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魔皇三太子

    我是魔皇三太子路夜羽。

    我的爸爸是撒旦大弟子,本朝魔皇路曳金,我并不以他为荣,因为我最爱的是我的妈妈,神魔两界公认的第一美神:天使之母芭碧萝。

    妈妈是天界的天使之母,怎么会到势不两立的魔界来,并且还和魔皇生下了我?这事直到我长大成人了才知道。

    妈妈是前任天界之主太阳天守护天使拉斐尔的母亲。记不清第几次神魔大战时,堕落天使路西法,也就是大魔王撒旦,率领九大弟子,以及数千万魔界大军一举攻破八层天,直逼九层太阳天神殿。

    即使是六翼天使,也阻挡不了撒旦和九弟子结成的灭天使大阵的威力,纷纷铩羽而归。神界之王拉斐尔,战斗力弱于炽天使和智天使,虽然只有四翼,但是他散发出的金色光芒却最为持久,因为他是灵魂守护天使,拥有最纯净的圣光之力,连撒旦也奈何他不得。

    我的妈妈芭碧萝,是天界最纯洁、最美丽的女神,她的圣光一直守护着天界父神所留下的天界至宝“天使之心”,传说中如果毁去这颗“天使之心”,天界就将不复存在,万物将归于黑暗。

    随着妈妈座前最后一个炽天使米迦勒倒下,妈妈被迫直接面对撒旦,眼看“天使之心”就要被撒旦获取,战斗力不强的妈妈别无选择,一口将“天使之心”吞下。数千万神魔目睹妈妈此举,一片哗然。

    整个天界似乎颤抖了一下,却并没有崩溃,妈妈身上的圣光大炽,撒旦和他九弟子的魔光被消融了不少,但妈妈还是被撒旦俘获了。愤怒的天使们奋不顾身地冲向魔军,数百万妖魔顷刻间化为齑粉。被妈妈圣光侵蚀后的诸魔发挥不出一半魔力,撒旦不敢恋战,当即掳走妈妈,向外杀出。

    天使之母被掳,是整个天界的耻辱,这时拉斐尔做出了一个令诸神感怀万世的决定,他只身投入“灭天使”大阵,用自己的生命封印了撒旦。

    即使这样,也没能挡住撒旦的九大弟子将妈妈掳回魔界。经此一战,神魔两界均元气大伤,天界七大天使有五个回归主神;魔界更惨,不仅魔王撒旦被封印,九大弟子也仅生还四个,数千万魔界大军只剩下不到一半逃回,唯一的战利品就是妈妈和那化为乌有的“天使之心”。

    爸爸路曳金接替撒旦成为新的魔界之主,并立妈妈为皇后,开始了对魔界长达数千年的统治。

    当时也有一些不同声音,要求爸爸杀掉妈妈,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毁掉“天使之心”。但是爸爸振振有词地引用撒旦说过的话,“天使之心”不可能被物理或者魔法攻击毁去,只有长期不断的黑暗侵蚀,才能彻底消融“天使之心”。

    因此爸爸就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长期黑暗侵蚀妈妈。在爸爸亲手杀掉最强硬反对的撒旦七弟子番倪后,不同的声音终于平息了。

    在娶妈妈之前,爸爸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就是大太子路天炀。自从娶了妈妈之后,爸爸对其他的女子再也没有兴趣了,他一门心思地投入妈妈的怀中,希望妈妈能怀上他的种,那么他将是九天十地诸神魔中最幸福的一个男人了。

    妈妈芭碧萝是神界的天使,她的排卵期长达十年一次。即使这样,在几千年漫长的岁月里,爸爸也有非常多让妈妈受孕的机会,却一次也没有成功。爸爸一度怀疑自己的功能出现问题,期间偷偷找了个魔界女子试验了一下,结果就有了二太子路天邪。

    难道魔王和天使无法结合生子吗?爸爸感到非常沮丧。虽然可以无数次地占有妈妈高贵的身子,但他的黑暗侵蚀显然对妈妈不起任何作用,妈妈还是那么端庄、圣洁。反倒是爸爸越来越臣服于妈妈,几乎对妈妈言听计从,私下里有人戏称爸爸是受了妈妈的“圣光洗礼”大法。

    可妈妈已经失去了所有法力,当初撒旦之手接触到妈妈的身躯时,妈妈的神力就已经被撒旦强大的黑暗之力所封印。即使这样,妈妈仍然以她惊人的美貌,雍容大度的气质,潜移默化地降服了魔皇路曳金。于是妈妈在天使之母称号外,在魔界被诸魔尊称为:魔皇之母。

    在最近的一千多年前,妈妈请求爸爸将被封印的撒旦之珠交予她,因为上面也有她天界儿子拉斐尔的灵魂。爸爸正愁没有什么可以讨妈妈欢心的,当即就答应了。

    撒旦的灵魂被拉斐尔用生命封印后,形成了一个半黑半白的珠子,刚开始这颗珠子的黑占绝对优势,白只占了一小部分。自从妈妈得到这颗珠子后,每晚都用她分泌的乳汁洗涤这颗珠子,爸爸虽然觉得这很不对劲,但是他可以含着妈妈的奶头分享妈妈的极品宝浆,这足以让爸爸出卖他被封印的师父了。

    在妈妈一千多年锲而不舍的洗涤下,这颗珠子黑的部分越来越少,白的越来越多,一百多年前,珠子刚好达到黑白平衡的一个境地,很象一个立体的太极图。

    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的被撒旦的另外两个弟子撒拉姆和亚伯罕发现了,魔界两大长老勃然大怒,联手对爸爸提出了禅让的要求。

    如果可以带着妈妈一起隐退,爸爸是十分乐意的。但是在弱肉强食的魔界,退位者将一无所有,新的魔皇将继承前任者的一切,包括他的皇后,我的妈妈芭碧萝。

    数千年在妈妈怀抱温柔乡的生活,让爸爸的战斗力已经急剧消退,对两个长老的挑战可以说是毫无胜算,在这危急的时刻,撒旦之珠对他的三个弟子做出了召唤。

    魔界三巨头围着这颗诡异的撒旦之珠举行了一个神秘的仪式,仪式后,三巨头联合公告魔界,撒旦大弟子路曳金必须在一百年内让天使之母芭碧萝怀上他的孩子,否则将退位,由魔皇大太子路天炀继承皇位。

    天界得知这个消息,尘封已久的耻辱重新被揭开了伤痕,爱面子的天使们打着拯救天使之母的旗号,对魔界发动了百年战争。

    我就是在这个百年战争中诞生的,长大后我问爸爸,是什么使他突发神勇,完成了几千年都没完成的任务,让妈妈怀上了我?爸爸每次总是面红耳赤地不肯回答。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去问妈妈,妈妈也只是笑了笑。

    只差一百年就可以登上魔皇宝座,却因为我的诞生而失之交臂的我大哥路天炀,对我自然是恨得牙根痒痒的,但是魔界三尊公开宣布我是整个魔界的希望,任何敢冒犯我的人将受到最无情的惩罚,因此路天炀也不敢对我怎么样。有一次他恶毒地告诉我说:“三弟,你想知道你是怎么生下来的吗?”

    “嗯!”年仅十岁的我天真地点了点头。

    “ 嘿嘿,咱爸奋战了几千年,也没那本事让母后怀上他的种子。”大太子恶毒地诽谤着自己的老爹,他停了一下,似乎在回忆那天的情形,声音低沉地道:“那些天是母后十年一次的排卵期,每到这个时候,母后浑身就散发着迷人的光晕,吸引着魔界所有雄性的眼光。她成熟的卵子是神魔两界的至宝,没有一个男人不想让母后授上自己的精子。”

    我吃惊地看着大哥迷醉的样子。

    “别那样看着我,你现在才十岁,还太小,再过十年,你也不例外。即使她是你的亲生母亲,你也会想上她!”

    “可是,可是妈妈不会允许这样做的。”我呐呐地道。

    “呵呵,小弟,你可真逗。”大哥笑道:“魔界是以力量说话的,如果你拥有黑暗魔君撒旦的力量,神魔两界还不是由你为所欲为?”大哥眼中发出狂热的神采,盯着我道:“他们都说你是撒旦化身,是整个魔界的希望,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大哥……”我有点害怕哥哥此时充满了不甘和愤怒的眼神。

    “唉,别怕,”哥哥突然泄了气,苦笑道,“你有那几个老头子护着,还是你妈的心肝宝贝,如果我动了你一根毫毛,母后恐怕会恨我直到神魔界灭亡的那一天,这可划不来。”

    见大哥情绪不稳,我不敢插嘴。

    大哥定了定神,道:“还是你小子有福气,喝了你妈三年的奶,你妈的奶水是两界的至宝精华,喝了妙用无穷啊。”大哥咽了口唾沫道:“如果我能含上她的奶头尝一口她的乳浆,就是万劫不复也心甘情愿。”

    “明年又到了母后十年一次的排卵期了,她的乳房又将蕴满了比平常多三倍的奶水,那老不死的每到这时候,就整天窝在房里含着她的奶头不放。”哥哥的眼神又趋疯狂,瞪着血红的眼睛望着我道:“如果不是因为她生下了你,在她房里占有她的就将是我,是我!”

    大哥的长发根根直立,似乎有暴走的迹象,他的魔功名“叛逆”,相当可怕,据说曾一击斩杀数十位下阶天使,在魔界仅次于爸爸和两位长老,排名第四。

    我有点后悔今晚单独来见这位极其情绪化的大哥了,急忙摆手道:“大哥,大哥,你冷静点,你刚才说到爸爸几千年都没有成功,为什么在十年前却成功了呢?”

    大哥重重地坐了下来,喘了几口粗气,稍微平静了一些,摆了摆大手道:“不是十年,而是二十年前,你妈怀你怀了十年。”他似乎想一口气把话说完,不让我插嘴又道:“那天晚上,我耗费百年功力,用修炼千载的魔眼之瞳偷窥父皇和母后的寝室,我感觉到父皇那天晚上魔力波动很厉害,必将有大事发生。”

    讲到这,大哥的声音越发低沉,我也屏息静气,二十年前那个神秘的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母后的裸体,即便是为了这一眼,那百年魔功花得也直了。”大哥闭上了眼,似乎在回想着妈妈的裸体,过了一会才道:“她就那么安静地躺在那,带着笑容,在那一刻我发誓,我将为她的微笑奉献自己的生命。”

    “父皇奉上那颗撒旦之珠,他象捧着宝贝似的将那颗珠子放在母后的乳沟之中,母后用洁白的乳汁洗涤着这颗珠子。然后父皇让母后张开双腿,将那颗珠子塞入母后的下体。”

    我张大了嘴巴,幼小的心灵无法想象这是一幅怎样的情景,只能傻傻的问道:“那颗珠子有多大啊?妈妈能承受得了吗?”

    “珠子不大,也就你拳头大小吧,至于你妈妈是否能够承受得了,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大哥道。

    我后来根据大哥的讲述在我自己的脑海里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

    妈妈下体的洞口被迫张得很大,含着这颗带着奶水的珠子,这颗珠子到了妈妈的阴道口,仿佛突然有了活力,旋转着想钻下去,但是妈妈有力的阴道括约肌紧紧地夹住了这颗不老实的珠子,这颗珠子被卡在妈妈的洞口,怎么也下不去。妈妈微笑着道:“这就是你们三个想出来的办法?”

    父皇满脸通红,道:“这是撒旦的旨意,我们不敢违背。”

    “是撒旦啊……这孩子,他真以为这样就能复活吗?”妈妈轻轻笑了一笑,道:“好吧,我就给他一个机会,毕竟我的另外一个乖孩子拉斐尔也在这颗珠子之中,就让他们一起回来吧。”

    说完,妈妈放松了括约肌,那颗黑白分明的大珠子慢慢往下沉去,被妈妈的肉壁包住,逐渐消失不见。

    “好了,我已经开放了我的子宫,有一颗成熟的卵子正等待着这两个孩子的回归,阿金,你不送他们一程吗?”

    爸爸默默挺起他早已矗立多时的大肉棒,肉棒尖端的蘑菇也不比那颗珠子小多少,爸爸将阳具插入妈妈的阴道中,将那颗珠子往更深处顶去。

    “唔……”妈妈舒服地呻吟了一声,道:“阿金,几千年来,我第一次感觉这么充实,两个孩子正回归他们的母体,我感受到了他们的渴望。”

    爸爸一声不吭,机械地上下抽插着,他所要做的只是助推炮的功能,而真正摘取果实的是那颗珠子。

    “阿金,别那么难过,这么多年我没有怀上你的孩子,你也从没怪过我。今天我的子宫彻底敞开了怀抱,你也一样有机会的。看看是你跑得快,还是那颗珠子跑得快哦。”妈妈摸着爸爸的脸,柔声道。

    “ 什么?”妈妈的话比所有的催情药加起来还要猛烈一万倍,爸爸仿佛有千言万语要问,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象一台加大功率的活塞机,频率快到惊人!妈妈被干得浑身乱颤,娇靥酡红,她高声呻吟着,释放出压抑几千年的情欲,也为她两个儿子:黑暗天使和光明天使的回归而尽情吟唱!

    这时,一个奇迹出现在妈妈身上,她丰满的双乳中间V领处,浮现了一颗粉红色的心状图腾,爸爸激动得语无伦次,高呼着:“天使之心,是天使之心!”

    八千年来,妈妈第一次彻底的高潮,天使之心的浮现意味着妈妈已经完全敞开她的身心,准备受孕了。爸爸几乎是怒吼着喷射出他的精液,为了他挚爱的女人对他毫无保留的接纳。

    可惜大哥的魔眼之瞳无法看到妈妈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那颗珠子先达阵,还是爸爸的精子抢在了前头,占据了妈妈那颗熟透了的卵子,这些都是个未知数了。

    射精后的爸爸瘫倒在妈妈身上,颤抖着亲吻着那颗天使之心图腾,直到它慢慢消退,再一次隐入妈妈体内。

    一口气讲完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大哥似乎也用尽了所有的精力,久久没有做声。

    我的头脑也是一片混乱,难以理清头绪,要不是我比别的小孩早熟很多,估计此刻已经昏倒在地了。

    后来我又木然地问了大哥几个问题。

    “撒旦和拉斐尔都是妈妈的儿子?”

    “是的。”

    “妈妈还有没有其他的儿子?”

    “我只知道你是第三个,小子,你够光荣的,神魔界前任之主居然都是你哥。”

    “那我到底是谁的儿子?”

    “你妈的儿子。至于你的父亲是父皇,还是撒旦和拉斐尔的混合体,就不知道了。”

    “撒旦会在我体内复活吗?”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了。

    “谁知道?他的本事大得很,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有没有可能珠子根本就没有进入到妈妈的卵子?”想到被撒旦附体,我不寒而栗。

    “我只知道后来那颗珠子并没有从你妈妈体内再掉出来。”

    大哥说完这句话就走了,他的最后一句回答很有点冷幽默,但我却笑不出来,这太令人害怕了,我的体内竟然藏着魔界至尊撒旦和光明天使拉斐尔,他们随时可能复活替代我占据这个躯体。

    我浑身发冷,颤抖着来到妈妈房间,钻入她的怀抱,想寻求一丝温暖。

    妈妈抱着我道:“怎么了,宝贝,你生病了吗?”

    “妈妈,大哥跟我说了二十年前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他说的是真的吗?”

    “他终究还是告诉了你啊。”妈妈叹了口气道:“小羽,妈妈不能骗你,当时妈妈的确感觉到了撒旦和拉斐尔的回归,他们进入了妈妈的卵子。”

    “啊?”

    “ 但是他们一直在争斗,反而被你爸爸一颗狡猾的精子趁虚也钻了进来,这颗精子是新生的,它的生命力反而强于妈妈两个被封印的孩子。那颗精子和珠子所代表的生命印记不断抗争着,抢夺妈妈卵子的占有权,在妈妈的肚子里闹得翻天覆地。妈妈那阵子每晚都要让你爸爸摸着肚皮,才能得以片刻安宁,孩子,你小的时候很折腾妈妈啊。”妈妈轻摸着我的头笑道。

    “撒旦在拉斐尔的牵制下,输给了那颗勇敢的精子。骄傲的精子占据了妈妈的卵子,不断分裂后生下了你。你的两个哥哥只存在你的生命印记之中,因此你生下来就具有光明和黑暗两种属性。”

    “那他们可能在我身上复活吗?”

    “这种可能性非常小,毕竟拉斐尔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来遏制撒旦的黑暗之力,他会保护你不受黑暗侵蚀。如果你不学习任何的黑暗魔法,撒旦是没有可能复活的。”

    “哦。”我有些困了,没听太明白妈妈说的是什么意思,整晚的担惊受怕,此刻躺在妈妈的怀里,我才感受到了安宁。妈妈轻拍着我的背,哄着我迷迷糊糊地睡去。

    百年神魔战争越来越残酷,天界诸神听闻妈妈被迫受孕并且诞下我这个魔种,愈加愤怒,每当父皇出现在战场上,都会召至战斗天使们不死不休的攻击。

    多年来父皇在妈妈的肚皮上耗费了太多的精力,虽然妈妈的奶水滋补了爸爸的身子,使爸爸的魔力依旧有增无减。父皇以前雄霸天下的气势已不复存在,香闺中那丰腴慵懒的妇人,成了他心中的羁绊。

    几千年的夫妻生活让妈妈已逐渐离不开爸爸了,送行时,妈妈温柔地对爸爸叮嘱道:“阿金,别打得太狠了,要保护好自己,我在家里等你,宝宝们也等着你回来哦。”说完妈妈笑着挺了挺她的胸脯。

    爸爸十分感动,隔着衣服摸着妈妈浑圆的大乳,道:“天界大军是来拯救你的,你不希望被他们救回去吗?”

    妈妈的眼神一阵茫然,摇摇头道:“天界离我似乎已经很遥远,那里没有我的亲人了,而这里有我的所有牵挂,小羽,还有你。”

    爸爸含泪道:“小萝,几千年了,我终于盼到了你这句话,曳金死而无憾了。”

    “阿金,不要这么说!”妈妈轻嗔道,嘟着嘴封住了爸爸的大口,两个人长久地拥吻着。

    “让我再亲亲宝宝。”爸爸附在妈妈耳边道。

    妈妈的脸红了,转头对我道:“小羽,你到旁边玩一下。”

    “嗯。”我识趣地转过身去跑开。

    我装作不经意地回头,正看见爸爸撩起了妈妈的衣襟,象个孩子似的依依不舍地啜吮着妈妈饱坠的乳尖。妈妈搂着爸爸的头,神情十分怜爱温柔,妈妈已经和爸爸有割舍不断的亲情了。

    妈妈的这次饯行竟成了永别,父皇无心恋战导致魔界大军的崩溃,爸爸也命丧由七七四十九个斗天使组成的圣光诛魔阵中。

    噩耗传回皇宫,妈妈痛哭失声。圣母数千载的柔情融化了魔皇冷酷的心,却也消磨了他的意志,温柔乡即是英雄冢啊。

    这一天,妈妈在院子里以泪洗面,我趴在她的腿上陪妈妈一起哭着,突然一阵放肆的大笑声打断了我们的悲思,只见大哥路天炀志得意满地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