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连一个星期,马建玲都是在性亢奋中度过的,每天都一丝不挂地在房间里干活或是接受我的挑逗和做爱。除了穿上塑胶三角裤以外,每时每刻去摸她的骚屄都是湿漉漉的。
  明天我打算让她去上班了,因此决定带马建玲去徐新建告诉我的那个地方看看,并且约他晚上一起玩玩马建玲。

  开车很快就到了徐新建告诉我的地方,是一栋独立的二层别墅,按了门铃之后从里面出来一个粗壮的那人,打开门就问:”是白先生吗?”我点点头,他接着说:”徐总已经来过电话了,都为您準备好了。”他说着引着我和马建玲进入房子,在门口有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徐新建告诉过我,这别墅交给一对夫妻看着,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男的晚上在夜总会作保安。

  进去后男的说:”白先生,你可以叫我阿华,这是我爱人,你有事叫她露露就行了,我带你们去地下室。”说完在前面带路,马建玲有些担心的抓紧我的胳膊。沿台阶走下去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看来徐新建是精心地布置过的,四周墙上都贴着墙砖,地上铺着人造地毯,近七十平米大的空间,在一个墙角处是用地砖铺成的一块约有二十平米的卫生和洗浴的隔间。

  在其余的空间里布置有妇科检查椅,休息的沙发,在一边的墙上地下预埋着好多的金属环,顶上垂下来许多带滑轮的绳索,还有许多设施,我看看心中想这家伙还挺会玩的。这时阿华走到靠墙的两大柜子前说:”白先生所需的工具都在柜子里,你们自便,我就不陪你们了,因为你们开始后,徐总严禁我下来,有需要只能让露露送来,你想喝什么我让露露为你们準备。”说完,离开了地下室。
  马建玲看着地下室的一切,害怕的抓住我,说:”哥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好可怕,我们走吧。”

  ”哈哈,这里是女人的天堂,不用怕,只是玩一点刺激的游戏,增加我们的兴趣,你不愿意陪哥哥在这里玩吗?”我看着她惊慌的样子。
  她见我坚定的样子,显出无奈的而又害怕的神态,乖巧地说:”那哥哥是要我现在就脱了衣服吗?”她的脸在羞耻的心态下变得绯红。
  我感受了一下室内的温度说:”稍等一会。”我感觉温度有点低,于是我按下了上下通讯器的按键。

  不一会露露端着饮料下来,说:”白先生,你先坐,你看用这个就可调节温度。”说着,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告诉我用法,我谢过她,将温度调整到二十八度,因地下室较潮,温度高一点会好受一些。
  当我将马建玲一丝不挂地固定在妇科检查椅上,亲吻着她的嘴唇,一边揉搓着她的乳房后说:”晚上徐总会来,我希望你能用心的陪他。”我平静的说着。
  她一下紧张地看着我说:”哥哥不要我了,要把我给别人吗?”

  ”你不要这样想,你的事徐总帮了很大的忙,你不该好好的谢谢他吗,你除了用你的身子外,你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谢的,话又说回来,钱他有,他不会在乎的,所以你要听我的。”
  ”不要,哥哥我只想做你一个人的女人,我知道徐总帮了我,可是别的男人我不习惯。”她开始哭泣起来。女人就是这样的,当她有危险或是走投无路时,她会放弃一切矜持和羞耻心,可是一旦获得了好转就会重新恢复心态。
  ”你真是的。你想想要是那天没有见到我,你将会是怎样,为了还债你就要陪各种男人,现在只是让你陪徐总你就不愿意,这是不是不好。”我严肃地说。

  ”哥哥你不要生气,我答应你,只要是你让我做的我都听你的,希望你不要抛弃我就行了,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你要我做你的性奴,我愿意你用任何方法玩弄我,这总比被各种男人欺负的好,何况这些日子你带给我的快乐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我会听你的。”马建玲认真地说。

  她明白自己现在该做什么,怎样做,她对我的依赖已经到了离不开我了,当然我明白这有钱的关係。她明白自己不是遇到我,以后的生活会怎样她不敢想,而且一周的时间已经使得她完全陷入了情慾的快乐中,儘管我已经停止了给她用春药,这两天在没有春药的情况下,只要稍加挑逗她就会进入性亢奋的淫慾中。

  我用舌头舔去她脸上的泪水说:”玲玲,我不会抛弃你的,我会对你好,但是我会对你越来越狠,在性游戏时,我会把你不当人看,我会让你做让你感到极度羞耻的事,你不做我就会用皮带或其他的性虐待来让你服从,这是我最后一次用商量的口气给你说,如果你不愿意接受,今晚之后我们就可以不来往,那个钱我也不会再提,我们之间也就没有任何关係,如果你真的愿意做我的性奴,那以后你就要无条件的服从我,我指的是在性事上,在平时的生活中你还是马建玲,我不会介入你的其他生活,好了,现在我先给你用电动阳具,今天我要让你获得的高潮是你有生以来的总和。”

  我慢慢地走出地下室,只留下马建玲在椅子上享受几乎十分钟就会让她产生一次高潮的电子阳具,为了增加她的感觉,我用眼罩蒙住了她的眼睛。人的视觉一旦消失,其他的感觉会变得敏感起来,同时在她的乳头上贴了弱电刺激的乳头贴。

  来到上面,阿华出去办事了,露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坐下之后她给我倒了一杯咖啡,我和她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傍晚阿华送徐新建回来了,我便和徐新建走了下去。
  两人站在那里,马建玲被不断产生的高潮搞得浑身绯红,急促的喘息伴随着不由自主的呻吟,随着电子阳具被凸轮带着不停地如活塞般的在她骚屄内进出,每一次都会带出大量的淫水,放在下面的玻璃容器里已经有了上百毫升,而且还在不断的从她股沟往下流。

  我走过去,将她乳头贴的电刺激加强,同时加快了电子阳具的速度,突然的变化令马建玲叫了起来,我取下了她的眼罩,她看到有外人,不由得说:”哥哥啊……快停下来,我受不了了,啊……哥哥,羞死了,徐总不要看,哥哥快放我下来,求你了。”

  我笑着吻了吻她说:”你不和徐总打个招呼吗?”同时抓住她固定着的手。
  她用有些发凉的手紧紧的抓住我,看看徐总,知道不说不行,只好说:”徐总你好,玲玲的这样子实在太难看了,请……请你和哥哥一起玩弄玲玲吧。”说完,羞得低下头,马上又仰起来,喉间发出压抑的叫声,看样子刚才的表白令她的再一次高潮提前到来了,全身在小範围内不停的扭动。

  高潮过后,我将马建玲放了下来,她想快一点去清洗一下,可由于长时间的两腿分开,一下无法恢复,使她走起来分着腿,扭着屁股很滑稽的走到角上的卫生区清洗自己。清洗完走过来,我拉着她坐在我和徐新建之间,她不太好意思的低着头,徐新建搂住她,吻着她的脸颊,我则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这时对讲器响了:”徐先生晚餐好了,是否现在就用餐?”

  ”好的,我们马上就上来。”说完,拉起马建玲说:”来,你自己选择一支电动的娱性球。”带着她到了柜子前打开柜门,拉出一个抽屉,里面放着各种各色的电动阳具和电动娱性跳蛋,还挂着长短不一各种鞭子。
  马建玲吃惊的看着这些听都没有听说过的性欢器具,一下紧张得脸红起来,同时身体内强烈的受虐欲转变成情慾的期待,她不由用手摀住自己的骚处,我促狭地问:”怎么了?”
  她不好意思地说:”又流出来了。”

  ”你真是个小骚货,快点选一个让自己舒服点。”我摸捏着她的屁股。
  ”才不要呢,哥哥,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把女人搞成这样才高兴,哥哥我完了,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淫蕩了。”她兴奋又羞愧的说着,同时按照徐新建的要求选了一根中等大小粉红色的电动跳蛋。
  徐新建说:”看来你已经不需要润滑了。”说着将跳蛋塞入马建玲的体内,然后待她穿上一条连衣裙,将电池盒挂在腰间,打开电源,强烈的刺激令她再次叫了起来,软软的靠在了我身上,我和徐新建扶着她走出了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