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孤僻男人的公车骚扰

  我是一個性格非常孤僻的男孩,我甚至害怕與人交往,多年來我甚至一天不和身邊的人說一句話,和同性尚且如此,和異性就更不用說了,我的這種性格讓我孤身一人,更不要說交個女朋友了。

  也許我還會這樣孑然一身到永遠,但我還是我行我素的生活著。

  但另一方面我發現性的慾望在我體內越來越強烈的表現著,我曾經用手淫來滿足過性慾,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這種「沒有女人的性滿足法」只能讓我「干瀉」,事後帶給我的是身心的疲勞;隨即我迷上了邊觀看女性裸體照片邊性幻想和手淫的方法,但時間不長,我發現這種「虛幻女人性滿足法」也是畫餅充飢,我發現我越來越在嚮往「真女人的性刺激」這種情況下我也在尋求一些新的性慾發洩之路。

  而幾年前開始到前年達到頂峰的「公車性騷擾經歷」恐怕就是我這一階段的產物,我在閒暇之餘也時常回憶起幾年前我青春年少時的這一系列「是耶?非耶?」的衝動之舉……那時我只有十九歲,我在一所大學上大專,三年的時光裡我獨往獨來,我的學校在城市的南頭,而我的家在城市的北頭,每個禮拜五傍晚我乘公車回家,每個禮拜日傍晚我乘公車回學校,回家時我在學校附近的首發站乘上車,然後在市中心的終點站下車,之後換乘一輛開往城北的公車,還是從首發站到終點站,簡單而單調的生活,我仍然很知足。

  這是第一年的初冬,雖然氣溫還不是很低,但人們已經穿上了冬裝,這天傍晚我乘車去上學,在市中心我上了車,我照例坐在了車輛的左前角,因為這個座位的前方是駕駛員身後的擋闆,我喜歡性幻想也喜歡發呆,沒有人能看見我沉溺於性幻想或發呆時的表情。

  這是一個雙人坐位,在第二站時一個姑娘坐在了我的旁邊,我看了看她,在這種天氣裡,她竟然只穿一條極薄且緊身的尼龍褲,坐在我右邊翹著二郎腿左腿壓著右腿,她的上穿一件半大衣,在站立時完全可以蓋過臀部,而坐下時可能她嫌衣服麻煩就索性將衣服撩起夾在了兩腿中間,這樣她緊身肉感的腿和豐滿的臀部我就看見了,雖然這算不了什麼,但也足夠讓我美美的欣賞一番了,青春躁動的我這次產生了用手摸一摸她的腿和臀部的衝動。

  我的手悄悄滑向了她的身邊,我的手甚至伸到了她抬起來的左腿下邊,但是我還是沒有能與她的身體接觸半分--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往前摸了。

  就這樣僵持著,這時也許她坐累了想換一換姿勢,就把左腿放了下來,她肉感的腿就壓在了我的手上,我當時的恐懼可想而知,我哆嗦著從她的身下抽出手來,然而她只是看了看我,不但好像若無其事一樣,而且還把她身上斜背的包放在了她的右側,緊挨著我坐了過來。

  這一次我索性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摸了起來,但是我的心害怕到了極點,我的手也害怕的發麻了,但是強烈的快感還是傳到了我的大腦中,摸完了大腿我的手又滑向了她的臀部,漸漸的我的快感從手上傳到了我的下身,我只感到下身一陣陣舒綿美快,精液也隨著噴流出來。

  我原來不知到會這樣,我原來只以為只有在下身受到足夠的刺激才可以射精的,沒想到這樣也可以射精。

  射精後性慾也開始消退,同時意外的打擊使我終止這第一次經歷。

  在隨後的日子裡,我漸漸淡忘了上次的緊張,而又希望著類似經歷的發生,終於我決定在試一試,在第二年的早春,我又重複了上次的嘗試,還是一樣的緊張,這回的姑娘用笑來回應我的舉動,我第二次流出了精液。

  因為我每次座車都是在始發站坐,幾乎每次總能坐在我的「專座」上「守株待女」但並不一定每次回家或去學校都幸運,95%以上情況下,不是男人小孩就是老女、醜女,但這一年春季我還是經歷了四次。

  但是在入夏不久以後,一次坐車一個漂亮的女弱智(開始我並不知道她是弱智)坐在我身邊,當我又不規矩起來的時候,被她發現了,她卻咆哮了起來(但從她無法說出連貫而有邏輯的語言中我發現她很可能是一個弱智),儘管她說不出連貫的句子,但也讓我嚇的發抖,她咆哮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漸漸平息下去。

  這使我規矩了足有大半年,這年冬天漸漸恢復了創傷的我又想從新試一試,結果第一試就挨了我身邊的女人訓斥,無地自容的我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兩次失敗的教訓,使我完全終止了這一活動。

  來年的夏天,發生的兩件事,不知是我騷擾別人還是別人騷擾我。

  一次回家到車後人非常多,我上車時已經沒有座位了,我只好左手扶著扶手,右手拎著裝著書和帶去學校東西的提包在人群的夾縫裡站著,幾站後車上人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擠,我左邊的一點點空隙也讓一位非常吸引人的姑娘給填滿了,她的左乳房夾著我身體的左前方,右乳房夾著我身體的右前方,她身體正面緊貼著我的左半個身子,她一手扶扶手,一手前伸著,彎著胳膊挎著坤包,前伸的手正好摸著我的屁股。

  這一次車上人很多,對於身邊這位緊貼著我的姑娘,我是無處可逃也不想逃了,兩個豐滿的大乳房和一隻纖纖的手顯然讓我重新想起了去年的性騷擾經歷了。

  我將提包放在公交車地闆上,用兩腿緊緊夾住,騰出右手來悄悄的搭在我的左肩,並悄悄的向她乳房伸去……姑娘的美貌、如蘭的芳香、讓我這次如在夢中,終於在姑娘下車的前一站,我射精了,好在這時天已經黑了,大概也沒有人看我的濕褲子。

  另一次則更讓我極度尷尬,這天下午無課,我午睡之後便回家了,上車後前排「專坐」已經沒有了,我只得坐在最後一排,這一排有五個座位,左一座和右一座先有人坐了,我坐在中間三座,下一站裡有兩位年輕女士分別坐在了我的左右側,此時前兩次教訓仍然歷歷再目,我此時還是相當規矩,不敢再有鹹濕之舉!

  不想後來又上來一位左邊女士的朋友,兩人便硬擠著我坐下了,我只好向右緊緊擠著我右邊的那位女士,兩人一坐下,我就感到左右兩個又香又肉的身子夾著我,我又感到舒服又感到不好意思,想讓坐給她們,但轉念一想兩位是大姑娘又不是行動不便的老太婆,我憑什麼給你們讓座!我賭氣和她們擠在一起,我向後靠去,但我的背捎一向後就被左右兩邊女士們的大乳房頂了回來,我回頭憤然的看了看左右兩邊的女士們,兩邊女士們高聳的乳房像是在向我示威,對對巨乳也隨著公車的顛簸不停的震顫,這幾對乳房讓我屈服了,我再一次向後靠在她們的乳房上,左右兩個豐滿的乳房,加上左右兩個豐滿的肉身子,我感到我的陰莖又有點異樣的感覺,我想站起來讓座給她們,但我又感覺到非常舒服不想離開她們,最終我還是選擇了緊擠著她們,在公車停在終點站時我終於忍不住噴發了出來,我一邊流著精液一邊艱難的邁步從車門的台階往下走……下了車之後我才發現褲子前已是粘濕濕的好一大片,在滾滾的人流中我落荒而逃。

  儘管如此這一年我還是沒有進行什麼性騷擾活動,夏去秋來,之後又是來年的春夏,這時我所在的城市已經普遍了無人售票公交車,而我從前常坐的第一排左前角「專坐」已經成為老弱病殘專坐,每每我坐在「專坐」上卻被讓給了老人,於是我不得不另找座位,我想起去年的那次經歷,選擇天黑坐車,改坐在最後一排,想往著類似經歷的重演。

  這時回我家的那趟車,已延伸至我家以北幾個新建成的大型近郊小區,由於這些小區居民很多,又多在市裡上班,而公交車相對不方便,男人較多選擇摩托上下班,而女孩子可能較多選擇公交車上下班,車上形成女多男少的新態勢,在平常車上幾乎沒人,但一到上下班時間就形成「暴漲潮」,尤其週五的晚上,坐車的人特別多,大多數都是住校回家的女學生和打工下班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年齡稍大的下班族的婦女,由於在市區上班,這些婦女雖然有的四十上下了,但還是很注意打扮和保養,身材往往稍胖但不顯臃腫,皮膚也還保養的比較好,總之年紀大了點但還保留著一些姿色,你別小看這些女士,她們可是我那一年的性騷擾主要對象。

  一句話這趟車女多男少,而我又愛往女人堆裡鑽,個別時候我身邊全是清一色的女孩子,一樣的健美形體,不一樣的青春美體包裝,真是一個小型的女性魅力展示會,我真像一個飛進蜜源裡的蜜蜂,這些對我又產生了一定的刺激作用,我又打算開始我的性騷擾歷程。

  不知是此時的我比幾年前英俊了還是我自作多情,我發現一些尤其四十歲的婦女(真的幾乎每次坐車都有,真還不算少數呢)會主動靠近我,用臀部蹭我的陰莖還悄悄的回頭笑,而一些似乎剛進入青春期的女孩子,在我摸她們臀部乳房時只是紅著臉、卻不躲避。

  這回行動中我吸取了以往的經驗教訓,首先我在性騷擾時本著「安全第一」的原則,騷擾之前先小試探,發現對我橫眉瞪眼的馬上後撤,不像以往那樣死纏濫打,我多選主動靠近我的和紅臉不躲避的。

  其次,要坐車時我將三角褲襠部移到大腿跟一側,把陰莖露出來,我還特意選購了極薄的褲子,不但涼快而且如果用手摸的話,薄薄的褲子裡面就是陰莖,甚至連冠狀溝,龜頭馬眼都摸的出來,幾乎就像摸在肉上一樣,這樣我性騷擾的時候感覺就極其敏感。

  而且我選擇了較深顏色的褲子,這樣即使褲子被精液弄濕了,也看不太明顯。

  此外,我盡量選擇傍晚回家,這樣一方面人多,一方面在車上可乘著夜色好行動。

  這一年達到了我性騷擾的顛峰,四月中旬當我第一次穿上單衣單褲時,我就發現一位中年婦女一邊看我,一邊向我*近,我判斷她是想用臀部挨在我的手上,好讓我騷擾她,果然事實證明了我的推測,我知道機會來了,悄悄的轉了半個身,讓我的陰莖頂著她的臀部。

  一則我受過幾次失敗此時膽量還未完全放開,二則我們城市南北從建築風格到人的長相打扮都有很大差異,有的人(不是全部)一看便知是南城人還是北城人,她我一看變知是我們北城人,我知道她的車程絕對短不了,我想慢慢享受。

  我不知道我的射精反應是不是太敏感了(我想如果這樣做愛的話,我肯定早洩),不過我目前並不想治療,因為我目前尚未娶妻或交女友,而且敏感的反應絕對有利於我的性騷擾。

  當我感到陰莖發麻時知道快射精了,我就轉個身讓陰莖離開她,減低性的刺激,等到射精感過去後又用陰莖去頂她的臀部。

  如此反覆幾次,我終於爽快的射出了精液。

上一篇:夜车 下一篇:顺风车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