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男根

    柳雪柔察觉到这个姿势有些不雅,俏脸微红的双手抵在老头的双肩,微微施力的一推,同时身子挪后些许,想要与老人拉开些距离,却没想到老人的身体似乎比常人还要瘦弱许多,再加上跛脚的不便之下,这一动作反而使得老人最终还是跌落在地板之上。

    满怀歉意的柳雪柔连忙在老人呼痛的骂声中将老人扶起,同时连声抱歉的询问着:「老人家,对不住,您没事吧?」跛脚老人口中说着不打紧的话,原本就瘸了的脚似乎更加严重了,在柳雪柔的搀扶之下,半个身子都靠在她的身上。

    柳雪柔一手环着老人的腰,一手搀扶着老人的手臂,俩人的身子紧紧挨着,柳雪柔丰满的乳肉与老人的手臂若有似无的隔着单薄的衣物磨蹭着,柳雪柔甚至不时会感觉到自己的乳尖处偶而被老人晃动的手臂轻微的扫过。

    不过这次还在为方才反应过大而使得老人摔倒在地而后悔的柳雪柔,却是不好意思再有什么动作了。

    柳雪柔却是不知,此时低着头的老人,一双滑溜转动的贼眼中射出的是充满淫邪光芒,而脸上亦是充满了算计后得逞的表情,那只手臂再一次装做不经意的碰触在柳雪柔的胸前丰乳之上,又在轻微的磨蹭中滑过乳峰,老人的鼻翼张开,满足的吸着身旁这艳名冠绝武林的女侠所散发出的淡淡馨香!

    短短的十步距离,平时不过是柳雪柔轻功一跃及至,却在老人有意的拖延之下,硬是花了十息才踱至门前。柳雪柔推开房门,双眼在门内一扫,便立即看见了躺在铺上的任万剑!

    柳雪柔匆匆一瞥之下,便发现了任万剑此刻的情况似乎是不太对劲!

    任万剑身上盖着棉被,躺在床上,双目紧闭,脸色潮红,大汗淋漓,额头上放着一块湿布,神色痛苦。如果是不会武功的一般人的话,看起来似乎是受了风寒,发烧的样子,但是如果是练武之人,还有另一种可能……「这位客倌这几日不吃不睡,就只在店门口坐着,看着武当山上喝酒发呆,想是夜间吹了冷风,受了风寒……小老头店里还留着些药,已经熬了几剂,还想说今日要是再不见好转,便要去镇头请大夫来了呢。」柳雪柔耳边传来老人的念叨,虽然有些心急,仍是好好的将其搀扶到一旁的座位上,口中轻声的道着谢,至于老人持续的在她身上的骚扰已是浑然不觉。

    好不容易终于将老人安顿于木椅之上,柳雪柔来至床铺旁边,口中轻声唤了几声「青山哥……青山哥……」的同时,素手将在任万剑额上的湿布取下,同时碰了碰,只觉刹是烫手。

    柳雪柔一边擦拭着任万剑脸上的汗,同时仔细的观察,发现不单是额头,任万剑的脸庞,脖子都是皮肤潮红而滚烫的情形,掀开被子拉出了任万剑的手,也是散发着热气,柳雪柔心中一惊,立刻伸出玉葱般的手指搭在任万剑的手腕脉门之上……柳雪柔感觉到任万剑的脉象紊乱,略一探察,心中便是一惊,任万剑体内的真气在经脉内乱窜,很明显的是内力失控这是……柳雪柔忍不转呼一声:「走火入魔!」「什么?」老头茫然的声音从旁传来,像是一下没听清楚,也可能是不懂柳雪柔所说之语。

    柳雪柔迅速的将任万剑身上的被褥掀开一旁,将任万剑的身子扶起,同时对老人说道:「老人家,他这是练功出了岔子,我现在需要运功帮他理顺体内的真气,不能受到任何打扰,麻烦您……」老人听见柳雪柔的话语,意识到两人都是有武功的「武林人士」,脸上出现了诚惶诚恐的表情,应了一声,从椅子上爬起,一瘸一拐的走出房间,然后将门关上,原本不太灵便的腿脚,似乎在畏惧之下都快了几分……柳雪柔等老人出了房门之后,深呼了几口气,缓缓的运功调息,将自己焦急担忧的心情略微平静之后,方才缓缓的伸出双掌,抵在已被扶起坐好在床上的任万剑的后背之上,从「神堂」、「魂门」二穴之处,输入体内的真气,帮助任万剑收束体内坐乱的真气……足足花了两个时辰,饶是以柳雪柔高深的内功,又加上任万剑似乎是走火入魔的时间不久,只有半数不到的真气作乱,柳雪柔方能一气呵成的将紊乱的真气导正,而不用分次治疗,也应该不会遗留后症。

    柳雪柔心中大定,紧绷而专注的心弦终于放松,正在缓缓收功之际,突然受到了袭击!

    柳雪柔察觉情况有异之时,指风已经临身,她在心神松懈之下,竟是促不及防,慌忙中只来得及转头一瞥,落入眼中的是一个苍老狞笑的脸庞,想不到竟然是她所以为不会武功的那位瘸脚老人,在不知何时,趁着柳雪柔全副心思都放在走火入魔的任万剑身上之时,悄悄的潜回,并且在这个时后发动了偷袭!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