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506 寝室早早就熄了灯。 而且,大家也不说一句话,各自睡觉。 因为今天她们寝室留宿了一位家长。 他说是王小莲的父亲王山炳。 由于那次玩了说实话的游戏,全寝室的人都知道山炳每次来看女儿都会和女儿***。 有一次何静还代替她接待了山炳,后来带回了一罐香喷喷的咸肉。 所以全寝室的人都对她有好感。 于是有人就提议: “以后小莲的爸爸来了, 就到寝室里来好了。 不用再去什么老人公园了。 “谁知道这次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他回不去了。 在没人开口送客的情况下,山炳在这个女大学生寝室里住了一夜。 大约快半夜了,躺在女儿身旁的山炳阳具以经翘了半夜了。 听听寝室里已没有了声音,于是他慢慢地开始行动了。 怀里的女儿似乎已经睡着了, 他轻轻地在她耳边叫了声: “小莲”。 王小莲迷迷煳煳地回应了一声: “爹”。 山炳轻手轻脚地脱掉女儿的内裤,爬上她的身子。 坚挺的阳具抵在女儿的阴道口上,屁股轻轻一压。 “唔!”女儿有了反应,她搂着父亲的身子, 双腿搭在父亲羽屁股上细腰轻扭,迎合着父亲的抽插。 皓月当空。 月光下这间大学女寝室里,一位老实的农民父亲压在自己的女儿的身体上, 正耕耘着女儿青春美丽的身子。 山炳叨住女儿的一只乳房,大口大口地吸着、咬着, 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阳具在女儿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就像活塞一样出入之间带出了女儿晶莹的淫水。 不知不觉中,山炳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木架床受不住这额外的冲击力,“吱嘞……吱嘞……”地发出了声响。 阳具和阴道快速的摩擦带来了强大的快感,山炳喘着粗气, 身子上下起伏狠狠地撞击着女儿娇柔身子。 王小莲在父亲的抽动下娇喘吁吁,挺动小巧的屁股迎合父亲, 她已迷失在父亲带给她的快感之中了。 在一百几十下的抽插之后,小莲达到了高潮, 淫水透过阳具和阴道的间隙流到外面又滑过暗红的菊穴, 滴在白色的床单上湿湿的一片。 山炳知道女儿已经泄了,可他却还在兴头上, 阳具依然坚挺粗壮。 女儿在高潮的刺激下已经迷迷煳煳了,他看着女儿疲倦的样子, 不再忍心去弄她。 忽然,一滴凉凉的东西滴在了山炳的背上, 他伸手一摸粘煳煳的还有一股腥骚气味,如同女儿的淫水一般。 难道上面……山炳轻轻下床,探头向上铺看去。 睡在王小莲上铺的是钱兰,她此时正自摸自乐呢! 原来, 钱兰并没有睡着下铺翻天覆地,淫声大作,叫她哪里睡得着啊? 此时, 她正自己找乐子呢。 只见她一手抚摸自己的乳房,一手伸入内裤里扣弄, 脸上迷醉的模样让人看了心痒痒。 忽然,她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 睁眼一看,山炳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呢。 一时间,她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内裤里的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只有闭紧双眼假装看不到那样子正是能迷死人了。 山炳爬到床上,一把拉下了钱兰的内裤。 她的手还捂着自己少女的重要部位,借着月光可看到她手指上晶莹的汁液, 山炳轻轻拿开她的手只见乌黑的***被淫水浸得发亮, 一缕缕地贴在阴唇上。 “这丫头流了不少水啊!”山炳看到这淫糜的影像, 阳具再次举了起来。 他也懒得做什么前戏了,双手架起钱兰的双腿, 立马就把暴涨的阳具插入了她早已润滑得足够了的阴户中。 “唔”粗壮的阳具带着热力进入了自己的体内, 钱兰禁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在同学父亲的面前露出这副淫荡样子,让她异常害羞, 她抓过被头捂住自己的脸。 淫水泛滥的阴户和火热的胴体告诉山炳: 身下的这位美少女需要他有力的撞击!他跪在钱兰的两腿间, 双手揉捏着她发育得比小莲好的乳房屁股大副度地前后运动, 一下下有力地把阳具锤入那好像他女儿一样的少女的阴户中。 “噢……唔……”钱兰扭动着细腰,一双大腿无力地分叉两边, 雪白的屁股娇羞地迎合着山炳的冲撞。 钱兰的乳房比女儿小莲的要发育得好,女儿的乳房一手抓下去就全盖住了, 而她的却无法用一手握过来。 “城市的姑娘营养好,奶子也特别大”山炳心想, 双手更是大力地搓捏起来。 一会儿,他伏下身子,拿开她捂在脸上的被子, 只见她已是香汗淋漓一缕秀发粘在额头上,双眼微迷, 一排雪白贝齿紧咬着下唇仿佛是想堵住那消魂的呻吟声, 可是那声音还是从不停张翕的鼻孔中钻了出来。 山炳亲吻着钱兰,不,确切地应该说他舔着她的脸, 啃着她的嘴弄得她满脸都是他的口水。 钱兰只觉得一股浓烈的男人味道扑面而来,下身强力的快感已使她迷茫了, 迷失了她你饥渴万分,不由自住地张开小嘴寻找那琼浆玉露, 贪婪万分地吮吸着山炳的口水。 她已经忘记了羞耻,双手紧紧抓着山炳的背嵴, 两腿夹在他的腰上双脚不住乱蹭,小腰更是不停地扭动, 迎接着他逾来逾勐力的撞击。 山炳吮吸着少女甘甜的汁液,结实的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 阳具进出阴户间带出大量的淫液滑腻而火热的阴户令他快感倍升, 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忽然,他感到身下的少女一阵痉挛,阴道像小嘴一样不停吮吸他的阳具, 强力的快感顿时传遍了全身他刹间停下了动作, 喉咙里传出低低的吼声。 他泄了,滚烫的精液深深地注入了少女的体内。 山炳从钱兰湿湿的阴户中抽出阳具,翻身下床, 走到门口“啪” 地一声打开了灯,刹时, 七具少女的玉体便呈现在他的面前。 钱兰和女儿小莲已经慢慢进入了梦乡,而其余的五位正欲火中烧, 虽然也都闭着眼睛但她们不是在睡觉,而是在等着山炳爬到她们的床上。 山炳就近爬上了孙丽丽的床,坐在她的身边尽情欣赏她那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胴体。 雪白的乳罩裹着丰满的乳房,同样雪白的内裤在她两腿间勒起一个迷人的三角形小山丘, 中间湿了一大片。 她的腿光滑而修长,在灯光下闪着迷人的光泽。 由于刚才是在手淫的缘故,她的脸红红的, 尤如春天的海棠花小巧可爱的鼻子下面那张殷红的小嘴此时正不安地颤抖着。 孙丽丽才觉得床摇了一摇,紧接着一具男子气息很重的身子靠近了她。 她心如鹿撞,屏息等待。 可是情况有的和她想的不一样,对方迟迟不见行动, 她几乎要睁眼去看了。 忽然,一双粗糙的手解开她的乳罩,盖在了她的乳房上。 那手上的老茧擦过她娇嫩的乳房,令她酥痒难当。 这双手搓着她的乳房,捏着她乳头,使得她禁不住呻吟起来, 她感到乳房要被搓破了捏爆了,可她又渴望着他那粗鲁的动作。 一会儿,这双手从她乳房上移了下来,滑过平坦的小腹, 来到她丰满的臀部轻轻褪下了她的内裤。 孙丽丽一丝不挂地暴露在这位同学的父亲面前, 她感到他好像停了一会儿似乎被什么东西迷住了。 但只是一会儿,一只粗糙的手便盖在了她娇嫩的阴户上, 它轻轻地抚摸她的秘处手指滑过她的阴唇,在她的阴沟里上下拨弄。 “噢……”孙丽丽低低地呻吟着。 山炳低着头仔细欣赏着这个少女的禁区, 她的阴阜很有肉感像个肉包子似的高高坟起乌黑的***已被淫水所打湿, 伏伏贴贴地粘在上面她的***很浓,一直把她的阴唇也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山炳仔细地拨开***,找到那个红艳艳的小洞, 它就像一张婴儿的小嘴正向外流着口水呢!山炳射了二次精的阳具在这迷人的景色下又渐渐地地翘了起来。 他压到孙丽丽的身上,肉棒借着淫水“滋” 地一声直入她的阴道中。 “唔!……”火热而粗壮的肉棒像烧红的铁棍一样杵入了她的最深处, 一下子填满了她所有的空虚。 山炳轻轻地挺动屁股,让阳具在她的阴道中慢慢地来回抽动, 他一手撑在床上一手搓捏那饱满的乳房,一张嘴同时在少女的脸上乱舔乱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