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胡森拍邻居马太太的门,她开门时,他马上推门而入,反手将门锁上。


  马太太惊问他想干甚麽?胡森说已接了她四岁儿子放学,收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如果她想儿子安全的话,就要和他做爱。


  马太太大十分惊恐,她正想呼叫,他警告说:“你叫,你的儿子就一定死!”


  二十来岁的马太太想夺门逃走,却被他自後拦腰抱住,另一只手摸捏她的胸脯。她没配戴胸围,一摸之下,抓住那足有三十六寸乳房捏了下去,觉得不太软也不太硬。


  马太太大骂他是禽兽,扬言告他*奸。他抱起胡乱挣扎的她入房,将她压在床上,撕破她的衣服,两只巨型大奶弹跳出来,摇动不已。他再粗暴地剥去她的裤子,疯狂吻她、捏她。然後,他站起来,自己脱光了衣服。


  马太太双手抱膝,瑟缩在床的一角,十分害怕,不停骂他。


  胡森命她躺下,她不肯。


  “我打一个电话,你儿子就立刻会死!”他威吓道。


  马太太颤抖着缓慢地躺下,一手抱胸,一手掩住下体。


  胡森捉住她两只手,奋力拉开,随即压向她身上。马太太十分愤怒,全身像拉满的弓,手和脚的肌肉变得十分结实,一对豪乳也像小山般怒耸!


  她像一个宁死不屈的犯人被押赴刑场,眼睛充满着怒火,又像女中豪杰一般动人。


  胡森强行分开她的腿,租大坚硬的阴茎撞击着她的阴户,她愤怒的神色又充满了恐惧,像被一只野狼攻击一样。她全身竭力挣扎,左摇右摆,如小艇在风浪中快要沉没。她的两只大乳房前後左右的抛动,又上下弹跳,似无数波浪翻滚!


  她在挣扎中有点气力不继,胡森马上对准目标插入了三分之一。马太太在愤怒和恐惧之中,加上紧张,城门已被攻陷了!


  她大叫着停止,而他却加倍兴奋,粗硬的大阳具在她的挣扎摇动中完全进入了她的阴道里面。马太太像全身触电般震动,突然停止了反抗,却流下眼泪。在泪光中,有着无限的愤怒、恐惧和紧张!胡森却在兴奋之中向她发泄了。


  在发泄中,他吻她的脸、她的乳房,两手摸捏着她的大腿,臀部,直至完事。


  两人各自穿回衣服,胡森入厨房取来一把菜刀,哭泣中的马太太大显惊慌!


  但他说:“海燕,我暗恋你很久了,今天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但你已有丈夫,我仍侵犯你,你杀死我吧!”


  马太太接过刀,目露凶光。胡森突然醒来,才知是一个梦。四十岁的他仍未结婚,多年来做木器技工的收入,也储有十几万元。他也曾有过几个女朋友,但却在四年前暗恋马太太。他知道不可能得到马太太,也不想得到她。他认为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她的身体。


  马太太是他心目中的女神、观世昔,只要能天天见到她笑,他就心满意足。他并且决心保护马太太,假如有谁欺负她,他就和谁拼命,包括她的丈夫。


  当马太太和邻居吵架时,他必挺身而出,袒护马太太。见她和丈夫在屋内吵架时,胡森也会拍门,帮她一把。使他遗憾的是,他的好意,马太太并不领情。


  最初,马太太也对他颇有好感,和他有说有笑的。但最近却遂渐疏远他、避开他,甚至是有点怕他。在马太太心目中,好像胡森对她有不轨的企图似的。但他也不计较,并且相信有一天她会明白他对她一点私心也没有。


  有一天的深夜,胡森靠近墙壁,听见马先生夫妇明天要去海滩游泳,他决定也去。


  第二天,胡森到去那海滩,躲在一角,手持望远镜偷看着马太太。


  换上三点式泳衣的她,一身肌肤雪白得使人吃惊。她那修长的大腿,在空中飘扬的秀发,和她狂喜跑向海中时,一对豪乳的狂抛,真使人着迷!


  他偷看了好一会,马先生夫妇不知为甚麽吵架了,马德辉竟掌刮了太太一下,胡森大怒,疯狂跑上去,指责马先生,要他向太太道歉。


  马先生却因有男人帮他太太,一怒离去。胡森不想加深他们夫妻误会,也走开躲在一角,仍然用望远镜偷看她。


  马太太在公众地方被丈夫殴打,十分愤怒,她扑向大海,似想自杀一样。胡森见不对劲,马上落水,尾随马太太。见在她游至中途时,好像抽筋沉入海中。胡森立刻潜入水中救她,好不容易救了她上岸,马太太却晕倒了。她躺在乱石沙堆中间,附近一个人也没有。胡森用人工呼吸救醒了她。


  马太太微笑多谢他,却仍掩饰不住对丈夫的不满。她躺在地上,因生气胸脯剧烈起伏。她的泳衣上截歪了,左边的胸脯露出一半,连乳蒂也看得见。胡森连忙用手替她整理好,却不知为甚麽,竟将整个乳晕扯了出来!


  马太太满脸通红,略带羞愧和害怕地说道:“你、你想做什麽?”


  好像受了鼓例,他变成另一个人,连她的泳裤也剥下,急不及待地压在她身上。


  马太太大出意料之外,急道:“你疯了吗?我有老公的!”


  她虽然这麽说,却没有叫,也没有太大的反抗,当他的阴茎接触她的阴户时,遂令马太太羞得全身通红,红得要爆炸。她那两只大奶子,也惊人地起伏着,摇摆不定,像心慌意乱似的。


  “不要、不要这样啦!”马太太叫看,全身却软了。他一下便完全插入去,马太太抖动了一下,像有点後悔,又像幸灾乐祸。接着,她说她恨死了丈夫,而他救了她,他想对她怎样都可以。


  她热烈地反应,在呻吟中大声呼叫、她狂笑着,像要告诉丈夫,她正送绿帽给地。


  她那极淫荡的笑声有着复仇的快感,他也兴奋到极点,向马太太的阴道里射精了。


  不远处马太太的尖叫声惊醒了胡森,刚才只是他的幻想而已。马太太还和丈夫在吵架,困观的人很多,在呐喊助阵。胡森跑上前,大声指责马德辉不应该打太太,马先生在意外之中更愤怒,对他说:“胡森,这是我们两公婆的事,与你无关!”


  围观者中有人说:“那女人的男朋友来啦,好戏在後头!”


  众人大笑,马先生闻言更愤怒,怀疑的双眼看了太太一眼。马太太为了表示清白,投到丈夫怀中,鄙夷地对胡森道:“我们两公婆耍花枪,关你屁事!”


  胡森在众人的嘘声中垂头丧气离去,但他不怪马太太,反有点高舆,他们两夫妇总算和好如初了。


  一晚深夜,胡森睡不着,贴着墙听马先生有没有和太太做爱?他曾听过马太太的呻吟声,而十分高兴,因为证明马先生对她好。但今晚却毫无动静。


  突然,隔壁有开门声,他悄悄出门外,看见马太太拿着一袋垃圾走入後楼梯。他躲在一角偷看,身穿粉红色睡袍的她,屁股又大又圆,没戴胸围的半透明睡衣内,一对巨型奶摇曳生姿!


  突然,一个持刀男子扑出来,马太太吓得不敢动。那人快速地剥下她的睡袍,一对豪乳弹跳着。淫贼剥下她的内裤,马太太挣扎反抗,头被打了一拳,满天星斗。


  胡森马上冲出大喝,淫贼立即急忙逃走。马太太看见他,向他奔跑过来,微笑投入他怀中,却晕倒了。在她跑过来时,全裸的马太太摇动一双醉人的大奶子,大奶子充满快乐兴奋地投入他怀中,满是热力和弹性。


  他的小东西像枯萎的场物,突然间获得滋润而茂盛地生长,粗大强壮起来!他立刻拉下拉链,拔出坚硬暴怒的阳具。正好她压向他身上,半裸的她一对豪乳压向他的胸,像烈火灼身一般。于是,他的阳具在她压下来时,正好插入马力太阴道内,马太太晕倒了,却似在向他笑。于是,她的笑马上使他将精液射入她体内!


  “救命呀!”马太太大叫。胡森从幻想中惊醒,马上扑上前救美,淫贼见有人来,吓得马上逃走了。马太太半裸着,一对肥美的乳房惊魂末定,仍在跳动喘息!


  “马太太,你没事吧?”他看得呆了。


  她马上穿好睡袍,不但没多谢他,反而带着怀疑而害怕的眼神看他,马上走入屋。


  她好像认定,他也是色魔之一!马太太的反应使胡森受了很大的打击,他要找机会向她解释。


  几天後的上午,胡森搭电梯时,遇见马太太,但她丈夫也在她身边,他无法向他解释。这时,突然间有人摸了马太太屁股一下,胡森看见是一个老淫虫,正想捉住他时,马太太却掌刮了他一下,认定色狼是他。在场的其他人也不相信他。马先生还打了他两拳,胡森委屈地对马太太说:“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你时常跟住我,神出鬼没,我早就怀疑你了,你是色魔!”马太太大声说。


  真正色魔,那老淫虫大却声说要找警察。胡森呆看马太太,流下了眼泪,众人都走了,他还不知道。胡森整个人崩溃了!他在家想了三日三夜,有时饭也不吃,终于,他有所决定。


  下午二时,十几间屋都没有人。胡森知道马太太在家,他只穿一条短裤,敲马太太的门後却躲起来,马太太开门出外看,被他推入屋内,锁上门,冲入厨房拿来菜刀威胁她,她不敢叫,但很害怕说:“你果然是色魔!”


  他将刀放在椅子上,将马太太的短裤剥下来,自己也脱去裤子,命她两手按在饭桌上。将口水涂在她的肛门上,以愤怒的阴茎插入去,在插入了少许时,马太太大肆挣扎着,但她的肛门却在紧张的收缩中吸入整条阴茎。


  他解了她的衣钮,剥下恤衫,拼命冲刺。


  在胡森的冲刺中,马太太的大奶子起劲抛动,再加上她的挣扎,一对豪乳像受惊的小鹿,拼命地胡乱弹跳。但奶子太大、太重了,始终跳不开他的手掌,被他两手抓紧、大力握住。马太太的呼叫声彷就像淫妇的叫床,在他紧贴她的身体的刺激下,两手用力摸捏豪乳的快感下,在她肛门的不断的收缩下,以及马太太呻吟的叫声下,他痛快地向她的肛门发泄了!


  胡森将马太太推入房中,她恐惧地缩在床上一角。他将刀放在地上,坐在一旁吸起烟来,但突然他哭了,使马太太不胜惊异!


  “马太太,我的确暗恋你,你是我的女神,是我生存的唯一希望。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甚至去死!但我对你的爱是纯洁的,我确幻想过和你交欢,但我绝不敢对你有占有的行动。你和丈夫吵架,我之所以帮你,因为只要你幸福,我就快乐!那次半夜,若不是我救你,你早已被*奸了,但你却怀疑我!前几日在电梯,阿伯非礼你,你却认定是我。你知道我多麽伤心吗?”


  周海燕半信半疑,为了脱身,于是告诉他说她相信他,请他走,她可以不报警。


  “你根本没有相信过我!”胡森上床捉她,她拼命挣扎反抗。


  “你再动我就真的斩死你!”他目露凶光。


  马太太不敢再动,任由地摆布,他捉住她的手,反按在她头的两旁,以阴茎冲刺她的下体,但她挣扎,令他不能得手。他吻她的脸,她左闪右避,怒视看他。马太太在他的膛孔中像看见了过去一些情景:“她和丈夫吵架,他指责她的丈夫;那次在海滩,丈夫当众打她,周围的人也只有他仗义直言。”


  想到这里,她不敢再看他,闭上了眼。胡森吻她的脸,她只是形式上缓慢闪避,甚至让他吻她的嘴。这使她自己也十分奇怪!


  当他吻她的乳房时,她的心跳竟加剧,乳房高低起伏!马太太在震惊之中但忆起那次色魔的侵犯她,假若没有他,她可能被先奸後杀!想到这襄,她感到乳蒂被吸吮时奇痒难当,像千百条毛虫在她身上爬动,便她不得不全身骚动起来。


  而更奇的事发生了,她全身放软了,这使得他的阴茎竟轻易进入她阴道内。马太太全身如触电般抖动,张开眼看了他一下,又恐惧地马上再闭眼。


  她心里在告诉自己,她只是为了怕被杀,而不是对他动情,她怎可能对他动情呢!


  他的一双手,在抚摸她的大豪乳,她感到身上毛虫越来越多了,不得不像水蛇般摆动身体。他热吻她的嘴,最初她嘴唇紧闭,忽然间,却让地的舌进入她口腔内,并且她全身也发热出汗了。他的阴茎,正在缓慢地穿、插、旋转。每一下动作,都使她难以忍受,全身如蚁咬般难受,她并且不得不挺腰挺腹挺胸,配合他的旋转。


  两人的旋转,使她低叫了、呻吟了!她又张眼看他,恐惧地要否定自己的反应。


  丈夫经常骂她、打她,在公众地方打她已不止一次了,面对着这个她流露出哀怨的神色看着他。


  “马太太,我爱你!”他没说话,但他的眼神在说这句话!马太太的脸一下子赤红了,她的内心秘密好像已被揭穿了。也许惊慌,或者兴奋,她的心跳不断加速!她又羞愧地闭上眼,以为没人知道。但她的嘴角露出淫笑,她的手将他的头按下,让他吸吮她的乳尖,使他兴奋,以及她两脚弄响了床板,都告诉了他!


  “海燕,我爱你!”他喘息地叫她。


  “不要停止,大力插吧!”她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却要他两手用力握她的乳房。


  她由呻吟而低叫至狂呼,她实在忍不住了,咬向他的肩膊,咬出血来。


  而胡森,也在这时向她的移到射精,在发泄中,他感到马太太紧抱他,她的脚不能自制地乱踢。而她的阴道产生奇异的收缩,似要吸他的阴茎入肚子内,又像要咬断他的是非根!两人互看对方,淫笑狂吻,他终于发泄完了。


  但事後,马太太却反脸不认人,扬言要告他*奸!


  “你打电话报警吧!我早准备坐监!”


  “你真的不怕吗?”


  “就算你叫我跳楼,我也会跳!”他真的打开窗,将一只脚伸下去。


  “你这蠢材,还不下来!你走吧,我以後也不想见你!”马太太大叫,脸上出现一种奇异的表情,用带泪的声说道。


  【完】字数:4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