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诚,我们……我们真的这样做吗?」子琪已经面红耳赤, 虽然提议在中央图书馆做爱是我的要求但其实子琪也很想吧。 其实我和女友程子琪,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公众地方做爱, 试过在地下铁车厢内手淫也试过在维多利亚公园打野战;但要是日光日白、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做, 今次可算是第一次。 考完高考的我,来到子琪就读的圣学校接她补课下堂之前;虽然站在这间出名的女子学校前, 我也没有一丝性爱的冲动但一见到子琪她踏出校门, 薄薄的校服显出我十八岁女友的美好身段再加上格仔裙在微风中飘逸, 我的「弟弟」就立即有探望子琪「妹妹」的渴望。 子琪她一出来,我就忍不了拉她到中央图书馆去。 本来也只想躲在最高层几乎没有人用的厕所里速战速决, 但来到了二楼最多人的一层我就起了邪念,要子琪在人来人往的地方给我做。 「阿诚,我们……我们真的这样做吗?」当然, 其实你也很想吧。 」子琪她还未回应,我已经拍一拍她的屁股, 她先是身体一震接着害羞地点点头;我是错不了的, 子琪她真的很想很想在这里玩。 我先选了较近角落的书架处,算是顾虑了子琪她女仔人家的心情吧。 我让她对着书架,像是找书一样,然后我就站在她后面, 双手伸在她的格仔裙内贴在她的大脾上,开始抚摸。 子琪只是害怕着被人发现,但我却专注于她的嫩滑肌肤上, 很有手感我不得不庆幸自己有个这麽好的女朋友;我的手在子琪的大脾上来回, 开始往后摸她的小内裤几乎也包不住她发育后的屁股, 我的手已经顶上在子琪的肉团上轻抚;只是轻轻的爱抚, 就已经令子琪透大气她真是敏感。 我轻拨开子琪的秀发,在她的耳窝边吹吹气, 她竟然「啊」了一声弄得通道另一边的前两排书架在找书的男人, 从书堆中望过来幸好他的视线被一排排的书挡住了, 只看到我们上半身;他大概以后我在找书时碰到了子琪而令子琪叫了吧 然后他又继续他的工作我和子琪都松一口气。 我笑着细细声说: 「你这麽怕人见到我们就不要叫啊!」子琪却红着脸回头我说「最衰是你……要不是你突然刺激我……啊……」今次子琪叫, 她也用手掩着嘴巴但只能止一时之痒,因为我已经掀起了她的校服格仔裙, 拉开我自己的裤链用下身涨起的部分,磨着子琪的股隙;虽然我和子琪的下体之间, 还有我们二人的内裤但这样的薄布,更能令我发热的下身的热力, 传给子琪。 子琪兴奋得合上眼,咬紧自己校服的袖,努力防止自己叫了出来, 我就努力上下地磨终于都给我磨出水了;子琪的淫水分泌不算多, 但足以弄湿了她的内裤再在我的内裤上留下水印;我感到了子琪下体的湿润, 也感到她的需要。 双手从后伸向前,开始轻轻摸着子琪的双峰;子琪立即细声抗议说「唔好」, 她还是很怕自己一下子理性缺堤而惊动了图书馆内其他人 特别是我们所在的前一排来了几个子琪学校的低年级女学生, 她们专注在找书做功课未有留意我们,但只有一排之隔, 也难保她们一抬头就发现学姐在做爱。 不过我就是喜欢这种随时被发现的刺激,我就隔着子琪的校服, 摸得子琪她的胸脯越来越大力她的校服也开始摺皱起来, 下身的磨合也越来越快子琪甚至仰起头,不断唿气。 就在我正想进一步摸入子琪的校服内时, 突然有位图书馆职员走过来吓我立即缩手,子琪倒是醒目, 即时从书架中抽出一本大书抱在胸前,遮掩着校服的不整, 掉头就想行开 但图书馆职员竟然叫住她: 「小姐, 你……」「什……什麽事?」子琪汗也流出不少 连站在一旁静静地拉回裤的我也三魂不见七魄。 「小姐你面红得很厉害,没事吧?」「无事, 无事。 」子琪答了职员的问题,立即走到一旁的梳化座位去, 我也伸一口气见职员查完书后,立即走向子琪, 坐在她身边: 「醒目女够淡定,算你啦。 」「阿诚……不如我们回家才……」子琪望着我说, 但而被我用手指点着她的嘴吧: 「当然不行啦 你开始进入状态了吧而且……而且我还打算奖励一下你刚才的表现。 」子琪不知道我所说的奖励是什麽,但在她右边的我就笑着, 侧坐对着她用右手抽起她的校裙,子琪吓得立即用本拿来的大图书, 放直在大脾上 遮着自己的丑态: 「阿诚……你怎可以……啊……这里……啊呀……阿诚……不要这样……」, 但我已经用手擦着子琪她的阴埠了虽然手指与子琪的肉缝中, 尚有她的内裤不过这屏障也起不了作用,因为本来子琪细而且薄的内裤, 在她的淫水潮涨之下变得更薄更透明,我的食指连同子琪她的内裤, 一齐陷入了子琪的肉隙中她的肉芽受不了外物的入侵, 已经不断把兴奋的神经讯息传送到她的全身。 子琪还在死忍不叫出来,她真辛苦了,不过她的双脚, 已经越来越张开方便我的手指行动,而且穿着长筒白袜的两腿, 也都扯直了她的身体越坐越滑下,几乎整个人也熘出了座位。 我乘机伸出左手,揽着子琪的腰,一来要稳住她的身体, 二来也可以摸摸子琪的小蛮腰子琪气唿唿的, 像是不知所措也真难为了她,既不可放开心情尽情地叫, 却又不想停止这麽刺激的性爱游戏。 但我也实在停不了,甚至连子琪的内裤绑带也解开了, 下身一凉子琪的阴液毫无保留地流在梳化的软垫上, 子琪十分尴尬但我的手指开始入侵她的神圣的领域, 子琪她也理不了这麽多。 「阿诚……嗄嗄……不要……啊啊呀……」子琪尽力细声地呻吟: 「我……阿诚……可不可慢……嗄嗄……慢一点……感觉好正……啊啊……」, 「没问题。 」我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就放弃分开磨擦子琪她肉壁的阵势, 改而两合起来在子琪她的肉洞内慢慢推进;这样, 子琪的阴道虽然紧紧吸着我的手指令我有点难推进, 但总算碰上了她的G点淫水逆向而来,子琪快要发疯。 「啊啊啊!我……这……嗄嗄……好爽……啊啊啊~~啊……阿诚……这幅……这幅图是不是很……很有趣……」我们的对面有个婆婆坐了下来, 子琪立即焦点拉回在她手上的图书上我也只有苦笑, 眼光也落在图书上答: 「是啊!」其实我俩的心却在九丈远。 反正有子琪的图书遮挡着,反正婆婆也只当我们是普通情侣卿卿我我, 我也无必要停止我对子琪的手淫;我的手指再在她的下身撩动起来 指头擦着她的G点和嫩肉子琪已经忍得十分辛苦, 双手紧紧抓着图书 甚至快可以把硬皮的封面也屈皱了;她最终忍不了对我说: 「啊……阿诚……不如……啊啊……不如我们……到……啊啊……到别处……啊呀……再做吧……」。 我就收手了,顺手抽起子琪脱落了的内裤,然后拉她起身, 也不理子琪是否有在地上留下水迹把子琪拉到最后排的书架, 让她弯身;确定没有人我就抽出了期待而久的「弟弟」, 去探望她的「妹妹」。 「啊!好……啊啊啊啊……」在我从子琪她的身后来第一插时, 子琪叫得十分大声不过没有人发现,我就更加放了;我抓着子琪的蛮腰, 下身挺在她的格仔裙内阳具就在子琪她的阴道内进出;子琪也不是第一次和我性交, 但她的阴肉明显夹得我的阳具十分紧在不安、惊怕、期待、享受多层影响之下, 子琪变得十分敏感。 又怕又想试,这是人之常,我也是喜欢这种感觉, 子琪也不能自拔她用力地撑着面前的书架,弯身也剿得尽量把下身抬高, 让我容易插击;事实上得到子琪旺盛的淫液帮助, 要狠狠地攻击她的花心也不算是太难,而兴奋得很的子琪, 已经想泄一次了。 「啊啊啊啊!阿诚……啊啊呀……太棒了……啊啊啊……我……我已经不行了……啊啊啊啊……我已经想……想到…… 啊啊啊……阿诚……」。 噢!不行!我还未可以啊!」我得要叫住子琪, 一般叫不行的好像都是女方吧,但子琪兴奋得异常, 也令我失去控制权。 但我……啊啊啊……但我忍不了……啊啊……要去了……啊啊……啊呀……」子琪不断淫叫;我还想配合她, 故意加快抽插: 「等……等多一会唿……我会来的。 」但子琪已经真的不行了: 「不可以了!我等不了……到……我感到…… 泄……」见子琪忍不了, 我立即把阳具拔出子琪的蜜汁已经令我涨涨的阳具一棒皆是, 她「啊」一声就不断泄出淫水,像失禁一样不断喷洒在地上, 子琪面还是十分的红除了因为弄污了地方之外, 她更为未能配合我而内疚。 但我也没关系,因为我相信子琪是可以再来一次高潮的, 我也不理会我们的性器是否外露立即把她拉到厕所去, 一来是此地不宜久留二来我需要一处静一点的地方来干子琪。 没有人的男厕,成了我和子琪的洞房之所;我锁上门后, 子琪便伏在我身上哭: 「呜……我……我是不是很没用……」?「不是。 」我温柔地安慰她: 「你是过渡兴奋才会这样, 现在在这里没有人我们会表现好一点的。 」我然后就吻上她的小嘴,舌头开进她的口腔, 子琪也有意再来舌头也迎合我的,相互吐舌。 我一边和子琪接吻,一边揽着她到其中一格厕内, 我把子琪压在厕格的隔板仍是涨卜卜的阳具, 再次在子琪她的裙内亲吻她的阴部,子琪受不了, 甩开了我的舌头我和她的嘴间连着一条口水的银丝, 我把它舔下子琪已再次呻吟起来。 「阿诚……啊啊啊……阿诚……啊呀……」子琪的双脚张开, 越站越不稳我便坐在座厕上,让子琪夸过我身, 她自行用「妹妹」摩擦我的「弟弟」我也趁着机会, 抽起子琪的校服去玩玩她的乳房。 原来子琪的胸罩早就被我弄得不整,我现在只是再把两个包着子琪奶子的软垫, 轻轻一挑就离了位,我一手搓着子琪挺起的乳房, 另一边已经用嘴巴代替她的胸围,吸着她一早变硬的乳头;子琪的奶子十分敏感, 特别是乳头部位我每啜每一摸,子琪她都浪浪地叫好。 子琪的阴唇含着我的肉棒,她的「豆豆」不断在我的肉棒上磨来磨去, 她的动作也不算慢已经淫叫程度也有相当的放荡, 我知道调情的前戏已经足够了是时候可以再干子琪一次。 我对子琪说要来一次,子琪立即点头,并伏在地上, 屁股抬起蓬门正好对着我,对着子琪这个淫秽的姿势, 我也有点意外她见我有点迟疑, 对我说: 「啊……我……今日是不是很……很淫乱?像……像一只母狗般……丑陋……」「不是, 我喜欢。 」我答她一句,然后就把身体推前,阳具直插入子琪的阴道, 子琪便叫: 「啊啊啊……阿诚……啊啊啊……阿诚……你……你真体贴……啊啊啊啊……」。 子琪今天真是比平时淫得多,可能在图书馆做爱实在令她过份兴奋, 那麽我也有责任解放她的需要我加快对子琪的抽插, 令子琪双手双膝撑在地上大叫: 「啊啊啊啊……阿……阿诚……你好棒啊……啊啊啊……我又……我又受不了!啊啊啊呀~~」。 在老汉推车的体位下,子琪兴奋得阴肉紧紧包着我的阳具, 但抽插的速度是不能慢下来的我微微曲起身, 按着子琪挺起的屁股阳具努力地磨擦她敏感之处, 每次顶撞上子琪的花心 子琪都叫得死去活来: 「啊啊啊啊…… 诚……啊啊啊啊……太爽了……啊啊啊……」我便把子琪拉起, 让她自己多作一点主动子琪她也用手撑着厕格的门框, 然后自动自觉上下摆腰;我便从后绕过的腋下 双手抓着她的双峰借力配合地一同摆身,令我们可以共同进退。 「啊啊啊啊……我……我又感到要了……啊啊啊……」我说: 「今次, 我们……一齐去吧。 」好……啊啊啊啊呀~~阿诚……我们一齐……一齐去吧……啊啊啊啊……」。 棒子在子琪的肉洞作最后冲刺,子琪也以身体反应和应着, 并叫得越来越放: 「啊啊啊!不行!要……要到了……我们一起……啊啊啊啊……射给我……阿诚……射精入我子宫……啊……啊啊啊啊……」。 平时子琪是叫我戴套,今日竟然叫直接射给她, 但我忍不住了理不了有没有戴套,也得要发射了!「啊……我感到你了……啊啊啊啊啊啊呀~~~」……整理好衣服之后, 我探头出厕所外望望看见几个图书馆职员都聚在我和子琪刚才第一做爱现场, 而多部分人也把目光投向那处我和子琪便趁机拔足跑出中央图书馆;出了门才知道, 原来有人发现我们的第一做爱现场留下了一大片水迹, 得要图书馆的清洁大婶去清洁她更因此大骂「哪个没公德心的人带豆浆入图书馆弄污地方」而吸引了其他职员和市民的注意。 总之,经过刺激的性爱之后,我俩都走脱了;站在大门前, 我唿唿气而子琪则依偎在我的怀内, 说: 「嗯, 阿诚你说我们下次去哪里做爱好呢?我……我爱上了这玩意。 」我问: 「你不再怕被人发现了吗?你刚才的表现却是异常兴奋和紧张呢!」子琪害羞地说: 「不怕, 因为……我有你爱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