个男人正操着自己的嘴。赵蕾想要叫可是 无法出声,赵蕾想要闭嘴可是不知道怎麽完全无法合璧小嘴,赵蕾想要挣扎可是 却无奈的发现四肢被死死的固定住,眼泪流了下来。多年前的恐惧再次袭上心头, 赵蕾浑身开始了颤抖。下体的疼痛让赵蕾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自己被奸 污了,而且不止一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体上发泄着。儿子那!!小刚那???赵蕾 想起儿子,我的孩子那哪里啊!!赵蕾焦急的想要四处张望,可是由于四肢被固 定的关系无法移动一下,自己的头又仰面的被一个男人揪着头发操着而没有视线。 咕噜咕噜,男人在赵蕾的小嘴里面射精了,赵蕾恶心的连苦胆水都一下呕吐出来。 一时间鼻子,口角都流着恶心的粘液来。由于头是后仰的关系,呕吐的粘液流在 脸上和低垂的长发上面狼狈不已。可是让赵蕾更加难以接受的是赵蕾发现刚刚那 个在自己口中射精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亲身儿子小刚。 「你!!!你!!!畜生,畜生,呜呜呜…。你不是人啊,畜生…。呜呜呜 ………」赵蕾哽咽的哭着,由于嘴里塞着东西的缘故不是那麽清楚。可是从赵蕾 那疼心棘手的样子,杠子还是看懂了母亲的意思。 杠子毫不介意看见母亲痛哭狼狈的模样,居然把软绵绵的肉棍来回怕打母亲 赵蕾的小脸上面。「妈,你太棒了,你是我玩过最带劲的女人。我的朋友也都夸 你有当婊子的潜质,说你不当婊子太可惜了。你就委屈一下用你过瘾的身体满足 一下我们。」说完用力捏了一下母亲的奶子坐在一边看着小狼把肉棍塞进母亲的 嘴里面。 赵蕾的心都碎了,自己是造什麽虐了,生出一个畜生来。赵蕾没有在反抗和 咒骂。如同一个死人一样就这样被儿子和几个少年奸淫着。一天一夜的轮奸让赵 蕾在心灵和肉体上都痛苦不已,最难受的是儿子和两个少年一起玩弄自己。儿子 的肉棍在自己的屁眼里面抽送,肉洞和小嘴也被塞着肉棍。儿子和几个少年对自 己的肉体品头论足的笑谈着,仿佛自己是个妓女一样。天已经完全黑了,长达几 个小时的轮奸后,赵蕾被松了绑。赵蕾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身上布满 伤痕和男人的精液。赵蕾咬牙蜷缩成一团,把头埋下去嘤嘤的哭泣起来。 「老骚货,起来弄点东西吃。等下哥几个吃饱才有力气喂饱你下面的小嘴。」 杠子用脚踢踢地上蜷缩成一团的母亲。 「爲什麽!!?爲什麽,我是你母亲啊。」赵蕾擡起头看着面露狰狞的儿子, 哭着问道。 「谁叫你老骂我,只要我操了你,你就不能骂我了。」杠子蹲下身子,把手 伸进赵蕾的双腿间扣着伤痕累累的下体来。 赵蕾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做好饭的,赵蕾坐在一边,紧抱着双腿看着那些畜生 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 「吃饱了,嘿嘿。美人我们玩玩啊。」黄毛和猴子淫笑的走了过来。一边一 个架起一脸恐惧的赵蕾。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再来了,我会死的。」赵蕾惊恐的挣扎着,赵蕾有 点从心里恐惧这些小畜生的性欲了。「小刚,求求你们不要再这样,阿姨给你们 钱。妈妈不再管你了。呜呜呜…不要啊。」 赵蕾还是被驾到更衣镜的前面,双手支持在镜面上面,双腿被分开。随着赵 蕾一声虚弱的叫声,黄毛的肉棍再次进入赵蕾撕裂的屁眼里面。赵蕾看着镜子里 面的自己,这个穿成这样一身狼籍的女人是自己吗?以往喜欢照镜子的赵蕾不敢 再看镜子中那个面容扭曲的女人,闭上眼睛,一滴泪水悄然落下来。 王晓娜今天特别高兴,因爲自己怀孕了。模特出身的王晓娜一米七三的身高, 喜欢穿着细细脚跟的高跟鞋。一个短短齐耳流行的波波头。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 的仿佛会说话一样,高挑苗条的身材走在街上的回头率那是百分百。可是一直让 王晓娜有点自卑的就是自己的乳房太小,一个手掌就可以完全包住那小包子一般 大小的乳房 了这个王晓娜也曾经想去隆胸,可是一个同行的姐妹因爲隆胸没 弄好到最后只能切除一个乳房,吓的王晓娜彻底的放弃这个想法。只能吃一些丰 胸的药和穿一些丰胸的内衣。知道自己怀孕的王晓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告诉妈妈 去,从医院出来后王晓娜就驱车上母亲的家里。王晓娜看着身边的大包小包的礼 物,那是去香港给母亲和弟弟买的礼物。 「妈,你再扭一扭那样就更爽了。」杠子现在一下课就急忙回家,因爲家里 还有一个性感的母亲需要他用鸡巴安慰。杠子今天难得自己一人享受母亲那性感 的肉体。杠子躺在床上,点着烟,看着坐在自己身上扭动的母亲。不时的捏一捏 母亲那对上下摇动的奶子。 「啊…啊…。」赵蕾骑在儿子的身上,用自己的阴户包裹着儿子的肉棍。一 个礼拜无休止的折磨和淩辱让赵蕾已经没有了那种刚烈的脾气。一次次的暴奸, 儿子的淩辱,几个半大孩子的轮奸已经让赵蕾变成一个不会流泪,不会挣扎。只 知道服从的木偶了。现在只要儿子一回家,赵蕾就当着儿子的面脱光衣物后换上 儿子喜欢的装扮,然后等着儿子的玩弄。 「妈。妈。快出来啊,累死我了。」王晓娜站在楼下面喊着母亲,明明看见 母亲的车了,怎麽没人回答啊。 「小岗,不要了。是你姐姐。快停手啊。」赵蕾听见女儿的喊声,急忙从儿 子的身体上下来。儿子的肉棍粘糊糊的挺立着。赵蕾急忙在地上拣起被儿子扒掉 的衣物慌张的穿着。小岗明显没有射在母亲身体里面而生气。小岗光着身子起来 走到窗台往下看,只见那性感的姐姐一身超前打扮,红色的小夹克,黑色的超短 裙修长健美的长腿泛着耀眼的紫光,显然是姐姐又穿了那紫色的长筒袜,通明胶 质的高跟鞋,让姐姐显得更加苗条。 「小岗,快穿上啊。你姐姐就要上来了啊。」刚刚穿好衣物的赵蕾看着儿子 依然光着身子站在窗台边,急忙拿起儿子的裤子就要给儿子穿。 「不行,妈。我还没射那。过来。」小岗看着穿好衣物的母亲联想到要是姐 姐看见自己的母亲翘着白腚被亲身儿子干是怎麽想的。小岗越想越兴奋一把拉过 母亲来,把母亲推在落地窗上。不顾母亲的挣扎掀起母亲的裙子直接进入母亲的 身体。 「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你,你姐姐上来了啊,呜呜呜…小岗求求你,妈妈 晚上再让你操,求求你。」赵蕾扭着身体,可是依然无法挣脱儿子肉棍的侵犯。 赵蕾从窗户上清楚的看见女儿自己提着大包小包的上了楼。焦急的赵蕾急忙用力 推开儿子,蹲下身子一口含住儿子的肉棍一边吞食着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儿子 的蛋子。小岗没想到母亲居然会这样的服侍自己揪着母亲的头干着母亲的小嘴。 「妈,开门啊。」王晓娜敲着门。敲门声让赵蕾更加着急了,用哀求的眼神 看着一脸淫笑的儿子,无奈的德赵蕾唯有先吐出嘴里的肉棍,跪在儿子的身后, 用舌头舔着儿子的屁眼,手绕道前面抓着儿子的肉棍快速的套弄着。异样的快感 让小岗终于忍不住了,白色的精液喷在落地窗上面。 「啊,别敲了,听见了。」赵蕾一边用手纸擦着口角的液体一边回应着女儿。 「小岗,妈妈求求你了,快把衣服穿上。晚上你姐姐走了妈妈给你好好爽。」看 着儿子不心甘的穿上衣服,赵蕾这才放下心。起身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衣物,用 脚把地上撕烂的丝袜,奶罩和内裤踢进床下。左右看看没有异样后这才去开门。 「妈,干什麽啊。累死我了。」王晓娜撒着娇的走了进去。「小弟那,这小 子不是又没回家吧。」 「姐,你说我啊。我现在一放学就急急忙忙回家干活,不信你问妈妈。」回 头看着一脸尴尬的母亲。 「是啊,你弟弟懂事了。天天回家干活。」赵蕾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儿子 的干活就是干着自己全身的洞洞。 王晓娜拍着弟弟的头,夸奖几句就开始分礼物了。赵蕾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 心情,装出一副高兴的模样。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面都是欢笑,不过这母女三人的 心情都不一样,赵蕾是强顔欢笑,女儿王晓娜是出自真心的笑声,而儿子小刚则 是取笑母亲的软弱和无能。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姐姐紫色裤袜里面那双修长的大腿, 今天是你自己倒霉,原本还想过几天在把你搞到手,你自己送上门就别怪我这个 弟弟了。姐姐啊,马上你就和妈妈一样会爱上我的大鸡巴的。 「小娜啊,你还不走啊。天都黑了。」赵蕾感觉到儿子异样的眼神,有点害 怕这个畜生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要侮辱。 「妈,你撵我走啊。」王晓娜嘟着嘴装作不高兴的样子。「今天不回去了, 晚上和妈一起睡。」王晓娜搂着母亲赵蕾的胳膊撒着矫。 赵蕾刚想还说什麽,就被桌子下面的儿子小岗踢了一下。看见儿子恶狠狠地 眼神。赵蕾从心里感觉到害怕。心里想着晚上无论如何保护好女儿。 晚上十一点了,看着睡在身边的女儿。赵蕾的眼圈红了,用手爱抚着女儿的 头。门轻轻的被打开了。赵蕾浑身一抖。 「妈,我们玩玩啊。」儿子小岗光着身子悄悄的走了进来。双腿间的肉棍直 挺挺的对着赵蕾。 「不要,妈求你了。明天,明天妈妈让你玩。求求你出去吧,你姐姐就在这。」 赵蕾带着哭腔的小声哀求着。看着儿子不依不饶的样子,赵蕾下了床,拉起儿子 走进儿子的屋里。一进屋小岗就从后面抱住母亲,双手从后面抓着母亲的乳房。 肉棍摩擦着母亲赵蕾的臀部。 「快点,求求你快点啊。」赵蕾开始脱衣服了,不一会赵蕾就赤裸裸的躺在 床上分开双腿等着儿子的侵犯。 「不要急,我们慢慢玩。」小岗不急不慢的扣着母亲的下体。看着一脸羞愧 的母亲嘿嘿的淫笑着。「妈,姐姐越来越漂亮了。真是个尤物啊。」 「她是你姐姐啊,你不要害了她啊。」听见儿子说起女儿,赵蕾急忙的劝说。 「你姐怀孕了,你可不能做那样伤天理的事情啊。」 「是不是那个老废物的啊。」小岗听见姐姐被那个老头姐夫弄大肚子,心中 有点不忿。「妈的B,便宜那个老王八蛋了。」 「妈,你奶子那麽大姐姐这麽小。嘿嘿,姐姐是不是不是老爸的种啊。」小 岗无耻的说着自己的母亲。 「你………」赵蕾气愤的看着侮辱自己的儿子。这是个畜生啊。 小岗继续用言语侮辱着姐姐,看着母亲那痛苦的表情小岗变态的心更加爽了。 小岗看着流着泪的母亲兽性大发起来,把鸡巴塞进母亲的下体里面,啪啪的干了 起来。以往的赵蕾都是被干的嗷嗷叫,可是今天由于女儿就在边上的屋子里面, 赵蕾强忍着下体的疼痛,用手捂着嘴忍受着儿子肉棍的侵犯。 「叫啊,大声叫啊,骚货怎麽不叫了?是不是没干爽啊。」小岗变态的扭着 母亲赵蕾的那对丰乳。看着母亲用怨恨的泪眼看着自己。「骚货,骚货…。」小 岗有点心虚起来,气短的他死死的揪着那对哺育过自己的乳头用力的拉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