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後,男孩即将毕业。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这天是女孩的生日。

    过去一年多里,女孩的生活已经跟呼拉圈密不可分。

    她爱上摇晃,偶尔还跳着自己独创的舞步。

    这天是星期六,是圣诞节。

    男孩特地挑选了一个符合她身材的呼拉圈。

    只要她轻轻的摆动臀部,呼拉圈便能维持在腰部,而不轻易墬地。

    这天晚上,有舞会。

    男孩希望能成为她在学校里的最後一个舞伴。

    男孩将呼拉圈套在手臂上,熟悉的教室就在眼前,此刻却变得遥远。

    「姓周的,原来你还会脸红啊。」男孩自嘲,步伐愈跨愈大。

    「她啊,刚有学长找她外出。」

    到了教室,女孩不在。

    男孩听到同学的回答,转身到走廊,把眼前每个同学都问遍了。

    但大多的回应都是:「我不知道耶。」

    男孩急了,奔往一楼,在楼梯间又问了一个同学。

    「那个女孩啊,我有看到啊。好像跟学长走进会议室了吧。」

    男孩听到,跑往图书馆的方向,会议室就在图书馆後面。

    男孩心里害怕,因为只要跟「学长」沾上边,准没好事。

    这些「学长」并不是因为年级比他们还高。男孩已经三年级了,还有谁高的过

    他。

    学长的真正意思,是一群留级成性的不良少年。甚至里头不少学长是男孩一进

    学校就挂三年级的牌子了。

    男孩面对会议室,身处在离门不到十公尺的位置。

    沈默,安静。男孩慢慢的靠近。

    忽地一个尖锐的拖曳,是椅角在地上磨擦的声音。

    不正常的正常,这声音是呈规律的节奏进行着。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男孩紧贴着门板,却听到男人的喘息声。

    而且是许多男人,高低声复杂的粗息声。

    隐约中,断断续续的有与前者回异的呻吟。

    男孩怒火延身,手心出汗的握着门把。

    错不了了,是学长,是她,在干那种事。

    她被欺负了。她被欺负了。

    男孩眉头一蹙,半撞似的推开门。

    果然。

    一个丑陋的肥胖男子,压在她身上。用来指引她前进方向的手杖,被横绑在两腿

    之间。

    男孩大吼:「干!放开那个女孩。」

    「在靠北吗?去死啦。」声音来自後方,但男孩来不及回头确认。拳头落在他的

    左肩。下一秒,屁股又被踹了一下。男孩往前扑了两步。

    「放开那个女孩。」男孩重申,手压着脖子,尽可能的转动身体,好看清周遭的

    每一个人。

    男人,有六个。学长一挂全到了。

    女人,只有一个。女孩脸上挂满鼻涕眼泪,眼皮沈重的紧闭双眼。

    躺在桌子上,胖男抱住她的双腿摇晃,每冲刺一下,女孩的身体也跟着颤抖一

    下。

    「拎阿骂勒。给我跪下。」刚出手的那位,手上多了椅子上的木条。话刚说完

    手像个鞭子甩了出去,落点在男孩的膝盖上。随後又是一脚。

    男孩扑向胖男,身体的痛苦让他忍不住喊疼。

    胖男往後瞄了一眼,一个马後踢,正中男孩的肚子。

    「求…求你,放开…她。」男孩抱着肚子,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气。

    男孩跪着,希望这点自尊心,能够换来她的安全。

    两个学长走前,压住男孩的肩膀。

    胖男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自顾自的干了起来。

    空气中带来腥臭,两旁的三个学长拿起卫生纸擦拭自己的下体。

    只有抽插的气氛,随着一股深又长的吐气声而结束。

    胖男的屁股不自觉的夹了几下,停止了往肉壁里冲撞的动作。

    胖男转身,阴茎上附着的体液随着离心力,甩在男孩的脸上。

    「我想你应该有点误会,是她自己要求的。」胖男拿起身旁的抹布,在身上拨

    拨拍拍的。

    「既然,被你看见了。你也上吧。」胖男转身,女孩的私处正对着男孩。

    那里红红肿肿的,小穴一收一放,男孩竟听到不可置信的话。

    「还要,我还要。」女孩的每个音节,皆带着抖音。令人怜惜的语气竟说着那

    麽淫秽的话。

    学长压着男孩到女孩面前。并要他自己脱裤子。

    男孩的心,凉了。

    原来她脸上的,并不是鼻涕,更不是眼泪。而是傻傻分不清楚的精液啊。

    「为什麽要那麽作贱你自己。」男孩的声低沈却摆脱不了稚音。

    女孩闭着眼面向他:「是你…你,能让我快乐吗。」

    「为什麽要这麽作。」男孩再问,声音提高八度。

    「你能满足我吗?」女孩。

    这是一种彻底被耍的感觉,两年多来男孩无时无刻都想跟她作爱,而作爱应该是

    先交往後,才能在自然的过程中发生的,不是吗?

    就这麽简单?那麽简单就能干到她?

    男孩这一瞬间觉得,她太廉价了。这些日子为她作的事情,全都是狗屁。

    无语,现在说什麽都是废话了。

    男孩脱下裤子,握住阳具沾上女孩阴蒂上的淫水。

    女孩受了刺激,两腿轻微的颤抖,屁股靠在桌上摇动。

    「告诉我,这些日子来,到底有什麽意义。」男孩闭着眼,两行泪水流下。

    甫一插入,是一种莫大的快感,绝佳的润滑,绝佳的紧缩,女孩的身体将男孩的阴

    茎整根吞没。

    男孩在之前从没有过性经验,没想到作爱比起打手枪,快感更是多了几万倍。

    随着女孩的屁股配合着男孩抽插的速度摇晃。

    不一会儿,男孩射了。射在里面。

    空气凝结,因为实在太快了。胖男的下体仍然黏呼呼的,都还没擦乾净,男孩就射

    了。

    「等一下,等一下。不要那麽快射。」女孩娇蹭,两手扶着男孩无力的屁股,使劲往

    自己身上挤。

    但射了就是射了,男孩也不是乡民,没办法立刻再续雄风。

    女孩无情的推开男孩。口里喊着:「还要…谁能让我快乐。」

    男孩表情凝住,看着另外一位学长向前与她作爱。

    昔日,男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到学校。

    昨晚他连续的打手枪,次数有几次却多到自己都数不清。

    他认为,女孩只有他能够满足,也只能是他才可以满足女孩。

    但是到了教室,却是一番错愕。

    女孩转学了,到了美国治疗失明的眼睛。

    男孩的目标没了,呆坐在椅子上。抽屉里有一封信。

    信上说,女孩等他,要他也等着女孩。还有,谢谢男孩送的呼拉圈。

    四年後,男孩投身於计程车司机的行列。

    他上班的两年後,同业中出现了一个传说。

    一个男人羡慕,女人趋之若鹜,但双方都会害怕的传说。

    传说的人,喜欢开着古董车载客人。

    传说的人,有个外号叫「人间性器」。

    没人见过传说,没人知道为何成为传说。

    就这麽一直流传开来。

    男孩毕业的八年後。    待续-