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宝猎人

这是一个魔幻的世界,有各式各样的物种活跃其中,所谓的人类也只是其中一个体弱的物种。人类所生活在的大陆被称为西亚大陆,大部份的人们都是以农耕为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绝大部份的人终其一生都在自己出生的村落里活动,因为在人类尚未开垦的秘境,里面的生物都是比人类强壮、凶勐数十倍的生物,在荒野中游晃无疑是找死的疯狂行为。生物都会有其活动范围,总是会有些知名或不知名的生物闯入人类的村落,因此有能力的城镇会筑起围墙抵挡外来的生物,没有能力的村落,只好求助于有能力的专家来处理误闯的生物,慢慢地这些专家被称为——猎人,除了击退外来的生物,也开始接案处理人们各式各样的任务。为了组织管理这些猎人,大部份的国家都开始制定猎人的相关规定,一般民众必须要经过严格的测验才能够成为初级的猎人,随着经验与名望的累积,猎人阶级也会不断地提升,高阶猎人受人拥戴的地位甚至不下一国的王公贵族。猎人除了追求社会名声之外,境外荒地藏着许许多多的生物与秘宝,探险与寻宝更是一夜致富的机会,猎人这职业可说是西亚大陆最火红的职业!在这充满神秘的大地,故事就此展开……************某夜,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庭院中,四周石造柱子,顶端的凹槽内填满大海鲸的油脂,熊熊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庭院,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精壮男子围着一个矮胖的老头。「你们这些浑蛋!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亏你们还敢号称西亚大陆中最强的佣兵团!」老头愤怒的咆哮着。「非常抱歉!我们会尽快抓到猎物的。」一个看似首领的男子回答道。「你还有脸回,我都特地给你火缚绳了,居然还被猎物跑掉!」「因为……这次这猎物非常聪明,虽然手脚被绑了起来,却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制造了一颗大冰球,跳上冰球上顺着斜坡逃走了!」「真是一群蠢材!」「我已经加派人手在那里寻找了,应该可以很快找到她。」「哼!还不赶快去给我找,不要让她跑掉了!」首领向老头点了一点头,迅速带领部下离开庭院。老头在庭院待了一会儿,确认那批佣兵都离开后,挥了挥手,一旁的管家走了过来。「不知老爷有何吩咐?」管家恭敬地问着。「法兰克,你去帮我私下密传D等级猎人任务,只要帮我抓到猎物的人,可以得到酬劳250金币!」听到D等级猎人任务悬赏250金币,法兰克吞了吞口水,看来这次老爷是认真的。「是的,我会尽快在全国的猎人酒吧私下密传。」管家对老头行礼后便退了下准备相关事宜。「可恶!这百年难得的猎物一定要得到手!」老头自言自语的说着。************数十日后……离肯特镇十来里的森林里,两个人影不断地追逐着,带头的人影身材高大,披着暗红色的头发,黝黑粗壮的双臂如同树干一样的粗,手上拿着长约40寸长的巨斧,拼命地往前奔跑。斧口还特地抹上泥土防止反光。「臭小子!还不赶快给我跟上!」红发男子对后面的人影叫喊着。「大叔……你先追上去,我马上会跟上啦!」后面的男子回应着。红发男子哼了一声,加快速度追赶前方的猎物。后面的年轻男子,黑色的短发,身高大概6尺高,身上的肌肉虽然没有红发大叔粗壮,但也是有棱有角的。黑发男子拿的武器是长约5尺的双手刀,身上只穿着简单的皮甲,小腿的地方似乎受了伤,沿路渗出滴滴血液。「混帐!这只大角羊还真是凶勐,只不过是擦到牠的角就皮开肉绽。」黑发男子边跑边抱怨着。黑发男子持续追了一段路,忽然前方传一阵野兽的咆啸声!黑发男子不顾伤势加快脚步往前奔跑。没多久就看到红发男子出现在眼前。「小心点!这畜牲凶得很!」红发男子提醒着。出现在黑发男子眼前的猎物是一只巨大的羚羊,高度约有10尺高,体重约有6、7千磅重,头顶上的双角长度几乎快跟黑发男子身高一样,虽然大角羊是草食性动物,但随便被牠撞到铁定非死即伤,更不用说是被牠巨大的利角刺中。大角羊其中一条后腿跪在地上,腿肌上有一个非常大的伤口,鲜红的血液不停地喷出,看来是被红发男子的巨斧砍到。受了重伤的大角羊,嘴角露出整排的牙齿,防卫的姿态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大叔,我来引诱牠的注意,你从后头袭击牠!」「小心点!不要又被牠撞到了。」红发男子慢慢地往大角羊背后移动。黑发男子则慢慢走到大角羊的面前,双手的长刀不断在大角羊眼前乱晃,大角羊发出低沉的威吓声音想要吓退黑发男子。「你这畜牲居然害我受伤,看我等下怎么料理你!」黑发男子不断说话想要吸引大角羊注意。正当黑发男子伸手想要掏出身上的暗器,一不小心,受伤的右腿被地上的树根拌住,整个人向前倾倒。大角羊趁势低头,巨大的双角横扫在黑发男子的身上,黑发男子急忙把双手护胸硬挡巨角的攻击,就在电光火石的瞬间,黑发男子被击飞至十来码之远。「混蛋!」红发男子见状,粗壮的手臂挥舞沉重的巨斧,从大角羊的背后砍向牠的脖子,大角羊应声而倒,脖子的伤口鲜血狂喷!击毙大角羊后,红发男子急忙跑向黑发男子的身旁,黑发男子躺在湿地上奄奄一息,红发男子抱起黑发男子迅速地往镇上奔跑。「你这家伙,可不要在当上猎人的第一个任务就挂了!」************在肯特镇的猎人酒吧里,酒吧老板——卡尔在和两个猎人愉快地聊天着。卡尔:「恭喜你们,威尔、尤里希斯,这是扣掉店里抽成后,此次D级任务的赏金。」酒吧老板面前的两个猎人,高大的红发男子是2星猎人,名字叫威尔;黑发男子则是刚成为1星猎人,名字是尤里希斯,他们把大角羊的巨角扛回店里,作为完成任务的证明。威尔:「赏金才区区10银币,这次任务还真是累人。」卡尔笑着说:「是啊!当你抱着尤里西斯进来时,我还真的吓到了!」威尔跟着笑说:「呵呵,这小子别的不会,就是特别耐打。」尤里希斯抱怨说:「你们讲得还真轻松,当时大角羊的角扫过来,我以为我死定了说。」没想到尤里西斯大难不死,只是双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威尔:「尤里西斯,这是你这次的赏金。」威尔把手中的10银币分出5银币放在尤里西斯前的吧台上。尤里西斯:「怎么这么多?不是说七三分帐吗?」威尔说:「嘿嘿,多出来的2银币给你去欢乐楼压压惊!反正你也已经满十八岁了。」卡尔拍拍尤里希斯肩膀说:「去过欢乐楼之后,你就是真正的男人了。」尤里西斯无奈的说:「不就是花钱干女人,这有这么吸引人吗?」卡尔和威尔笑了笑,威尔继续把他的啤酒大口大口的喝完,尤里西斯四处张望这他期待已久的猎人酒吧。酒吧内除了吧台,里面还有几张桌椅,可以让猎人们休息与基本任务情报的交流。里面还有一个小舞台,老板偶尔也会找脱衣舞娘或吟唱诗人来表演。猎人酒吧的任务可以区分为S、A、B、C、D、E六个等级,等级E的任务几乎都是简单的送货、采集植物之类的工作。等级D的任务则开始需要面对凶勐的魔物,扑杀、驱逐、捕获等等。等级C以上,面对的魔物会越难应付,通常等级C的任务已经是非常棘手,更不用说B级以上的任务。与任务相对应的猎人分级为5星、4星、3星、2星、1星,通常1星的猎人只会接E级任务,2星的猎人只会接D级任务,以此类推。当然,大部份的任务不会限定人数,越多人接手越好,但赏金只有一份,也就是说先得手的猎人才能获得该任务的赏金。当然1星猎人也可以接D级以上的任务,但猎人酒吧的老板通常不会浪费时间帮一个快死的嫩猎人解说任务内容。吧台后面的公布栏,上面张贴满满的任务情报,偶尔也会有贴一些有的没的新闻或广告单。尤里西斯正被一个镇上新开武器店的特价单所吸引。尤里西斯:「哇,这套米斯里银盔甲要100金币!?」卡尔:「嗯,听说这是全镇唯一的米斯里银防具。」尤里西斯:「好想买起来,这样我就不会这么容易受伤了。」威尔:「哼。这种昂贵的奢侈品就不要想太多了。100金币要存多久啊!这价钱都可以买一间不错的房子了。」忽然间,卡尔四处张望后,小声地跟威尔和尤里西斯说:「嘿!现在只要干一票就可以买两套米斯里银盔甲了,最近有一个私下的D级绑架任务,赏金高达250金币。」西亚大陆上的各国为了避免猎人涉及不法活动,所以明文规定不能张贴掳人绑架的猎人任务,这里指的绑架目标包含人类、类人类或是有语言能力的物种,主要原因也是避免不同物种造成对立,虽说如此,私下还是有不少高赏金的绑架任务。威尔惊讶说:「才D级任务,赏金就这么高?」卡尔:「嘿,威尔,看在你是店里的常客我才告诉你,目前已经有几组人马去黑森林里搜寻了。」威尔:「黑森林?那不是大角羊常出没的地区?怪不得最近有不少大角羊到处乱窜,吃了不少城墙外的农作物。」卡尔:「嗯,大角羊乱窜也许真的和这件事有关。」威尔:「那绑架目标与交付流程?」卡尔:「听说是绑架类人类少女,交付点在柯隆城西门外10里,每天晚上10点会有人在那边等。」所有的猎人几乎都在死亡边缘求生存,所谓的仁义道德是没有人会去认真思考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才是最实在的日子。威尔自信地说:「嘿,兄弟,等老子的好消息吧!」威尔和尤里西斯一起走出猎人酒吧,月亮早已经高挂在星空里。威尔伸了伸懒腰,拍着尤里西斯的肩膀。「嘿,走吧!老子带你去欢乐楼见识一下,明天就要出发去黑森林了!」「啥!?我们不是才刚完成一个D级任务吗?」「难得有这种轻松赏金又多的绑架任务,当然要趁机会抢到手啊!不然你以为你有几条命可以跟那些魔物拼命!?」「这……会不会太辛苦了点!?」「臭小子,当初也是你哀求我,我才带你变成猎人的!吃这行饭就要有拼命的觉悟!」「好啦,好啦。我跟你去就是了。」尤里西斯不甘愿地和威尔去镇上的欢乐楼,第一次接任务赚到的赏金实在是不想如此浪费掉。两人穿越肯特镇闹区几条街道后,终于到了欢乐楼街道专区。欢乐楼街道上有数十家欢乐楼,每家店的门口都有穿着清凉的妓女在搔首弄姿,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几乎都是猎人与寻欢客,威尔带着尤里西斯走进他常光顾的欢乐楼。穿着低胸的少女问道:「请问两位客人是要单选小姐还是要买体验票呢?」威尔:「给我来两张表演票吧!」尤里西斯急忙说:「啊,我只要观赏票就好了!」威尔讽刺说:「你这胆小的家伙,以后怎么跟老子干猎人啊!?」尤里西斯:「我想要存钱啦!」威尔摇摇头付了2银币给售票少女后,就自己先走进了欢乐楼。尤里西斯脸红地拿出1银币给售票少女,售票少女把观赏票和50铜币给尤里西斯,当尤里西斯伸手去拿观赏票和钱时,售票少女忽然握住他的手。售票少女笑着说:「嘻嘻,你来接我下班,我可以免费跟你做爱喔!」尤里西斯害羞地说:「呃,不用了、不用了,谢谢、谢谢!」说完,尤里西斯赶紧跑进欢乐楼里,留下清秀的售票少女满脸懊恼。在西亚大陆,1金币可以换100银币,1银币可以换100铜币。而欢乐楼除了直接点名妓女之外,还可以买比较便宜的体验票。体验票分为两种:一是表演票,就是可以在舞台内和妓女做爱,表演给买观赏票的人观赏。表演票若有很多人买,则同一个妓女会分配少许的时间给每个买表演票的人;买观赏票的人则会在单人隔间里看舞台上的春宫表演,在隔间内可以独自打手枪发泄。简单的说,买表演票的人上台表演A片给买观赏票的人观赏,因为费用比单嫖妓女便宜,大家互得其利。欢乐楼里灯火通明,走道与房间内石柱上都有蓝白色的火焰持续照亮着,硕大的建筑物里,有专门的魔法师学徒们不断地用火系魔法,帮石柱上的火焰持续燃烧。尤里西斯进了隔间房,从只有双眼宽的洞口往中央舞台看去,舞台中央已经有一名脱光的妓女正被男人狂干中。被干的妓女看起来是妙龄少女,脸上清秀的稚气未退,少女的双手被反抓着,背后的猎人死命地抽插少女的淫穴,少女拳头大的奶子不断地上下晃动,白皙的胴体布满汗珠,大腿上残留丝丝腥黄的精液。「呜……呜……不要再干了,人家受不了了……呜~~呜~~」少女眼眶充满泪水不断地哀求,仔细看少女的大腿不断地发抖,不知道少女已经被持续干了多久。没多少,少女背后的猎人低吼了一声,粗壮的肉棒射出不少的精液在少女体内,拔出肉棒的那一刻,少女的肉洞流出猎人磙烫的精液。「请4号门客人离开,5号门客人请出来。」舞台传出主持人的管制命令,4号客人缓缓地走回4号门内,木栅门随即关闭。换5号门木栅门打开,走出下一个买表演票的客人。舞台中央的嫖客都会戴上面具,避免被熟人认出,也避免和被干的妓女路上相认而显得尴尬。少女蹲坐在地上不过数十秒,马上就要继续被下一个精力旺盛的客人狂干。舞台中央留下数十滩黄白混杂的精液,面对5号客人,少女显得非常疲倦。「呜……求求你们,今天不要再干我了,我已经连续被干一晚上了~~」「臭婊子!老子花钱就是要来干你的,不要给我浪费时间!」5号嫖客不理会少女的哀求,叫少女平躺在舞台上,抬起少女的双腿,肿胀的肉棒已经迫不及待地插入少女红肿的淫穴里。「喔喔喔……好棒的淫穴啊,真是会夹~~」「呜……呜……轻一点……轻一点啦!人家快死掉了啦~~」弱小妙龄少女那经的起强壮的猎人连番勐干,要不是家里有急难,一般女人不会当这种人尽可欺的舞台妓女。尤里西斯虽然觉得舞台中央的少女非常可怜,但也是感到无奈,人生就是如此。看到少女楚楚可怜的哀求又淫荡的模样,激发尤里西斯的性慾,脱下裤子,开始打起手枪来。「喔喔~~这骚货真是淫荡!明明哭着说不要,表情还这么淫荡!」「干,老子要射出来了!」「他妈的!我以后也要买表演票啦!」「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好厉害的大肉棒!」隔间房和舞台的哟喝声与淫叫声此起彼伏,尤里西斯右手抽擦的速度也跟着加快,肉棒也慢慢地肿大,其长度接近12寸,大肉棒的皮肤也开始浮出十字纵横的纹路。尤里西斯低吼一声,红得发紫的龟头喷出磙烫的精液,足足喷了近半分钟!精液的冲劲差点把在龟头前的木板打穿!「妈的!这样吓人的老二跟会射穿人的精液,我以后要怎么干女人啊!?」尤里西斯独自地烦恼着,原来不想找妓女打炮是怕出人命,而不是真的想存钱。尤里西斯独特的皮肤,可以瞬间变硬提高忍耐力,但也带来负面效果。舞台中央第5号嫖客也终于射精,气喘唿唿的趴在少女身上,而少女早已被干得体力不支,两颊泛红,闭上双眼,胸前的奶子随着深唿吸起伏。没多久,舞台传出主持人的声音。「请5号门客人尽快离开,6号门客人请准备。」5号客人似乎还想赖在少女身上,6号门开门后,走出一个高大魁武的红发男子,身高约有7尺2寸,尤里西斯马上认出6号客人就是威尔。威尔走到5号客人背后,抓住他的肩膀,双手一举,把他丢进5号门内,就在5号客人想要出来理论时,马上被欢乐楼的武装人员拖了出去,在欢乐楼里不遵守规定的人都会被修理一番!「哼!不要浪费老子的时间。」威尔冷冷地说着。舞台紧接着传出主持人的声音:「各位买观赏票的客人请注意,此人是最后一个表演者,请好好把握享受的机会。」威尔从少女的背后腰部直接抱起,相对娇小的少女双脚腾空,双手恐慌地紧抓着威尔的手臂。威尔下体勃起的肉棒也足足有12寸多,狂暴的青筋浮起,让众人期待接下来插入少女的淫乱景像。「呜……呜……快放我下来!我好害怕~~」「嘿嘿,你是新来的舞台妓女吗?等一下就会把你干到爽翻天!让你回味无穷!」威尔把少女的阴道口对准他的龟头,粗壮的手臂往下一压,柔弱少女的屁股马上往下一沉,威尔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少女粉嫩的淫穴里,窄小肉洞里残存的精液也被挤出体外,整个阴道塞满威尔的大肉棒。「呜……呜……好痛,太粗了啦~~喔~~喔~~」「嘿嘿,才插入去而已你就受不了了吗!?」威尔开始摆动他的手臂,轻轻松松地把少女的身体上下摆动,粗大的肉棒开始抽插少女湿嫩的淫穴。才没过几十妙,少女已经两眼发白、两颊泛红,口角流出口水,双腿也不断地抽蓄。「啊……啊……好粗的大鸡巴!好爽、好爽……啊……啊……身体好热……快死了、快死了……啊~~啊~~」舞台中的少女发出前所未有的淫浪声,先前楚楚可怜的样子已经不见,在众人面前的少女没有刚刚矜持,彷佛换了一个人似的,清秀的少女已经变成淫乱的母狗!「啊~~啊~~好爽……好爽……啊……啊~~老爷大力点!干死小母狗!啊……啊~~这才叫真正的做爱啊!先前的小香肠~~根本不能和这粗壮的大鸡巴比~~啊……啊~~」「操!你这淫乱的母狗!刚刚的清纯都是装的吗!?」「妈的!居然敢说我大哥的名剑是小香肠!你这欠干的妓女!」「红发老兄!快用你的大鸡巴干快死这死贱货吧!」少女的反差让众人有被骗的感觉,纷纷破口大骂眼前淫乱的少女,尤里西斯被威尔的能耐给吓到了,受环境气份的影响,尤里西斯双手忍不住又打起了第二次手枪。「想不到威尔当猎人出色,连干女人也都这么的凶勐!」尤里西斯对威尔的能耐感到佩服,深深感到要跟威尔学的事情还很多。「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肉洞要坏掉了!要坏了!啊……啊~~小母狗要喷了~~要喷了啊~~~~」少女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肉洞喷出白色的淫水,达到高潮的少女也晕死在威尔的手上。威尔让晕过去的少女跪趴在舞台,粗大的肉棒仍旧持抽插了十来秒,威尔喊了一声总算喷出腥臭的精液。威尔拔出他的肉棒,把龟头残存的精液往少女浑圆的屁股上擦了擦。「唿唿!接任务累了好几天,总算发泄了一下!这个新人阴道还蛮紧的,不错!不错!」威尔非常满意地走向6号门,少女的淫穴还不断冒出威尔的精液。「喔喔喔喔~~我也想要干女人温暖的淫穴啊!」尤里西斯看着舞台上晕死的少女,脑中幻想着跟少女做爱的过程,双手不断地抽套自己的老二。没多久,尤里西斯喷出第二发磙烫的精液,这次真的把龟头前方的木隔板射穿了一个小洞!就在欢乐楼工作人员的催赶下,尤里西斯与其他观赏客离开了隔间房。失落的念头缠绕着尤里西斯许久。

上一篇:补偿 下一篇:严刑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